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82章 一个故事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82章 一个故事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对于林家,周娇确实是早已放下,可不代表有些人会如此,甚至她会迫不及待地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林丽莹出现在周家……

    刚好在缪丽珊下班进家门没多久,刚好在周孝正还没回家时,刚好在张国庆接回一对小儿子踏进大门时……

    这时间点踩得非常好,不前不后。

    楼上的周娇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正要下楼的脚步立即转了一个身回房。有这时间陪客人,还不如多翻一页书。

    “大姐……我,我……”林丽莹面朝缪丽珊说着,又欲言又止的瞧了瞧张国庆与他的三个儿子。

    这是暗示自己父子四人避嫌点?

    让她们曾经的一对亲姐妹好好说些见不得人的话?

    张国庆瞟了她一眼,让陈婶上两边茶。当然此茶非彼茶,周家待客一贯是粗茶。什么?你说怎么拿得出手?

    嘿嘿,现在能喝上茶末子也没几家,已经够上档次了。

    没瞧见每次他老丈人去开会都得自个带茶叶,要不然一晚上请付两毛茶水费。这事一点也不夸张。

    张国庆不会自讨没趣地装看不到人家脸色,先管自己上楼找媳妇。他要去寻安慰,他被客人给嫌弃了有没有?

    倒是平安三兄弟各自坐在沙发上一步也不动。用他们的意思,这是我家,你爱说不说,大门在前面。

    尤其小五一还撇了撇小嘴,转了个身背朝对方。别以为他不认识这女人,谁不知道她找上门想家里帮忙。

    这一刚开口就得罪人,蠢货!

    缪丽珊见贴心的女婿被逼着避到楼上,看向林丽莹的目光顿时有些不悦。她皱了皱眉,指着旁边的沙发,“先坐下再说。”

    林丽莹都会瞧眼色,闻言二话不说地入座,一开口姐就未语先掉泪,霎时惊呆了佯装看书的看书,干活的干活,看戏的看戏的平安三兄弟。

    六一“啪”的一声将手上粘了一半的空子弹头扔在桌子上,扭头看了看林丽莹,又管自己开始继续加工。

    要是换了一个人,还会说一句孩子,或者让孩子们上楼玩,可缪丽珊是谁?别说她有没有这个眼力劲。

    就是有,她也舍不得说一句自己三个孙子。

    在她的心中,恐怕全世界再也没有比自家三个孙子更天才,更聪明,更乖巧,更贴心,更护着自己的孩子。

    还有一点,她一直跟家里人支持一点,自己三个孙子是天生带着福运来到这个世上。用她的话解释:

    当初周娇怀着平安的消息一到京城,带来了她深爱的男人活在世上的消息;在她最绝望自尽时,是小平安流着泪紧抓住她的手。

    当她平复悲伤心情,深觉愧对周孝正无儿子继承时,是六一和五一的出世让外面敌对她的谣言一下子消失……

    因此,跟在她身边长大的平安三兄弟,在她的心中地位也就是比周孝正低了那么一点点,哪舍得让他们委屈。

    在周家,要是说谁最宠溺着平安三兄弟,除了她外,再也没有谁能无条件、无原则地依着孩子们。

    用她的话来说,我养得起!

    是的,人家每个月有快接近三百块的工资,确实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此话。

    “别哭了,等一下孩子他姥爷回来看了又要生气了。哭,哭有什么用?有用我早就哭死了。”

    林丽莹狠狠地擦去眼泪,“姐,你听到我的事了没有?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你要是不拉我一把,我死定了。”

    缪丽珊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不就是调职,至于要死要活?要是照你这么说,那些被关在牛棚的人还不得早死早投胎。”

    “可是我是被冤枉的。”

    缪丽珊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还冤枉!你忘了有一段时间你经常找我说什么杨主任如何如何好?让我多跟她接触?”

    缪丽珊想起就气,“让我去找那个女人多接触?她是谁啊?她男人位置高,可我男人也没低他几级。不比男人,就说我八岁就上儿童团,她算个什么东西?还想我去讨好她?我用得了去讨好她?你倒是太好她了,可人家跑了有给你通信吗?人家死了恐怕你还觉得可惜吧。”

    “姐,我不是为你好么,谁知道最后会这样。”

    缪丽珊见不得她一脸委屈,摆了摆手,“别说了,其实我们两个心里都有数,我就是再傻也知道你当初什么目的。”

    林丽莹闻言紧盯着她,一字一句地沉声问道:“姐妹一场,你就真忍心看着我去死?一点也不念姐妹感情?”

    “先别说什么死不死,早些年我又不是没在外漂流过。”缪丽珊呼出一口气,“倒是你,你有先念在姐妹一场吗?”

    “过去的事情太多,我也不想提起,我就问你一件事。你那个亲妈被老周家捅出给下药时,是不是你第一个知情?”

    缪丽珊的这个问题算是将住林丽莹。

    她很明白的告诉对方,真当姐妹,你又如何会瞒着我?既然那时已经选择了,现在又何必开口闭口提什么姐妹一场。

    客厅内一时寂静,连陈婶刚要进来,在听到缪丽珊这话又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要她说,这些话早就应该说清楚。

    五一眨了眨眼睛,爬下沙发,端起杯子递给缪丽珊,“姥姥,别伤心,别人对不起你,那是你不是亲的,你瞧我们三兄弟同一个爸妈就很好。”

    缪丽珊接过杯子放在一边,拍了拍自己腿。

    “不要,我大了,坐上去你又该腿疼了。我妈都说了,这都是你年轻时候没条件好好保养。”

    缪丽珊失笑:“你个小人精。饿了没有?要不要吃饭?”

    五一瞟了眼对面的林丽莹,摇了摇头,“有客人在,还是等我姥爷回来再吃。姥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缪丽珊看着低头不语的林丽莹,哪里还有心情听什么故事,可孩子搂着自己的胳膊,她也舍不得拒绝,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可听好喽,一般人我都不给他们讲故事。”小话痨清了清嗓子,“从前,有个人养了一圈羊。

    一天早上他准备出去放羊,结果发现少了一只。原来羊圈破了个窟窿,夜间狼从窟窿里钻进来,把羊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