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99章 去不去?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99章 去不去?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屋内六一一听到外面院门被推了推的动静,立即推了推五一,哥俩飞快地翻开棉被盖好闭上眼睛入眠。

    有些事情与其面对伤了和气,还不如避开的好。

    如祭祖,如论起什么工作安排……

    平安看了看佯装入睡的一对弟弟,翻了个白眼,暗自腹议当老大的苦。随即下炕披上大衣,一步跨出房门。

    小郑见他出来,挥了挥手,“多套件衣服,我去开门。”

    “郑叔,你去歇会吧,我这身子骨就是穿单衣都没关系。”平安先他一步出了院子,嘀咕道:“估计我爷过来瞧我睡了没。”

    小郑闻言也没在强求。这孩子确实长年累月锻炼下来,就是他和小王也就打个平手,说起来还真是惭愧。

    大门口张爹推了推院门,见已经锁上,转了一个身正要离开,听到平安的声音,又在那等了一会。

    打开院门,平安钻了出来,“爷爷,二伯,你们还没休息呢?”

    “你爷想瞧瞧你们睡了没?”

    张爹见他披了件大衣,“都睡了?快进去,小心冻着了。”

    平安搓了搓手,哈出一口白烟,笑道:“一到点就发困。爷,你跟二伯要不要进来坐一会?”

    张爹赶紧摇头,推着他进去,“早点睡,明早还得上村里给长辈们拜年。记得喝点姜汤再睡。”

    平安看着眼前被关上的大门,失笑的摇了摇头,喊了一声,“那爷爷你们也早点休息,明早我们去给你们拜年。”

    “行了,不用那么早起来。快点回屋,别冻到了……”

    听着他们离开的脚步声,平安赶紧插好门栓,一溜烟的跑回屋里。

    “哥,快进来,我们帮你捂捂。”

    平安看着两个弟弟献媚的笑容,斜了他们一眼,“不是睡着了?”

    五一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还别说,真睡着了,刚好被你惊醒美梦。”

    “……”

    正月初一的到来,说明他们哥仨也离回家的时间近了,忙着四处拜年的孩子们也开始一有空暇时间整理要带回去的行李。

    前后两次张老二替他们换了不少东西,加上闲不住的平安经常隔三差五的打点野鸡野兔,收获倒是不少。

    不是大青山没有大猎物,走远了总难免想起来之前答应过父母的约定,加上还有两个弟弟每次一脸怎么不带上我的埋怨眼神,平安只能望着大青山深处暗道可惜。

    “哥哥,有几天没去看陷阱了,是不是该过去瞅瞅?”

    平安一见五一眼珠子直转就明白他有什么打算,赶紧摇头,“这几天村里串门的太多,还是小心点。”

    “可惜了。”

    “除非你愿意贡献自己的收获……”平安失笑地摇摇头,“没给人留下希望,他们自然就不会失望。”

    “死冷的天,我疯了才百忙一场。”五一说完,自己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转移了话题,“再寄一次包裹,正好去县城找子文哥。”

    六一一拍脑门,哀叹道:“你们说一个大男人怎么就那么嗦呢?我现在真是怕了子文哥。”

    平安和五一顿时乐得呵呵直笑。确实如此,少戴一会手套,他能举例子讲道理滔滔不绝的说了一个多小时。

    可谁让他是真真实实的关心自己?没办法,他们受着呗。

    “逃兵来了。”六一耳闻院子外声音,轻声提醒道。

    他说的逃兵就是张明佑,人家当然不可能真是逃兵,可对于他们哥仨来说,先脱离大部队退伍,又抛开好兄弟张子武先溜回家,那行为就是妥妥的“逃兵”。

    平安嗤笑一声,“来了这里,你们小嘴儿开始利索了,啥话也冒出来,回去后瞅瞅咱妈如何治你们。”

    “我就是在你们前面说说。”

    “还是小心点,说多了就会随口而出。他如何?他们如何?管咱们鸟事。人贵有自知之明,兴许人家早就心有成算。”

    六一鄙视地斜了他一眼。难怪五一老说你越来越不要脸了,好像‘逃兵’两字是先从你嘴里开始冒出的吧?

    五一清了清嗓子,咳嗽两声,提醒他们,人来了……

    张明佑进入院子就喊哥仨小名,一路疾跑,掀开客厅的门帘子,乐呵呵地笑道:“忙啥呢,哥哥带你们去看电影。”

    五一瞧了瞧外面天色,“哪个队里有病播放电影?这么死冷的天不怕冻僵?”

    “没见识过吧?有篝火呢,走,我带你们去见识见识农村版的露天电影。”张明佑见他们哥仨毫无动静,失笑地摇头说道,“离咱们村不远,走个半个多小时就到。除了看电影,还有节目哦,去不去?他们已经在村口等咱们。”

    哥仨还真被勾起兴趣,平安看向他,“给点提示。”

    “有个野小子想娶你们大姐,咱们去瞧瞧人,咋样?”

    五一和六一听他这么一说,赶紧麻溜的套上外套,“哪的人?俩人看对眼了吗?咱们是去揍人还是咋的?”

    “哈哈……去了不就知道了嘛。”

    五一朝他翻了一个小白眼,“最讨厌卖关子了!扮,快带上麻袋,小爷这几天手可痒了,先揍了再说。”

    张明佑后悔地拍了一下嘴,讨饶道:“小祖宗哎,可不能打人,要是不出意外,这个就是了。”

    平安好笑地看着他,“那你还不麻溜地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咱爷看中的小伙子,人呢,其实我也认识,不过想想那个小子要娶走咱们家的姑娘,心里就不舒坦。”

    “那还用得了说,揍了再说。”

    老张家除了去外家拜年喝上班的,剩下的也没几个人,五六个小伙子围着麦苗姐妹俩边走边聊,倒是没提起对象什么的。

    一片白茫茫的户外,各个包的如同粽子,倒是遮掩住了老张家外貌上的好基因,可各个人高马大也吸引了不少大姑娘的目光。

    尤其十四五岁的平安,到了隔壁生产队晒场一站,脱去口罩,轻声吩咐两个弟弟时的神态,这长相、这气质……

    就连身侧不远处的一位老大娘都深吸了口气,“这谁家小子?长得比隔壁队里的白知青还精神。”据说白知青已经惹得好几个大闺女撕破脸都打上了。

    “咋的啦,相上啦?你家几个小妮子不是寻好人家?”

    身旁一位大婶推了推她们,悄声嘀咕,“你们瞅瞅这几个孩子是不是有些面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