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97章 年前年后1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97章 年前年后1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不提众人各自心思,这样的手段早就被平安三兄弟玩得运用自如,轻车熟路的很。

    睡了一觉后,再次面对众人,哥仨又如往常,毫无异样。

    要不是有归来的小王和小郑笔挺地树立在那。

    兴许大家还真以为是做了一场梦。

    可总有一些事情是默默的改变了,比如黄翠兰再面对平安哥仨,是挤也会挤出笑容。

    用六一的话来说,这就是所谓的给脸不要脸!

    不过这样也好,正如哥仨所说,能收敛就好,再跟两位长辈叽叽歪歪的提什么他们二姥爷出面啊,什么退伍啊……

    那可不就是这么简单,几天前五一都暗戳戳地想好,要不要临走附赠一枚子弹头以示警告。

    赵传光拉着一车满满的物资过来时,一听这场闹剧,面对孩子们,赞许地颔首笑称:早就该如此。

    而赵大山更是有意思。闻讯赶来后,拍了拍张爹的肩膀:一代胜过一代,咱们老了该放心安享晚年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要是换成张国庆亲自出手,张大伯他们,包括张爹,他们会觉得孩子忘本了。

    可偏偏平安哥仨,他们居然无言以对。

    这些鸡皮蒜毛的小事儿,影响不到平安三兄弟的心情。哥仨每天坐车出门溜一圈,再回村串串门,日子过得不要太自在。

    大年三十儿这天一早,黄小米姐妹俩一起偕同来了张家村,又拉了好多东西,除了细粮零食外还有三套新棉袄棉裤。

    用她们的话来说,这里不比京城,冷得很。

    摸着军绿色的棉袄,要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也许她们惦记父母曾经出手相助,可这么多年还一直念念不忘,已属难得。

    这个冬天其实一点也不冷,哪怕积雪到了膝盖,哪怕大北风刮得脸上生疼,可有了黄慧敏这位姥姥、赵媛媛这位姑姑,还有她们……

    这一套套从里到外的新衣裤,平安哥仨感到了温暖。

    等中午,林菊花拿出三件毛衣,哥仨不约而同地笑出声。

    林菊花开玩笑道:“咋地?嫌弃上啦?”

    五一连忙摆手,“怎么会,我们可是每年都能穿上二伯娘你亲手做的新衣服过大年。我石头哥他们有吗?”

    “有,你们每个人都有。”

    “谢谢二伯娘。”

    林菊花摇摇头笑道:“谢啥呢。我去老院帮把手,你们也早点过去陪你们爷奶。”

    等人一走,六一若有所思的摸着毛衣,“过两天去省城顺便把石头哥的事儿办了,他该动一动了。”

    五一蹙了蹙眉,“一个大男人自己还不能拼前程?还是安排二姐得了。她该有十七岁了吧,安排个好工作,往后她跟表姨一样,也能给二伯添点助力。”

    “也行,你想让她去哪?”

    “先看她怎么说。”

    平安听了呵呵直笑,他也不发言。

    别看弟弟才八岁,他们眼神好着呢。为何不提麦苗和丫丫,可不就是两次回老家都是麦穗替他们洗衣服收拾家务。

    帮人还得看人品,他们是再也不想出现好心没好报的白眼狼。

    石头好吗?待他们哥仨还真的不错。

    可男人到底和女孩子不同,要是没有经过长时间的摔倒,就是他们再如何拔拉,终究还是不能成气候。

    如同张明佑这位堂哥和张子武表哥。

    与当年冬季征兵同一批的战友相比,他们没有去西北边疆,也没有去最南方,倒是幸运的被分配到离老家没几日路程的北面守卫。

    可结果呢?有他们二姥爷的保护,有他们家这么大的优势,他们还是选择退伍。所以说你推着别人进步,也得瞧瞧是谁。

    念曹操,曹操到。

    大年夜的饺子还没吃上,张老大家的老三张明佑一脚踩着积雪,跌跌撞撞的顶着大北风,背着行囊回了张家村。

    也许真有母子连心,厨房内下饺子的黄翠兰顾不上与妯娌多聊,疾步跑到院子,一见到儿子,“哇”的一声大哭。

    瘦了,确实是瘦了。狼狈嘛,自然在行走好几个小时的路程好不到哪里去。可辣眼睛的是身为军人的张明佑居然掉泪了。

    吓得一贯觉得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六一小扮俩相视一眼,连忙选择撤离回堂屋。再多的小炮儿也吸引不了他们。

    张爹清了清嗓子,“就你一人,子武呢?”

    张明佑抹去眼泪,咧嘴一笑,“爷,我可想死你们了。他没跟我在一个营,估计过几天也会回来。”

    气温如春的堂屋内,换过一身衣服的张明佑大口大口地吃着饺子,又是让黄翠兰一阵流泪,张母心疼。

    平安恍惚想起自己每次从军营回来,他妈也是眼含担忧,却笑容满面地站在大门口迎接他的归来。

    或许,在背后,她也是泪流满面,也是与姥姥一样日夜牵挂,不过她选择了强撑,选择了面对……

    想到远方的家人,平安心情难免失落。也不知昨天拍的电报是否家里人已经收到,寄过去的东西是不是已经上桌。

    “这次不走了吧?”

    张明佑看向张母,点了点头,随后如同解释般说道:“我瞧着入不了党,连个小班长也混不上,还是早点退伍。”

    平安可听不惯他这番言辞,犀利地说道:“好像今年都不准退伍。”

    张明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笑道:“这是平安吧,长这么大了。我就一个大头兵,上面没多加要求。”

    这解释还不如不说。今年九月份就下通知让各个军区进入一级战*备。

    何谓一级战*备?就是停止一切施工、训练,在驻地休整,全团一级战*备,任何人不得请假、外出、探亲。尤其在准战*争状态,枪不离身,子弹上膛,睡不脱衣。那可是随时上战场。

    你居然说上面没多加要求?

    骗谁呢?

    平安倒也没再反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别看当兵时各个新兵蛋子信誓旦旦,什么“保家卫国”啊,什么“解放全人类”啊,吹的震天价响。

    可眼看真要打仗了,估计腿肚子都会转筋。他又不是没瞧过这号人,看似一片肃杀之气,人人都绷着个脸,可不是玩高冷,是都给吓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