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65章 再次外出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65章 再次外出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生活不会一成不变,它有悲有喜,有团聚就有分离。

    一家人相聚没五天,周孝正再次踏上去往开会的旅途。与他同仁不同,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没带上夫人同行。

    在周孝正看来,缪丽珊本性就与那些夫人不同,他更不希望妻子跟那些女人接触过多,免得影响心性。

    为人妻、为人母,好好地守在家里就行。前有梁胜男,如何?上蹿下跳个不停,还不是随着她男人一个转身陷入地狱。

    什么名利,什么威望靠男人终究还是虚的。现在还跳得起劲的夫人们,还不是男人手上一把刀。

    他的女人他不会当刀使唤,可他也不会多嘴去劝说外人。你自以为是的帮助,也许在他人眼里就是根搅屎棍。

    尤其有些女同志,真是异想天开,他是巴不得远离这些麻烦精。

    板着一张冷脸的周孝正扫了一眼四周,眼神一闪,与戴老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随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戴家的那点事搞得远近有名,两家要是突然走近倒是惹人注目,自家两个孩子难免再次引人瞩目。

    幸好戴老也算人老成精,懂得把握尺度。

    周孝正走了,随之而来的事态已经在发酵,谁也不知这场游戏会牵扯到谁,张国庆开始谨记老丈人吩咐。

    断了出门应酬之后,他的时间倒是越来越多,被小儿子一提醒是不是该做小板凳,他突然回醒,那两袋垃圾还在仓库。

    于是在一个周末,他兴致高涨地拉着妻子儿子们上楼玩废品。

    “爸爸,会不会脏?”

    “笨。”

    周娇拍了拍两个小儿子,“陈婶等一下就回来,有话上楼再说。”

    “哥哥?”

    平安斜了弟弟一眼,“不是心里都有数?男人别跟娘们一样唧唧喳喳。”

    五一拉了拉周娇,“妈,哥哥瞧不起你。”

    周娇好笑地拍了一下他脑袋,“行了,你看你二哥都上楼了。”

    五一转了转眼珠子,看着楼梯上六一的背影,喊道:“二~啊,你等等我。”

    六一立即扭头翻了个白眼。

    张国庆被逗得哈哈直笑。

    犹记当初出生时,小小的一团懒洋洋的整天睡觉,他还以为这将来一定是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主。

    随着孩子们长大,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五官最肖似周娇的老儿子结果性格出人意外的随自己。

    休息室内张国庆倒出麻袋内的东西,激起一层灰尘,看得周娇忍不住皱了皱眉,捂住鼻子。

    只见平安已经先伸手拿一根类似八仙桌的腿掂了掂,随后点了点头,周娇顿时诧异地挑了挑眉。

    “妈妈,你坐着,我们自己来。”说着,平安将它递给身边的六一,“你先看,接着五一来。”

    六一一接过手,如同周娇挑了挑眉,随后递给弟弟,“小心点。”

    “嗨,还是挺有分量。”五一拿到近处用手指敲了敲,“应该是黄金。哥,那几根腿脚也是如此?”

    平安失笑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就这一根重量差别太大,也不知当初搬下这些的人是怎么想?”

    “能怎么想?他们不可能一根根的取下,夹在中间很难轻易分辨。”六一说完转身,“我去楼下拿点汽油。”

    张国庆也没阻拦,这明显是油漆涂了一层伪装。清洗溶剂如何配置,没人比几个孩子们更清楚。

    他拿出工具箱放在前面,与周娇俩人拿着湿布一件件地擦去灰尘,乐呵呵地看着孩子们折腾。

    六一没多久拿着一个盐水玻璃瓶进来,不用大家提醒,他已经用碎布条粘湿,选择在在木头一小块地方来回擦拭。

    张国庆见状得意地朝周娇抬了抬下巴。眼中之意无不是为自己儿子骄傲,瞧瞧……聪明吧?

    “是金子,可惜纯度不够。六一,不用擦了,交给妈妈保管。”

    六一一听平安这么说,拿了一块干净布头擦了擦放在周娇身边,“妈,你迟点再收拾,我估摸还能找到其他东西。”

    周娇闻言轻笑出声,有意的朝张国庆挑了挑眉。呵呵,你再得意,儿子还不是往自己手上塞!

    张国庆哑然失笑,拍了拍手,看到孩子们目光望着自己,笑道:“好了,孩子们,现在游戏开始……

    注意啊,拆东西同时记得多回忆姥爷教的知识。不懂的地方可以找我们,或者记下来等姥爷回来。”

    五一随手从中拿出一个梳妆匣。

    何谓梳妆匣,老百姓俗称“梳头匣子”。

    因梳妆首先要用镜子,梳妆匣又称“镜匣”,古时亦称“镜奁”;又因梳妆时需将镜子支起,故北方人也惯称为“镜支儿”。

    旧时嫁女,讲究“陪嫁”,即随新娘一起被带入夫家的一应生活用品等,妆匣是必不可少的。

    此方型小梳妆匣已是破烂不堪,包括镜支上镂雕绦环板、镜托、合页等所有附件皆也毁坏。

    除此之外,表面一个双喜被利器刮了好几道刀痕,要不是破损太过,以红木木料和这精湛工艺,估计也到不了废品站。

    从这梳妆匣特征推测,这应该是哪户旧时显赫人家的老太太陪嫁梳妆匣。再看被充当泄恨物的梳妆匣,这户人家估计处境更不妙。

    “哥哥,这是我和六一一起挑的,你瞧瞧是不是有问题?”

    平安点了点头,再三观察,发现实在没有收藏价值,拿起工具粗暴拆除成片。

    六一突然伸手拿起底部木板,“等等,这是什么?”

    两层木片夹板。

    被六一双手一掰开,两张发黄的纸一大一小随之飘落。

    霎时,一家人目光全部集中在两张纸上,六一伸手拿起递给张国庆。

    张国庆接过来一看,顿时乐得哈哈直笑,将两张纸条再递给周娇,“都是解放前的存单,没用了。”

    “多少金额?”

    “再多也没用,人家都跑了。”

    “可惜了。”

    “活该。”

    周娇看完存单,笑着摇了摇头,“该存在洋行,这还有机会取回。”

    如今呢,还真是纸上黄金,连打个水漂都不响。她都想不通这家人留着干嘛?想起不是更寝食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