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80章 瞎掰掰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80章 瞎掰掰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回程时,路过一处百货商场,张国庆停下车,让周娇将手上除了粮票外的所有票都给了他。

    “等一下就去找小飞他大姑,她跟我说了好几次以后买东西不用去排队,找她就行。这盛情难却的,咱们好歹给她赏个脸。”

    周娇被他这不要脸的话逗得直笑。

    “是不是觉得你男人坏?做人难啊,她家丫头在咱妈手下,你要是一直跟她客气,她倒会担心彼此交情太浅。”

    这话周娇很是赞同,不过是她一直不大乐意给人添麻烦,因此宁愿排队也不愿意享受便利。

    “以后你想买什么直接找她,只要按照正常交易,也不用担心交往多了,对方会得寸进尺。”

    张国庆说出这话是考虑到这以后万一自己出远门,他媳妇要是孤身一人排队该怎么办?所以哥们你该醒了醒了。

    空间在手,一有尽有。

    哪怕周娇不知道他的心思,可还是摇了摇头,“比起要与她应酬,我还是宁愿排队。”

    张国庆挑挑选选地出一部分票券还给她。刚好听她这么一说,顿时乐出声。这怕麻烦怕到如此地步,也是绝了。

    下了车,夫妻俩人刚进员工通道不久,还没到楼上,闻讯赶来的方大姑先一步出来相迎。

    她边往他们快步走来,边笑道:“真是小五和娇娇,我还以为听错了。”

    周娇一见对方那热情如火的态度,这嗓门,顿时头皮发麻。怎么总有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触?

    “大姑,你这是埋怨我们没过来打搅你呢。”张国庆也快走两步,“好久没见到你上大院,最近忙不忙?”

    “走,先上我办公室。我是有段时间没去,老爷子老太太最近好吧?”

    张国庆伸手让她先行一步,笑道:“好着呢,方爷爷每天一大早还是跟老伙计在那瞎比划,方奶奶还是跟她老姐妹聊她的宝贝大孙孙。”

    “哈哈哈……好小子,不怕我向老爷子告状?”

    “没事,他一瞪眼我就跑,后面有小飞哥在掩护。大姑,小飞哥最近有没有见到?他又加工资了。”

    “听说你也升了,你们这些野小子现在可算各个有大出息。”

    听着张国庆乐呵呵地与她交流,活像八辈子没见世面的失联亲人相逢,周娇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

    她估计周围办公室那些人一定听出话意。这两个人还真能瞎掰掰,硬是掰扯出一种老子很牛b的得瑟劲儿。

    进了办公室,张国庆也不用她招呼,直接拉着周娇入座,打量着房间,笑道:“这地方真不错。”

    “也就这样。”方大姑倒了两杯水递给他们,“娇娇下次过来可不要在下面排队,直接来这就行,或者给我打给电话,我先帮你垫上钱,回去再给我也一样。”

    周娇接过水杯,道了一声谢,笑道:“偶尔一两次还行。你这口子要是一开,还不得大家都找上你耽误你工作。”

    “你这孩子就是会体贴人,难怪我妈老把你挂在嘴上。这次想买什么?票够不够,我手上还有些不少票。”

    周娇连忙回她,“有的,累计下来有不少,够用了。”

    张国庆失笑地瞥了眼周娇,看向方大姑,“还真没跟你客气。今年全家的票一下子积累起来太多,有些再不用可要过期了。”

    周娇会意地笑道:“这不,少还在楼下排队,可这多了,我就要找你了。”

    “多大的事啊,行,你们等等,我去隔壁问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紧俏货。”

    周娇趁机放下不想喝的水杯,站起身,“我跟你过去吧,钱和票直接给财务,不能让大姑你为难。”

    “没关系,我先垫了再说。”

    张国庆将票券和钱递给周娇,不赞同地埋怨道:“大姑又生分了,带你侄媳妇出门溜一圈都倍有份儿。”

    方大姑失笑,“对啊,是倍有份儿,可这是我大侄女,不是侄媳妇哦。放心吧,你这媳妇我完好无缺给你带回来。”

    说说笑笑之间,三个人又出了房门。方大姑作为小头头还是有点能耐,随口问了一句就得到回复。

    付完手上的票券和现金,他们也不用下楼,自然有人会打包好给他们带走。

    “方姐,仓库那边下个月又整理出了不少瑕疵品。”

    方大姑好笑地白了一眼对方,“行了,我们都先过去瞧瞧。娇娇,你们也跟我们过去,这是内部员工福利。”

    不用她解释,周娇也知道隔一段时间百货商场内有不要票的瑕疵品出售,不过是与他们内部职工先挑不同,瑕疵品也有好几个等级。

    比如一批件毛毯,标签破损也是瑕疵品,颜色熏染不均也是瑕疵品,被不小心刮破也是瑕疵品;

    再比如一个搪瓷脸盆磕了一小块破损和大面积破损都是属于瑕疵品。可没亲朋好友在百货商场的人能买到?

    因此家有儿女在百货商场、供销社这些地方上班的都非常受欢迎,尤其未婚的女同志更是择偶最佳对象。

    在县城,周娇托邻居黄阿姨的面子也进出过几次县供销社仓库挑选饼瑕疵品,有些规矩倒是心知肚明,可绝对没想到那仓库和这仓库相差如此悬殊。

    等方大姑说下面百货商场还供货到所管辖的供销社,她才豁然回悟。难怪方家几兄妹就她家条件最好。

    当然这不是说对方贪污受贿,哪怕有方家当靠山也早就被赶下台。而是经常有了名正言顺的瑕疵品,换也好、私下买卖也罢,这笔收入就不会少于正常工资。

    有了这想法,周娇就没要太多,随即挑了几件得用之物。让谁破财都会让对方心疼,她又不缺吃穿何必呢?

    方大姑见她就挑了两床毛巾毯、两块布料、两个脸盆和两个搪瓷杯就结束,好笑地扯了扯她,让她看大家,示意她再挑一些。

    周娇眨了眨眼睛,再挑了两块枕头巾,微微摇了摇头。她是真不缺东西,就这两份还是准备年底备礼使用。

    要是以往她兴许还会看在大姑姐张美丽的份上,无论如何也得给大外甥一份重礼,比如国外带回来的床上用品、布料什么的。

    可如今在这年代待久了,除了对物价有着更透彻的了解,也明白何谓来日方长。尤其公婆那,更是会哭的孩子有人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