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98章 年前年后2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98章 年前年后2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大年夜据说要守岁。

    堂屋内,忙着介绍新媳妇的,夸赞各自孩子的,闲扯来年收获的,还有大姑娘小伙子要找什么对象的。

    气氛非常融洽,天南地北的各种瞎扯。

    与老张家的人相比,平安哥仨就自我感觉在那显得格格不入。

    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眼看话题转移到张明佑的工作分配问题,抱着眼不见为净的心思,平安哥仨找了一个理由离开。

    张母见状也站起来要跟着孙子们回去,被哥仨给婉言谢绝。他们自认还是有点眼力劲儿。

    可谓天伦之乐?

    瞧着爷爷奶奶一整晚乐得嘴也合不拢,何必扫兴他们团聚。

    村里村外零零星星地响起炮竹声音,这是见到还没开响的小炮儿,被各家娃娃玩耍点燃的声响。

    鹅毛大雪从天一朵朵的飘飘扬扬而下,凌晨的气温最是寒风刺骨,还有各家各户喊着孩子们小名归家,可依然散不去嬉闹的小孩们。

    要是此时此刻在大院,礼堂里的新年晚会也结束了,路灯下也还有小伙伴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

    如同他们的家,叔叔阿姨们会聚到客厅通宵达旦的一边喝酒,一边侃大山吹牛,而他们三兄弟开始整理新年礼物。

    自家小院里,小王和小郑又是轮流值夜。此时此刻,平安发疯似的想家,要不是顾忌到两个弟弟,他真想一走了之……

    没父母在身边,终究哪里都不是家。

    六一一进卧室,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过两天去大山爷爷那拜年,提一句吧。”

    脱下外套的五一手停了一下,“嗯,确实要多嘴一句,要不然对于那些驻守在前线的战士们,何来公平之说。”

    平安闻言,勾了勾嘴角,“你们不用出面,大山爷爷也会心里有数。倒是不知爷爷会不会插一手?”

    六一眯了眯眼,“天皇老子来了都没用。正好趁着这次来老家好好敲响警钟,免得什么阿猫阿狗的蹭咱们家便宜没够。”

    “爸会不会想多了?”

    六一斜了弟弟一眼,“你倒是想多了。爸妈是没大把大把的汇钱过来赡养老人,还是不让他们去京城养老?”

    说着,六一扭头看向老院的方向,“他们二老如今的日子是谁给的?吃着咱们家的,住在咱们家,要是还想为他几个孙子折腾咱们家,那他真不值得咱们尊重。”

    五一闻言,乐呵呵地打趣道:“二啊,你真不孝,小心被爸削。”

    “哼……”六一不以为然地笑道:“爸才舍不得呢。没听他都说了,万一惹事就往大山爷爷那跑。”

    五一托着下巴,“我都想爸爸了,这会要是在家,他一定带咱们放鞭炮,一个院子都是冰灯。”

    “嗯,妈妈会亲手烧了很多好吃的,姥姥早就准备好大红包和玩具,姥爷呢,天一亮就开始带咱们出门团拜……”

    平安强振精神,露出笑容,宽慰道:“过不了几天就回家了。来,我们数一数有多少压岁钱?”

    六一兴致索然地将今晚收到的几个红包扔到炕上,靠在背跺上,双手枕着小脑袋,眼珠子圆溜溜的直转。

    “想什么呢?快来帮忙数一数。”

    想什么?六一觉得自己想的可多了,就那几个红包,几毛钱,数个毛线。不过听平安这么说,他还是懒洋洋地起身坐直。

    张爹自从三个小孙子走了,他也有些心不在蔫,看了看没心没肺还在听孙子在那聊部队的那点屁事,暗自摇了摇头,下了炕。

    张老二一见他套上鞋子,紧跟其后落在他后面,悄声问道:“爹,去哪呢?等一下还要去爷爷坟前。”

    如今上山拜祭先人什么的已经被杜绝,连祠堂里列祖列宗的牌位也被老队长和族长们给藏匿到哪也不知。

    因而大年三十儿的祭祖,也算被大家各自心照不宣地挪到二十九晚将近三十除夕的黎明前。而再过不了一个多小时,按照往年习惯,张爹又会在新一年里带上下面男丁去老爷子坟前念叨几句。

    被二儿子这么一问,张爹摇了摇头,“我去瞧瞧三个孩子睡了没?”

    “应该睡了,往常一到点,他们是雷也打不动倒头就睡,今儿已经算是很迟了。”张老二想想,“我去瞧瞧,你先歇一会。”

    “算了,一起吧。”张爹背着手率先出了院子,低头不语想着自己的心思。

    张老二跟着后面走着走着,眼见快点张国庆院子,他轻声问道:“小右的工作,你是咋想?”

    张爹闻言脚步一顿,“想啥?按照规定来就行。”他提起脚步,想想又不放心,转过身看着儿子,“在平安哥仨前千万别提这事。”

    张老二顿时乐得直笑。

    “笑啥?跟个二愣子似的。没瞧这三个孩子根本瞧不上他们三哥?说了也没白说,他们可不是你老弟。”

    张爹说完,又是叹了口气,“就是咱们家小五,他也不乐意管这些事了,我之前在信里跟他提了一次,后来几次回信,他提也没提一句。说到底,烂泥扶不上墙,多好的机会……唉……”

    张老二好笑地看着他爹,正要张嘴,一阵风吹过,冻得他打了一个激灵,赶紧将要开口的宽慰话吞进肚子,推着他往前走。

    是不是烂泥扶不上墙?这话他爹说没关系,他可不敢开口。谁能保证继续当兵就不会有上战场的机会?

    没听刚才那孩子说起上半年进入备战状态时,是如何的心惊胆战?要说在苦水里熬过,除了他们三兄弟,下一辈还真没受过什么罪。

    打从小五替家里安顿好,这日子更是越过越好,世人常言安逸的生活会消磨人的斗志,如今可不就是如此?

    要是换成银锁、铜锁他们,估计为了脱离下地干活,他们都会拼了命地往上爬,很有可能踏出一条阳光大道。

    何况当初下乡政策突然下来,去当兵本来也是权宜之策,不就是盼着退伍后有份好工作,以后娶个好媳妇,再生一堆小崽子?

    你能盼着一个逃避下乡干农活的孩子突然有朝一日来个改天换地的变化?不是他看扁了自己侄子。

    而是有些人已经天上注定了有多大能力,就得该吃多大碗的饭,该过什么样的日子。就如他家石头,他这个亲爹何尝不想他出人头地?

    可是能吗?

    你就是推着他一直往前进,他还会有所顾忌,有所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