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42章 噼里啪啦赵媛媛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42章 噼里啪啦赵媛媛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娇娇,我可想死你了,在不在家?我来了。”

    “慢点跑,小心摔倒。”张云涛抱着儿子提心吊胆地紧随赵媛媛身后。

    张国庆一听这嗓门,莫名地想笑。有好多年没听到这“情敌”声音,还真怀念。

    赵媛媛眼尖地先看到他,嫌弃地翻了白眼,“是不是你拘着让娇娇不上省城?听说连县城都不让她去?”

    “套子,你媳妇就这么冤枉哥们,你都不揍她?夫纲不振啊,你说说你个大老爷们傻乐啥?”

    “还不是跟你学的。”张云涛将儿子举起朝他示意,“快叫二叔,见面礼呢?”

    张国庆抱过孩子,笑骂道:“你才二呢。这是咱们小云吞吧?来,喊一声伯伯,给你买糖吃。”

    “让你排第二都够哥们了,我还排林子老三呢。”张云涛抖了抖胳膊,累死了,“路过省城怎么不先给我来个电话?”

    张国庆下巴朝此刻抱着周娇,俩人正交头接耳的赵媛媛抬了抬,“你瞧见了没?就你媳妇这样的,我敢吗?”

    张云涛扭头一看,乐得直笑,“你够了,连女人抱你媳妇都要吃醋。回去前见了林子没,他啥时候回来?”

    “打他单位电话说是出差了。”

    “娇娇,平安他们呢?你们夫妻真够狠心,才多点孩子,你瞧见他们小脸蛋了没有?你们再隔两天不回来,我拖也要拖他们回去了。”

    叙旧几句想念,赵媛媛开始噼里啪啦的埋怨,“你们是不是儿子多了,尽折腾孩子们,这事回头我得写信给珊姨好好聊聊,孩子可不能在放小五手上。我就知道这家伙用心不良,老想霸占你一个人……”

    张国庆翻了翻眼,他就知道这跟他不对路的臭丫头什么锅都喜欢往他身上甩。

    张云涛好笑的拍了拍他肩膀,“这次待几天?咱们高中的几个老同学还想聚聚,有没有兴趣?”

    好几年没联系了,还是值得见一见,聊一聊。感情么,不就是这么来的,朋友么,谁嫌多。

    张国庆捏了捏怀里小家伙的脸蛋,想了想,“下周就要走。这几天要是能约好,你给我消息。”

    “大家都上班,有也是这个周末。那我回去通知他们几个,他们要是知道你回来,没人会推了。”

    张国庆瞥了眼他,笑道“兄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长进了。”

    “怎么说也混了单位几年。比起那些同事,他们这些老同学再如何有心思,还是来得靠谱。”

    “山不转水转,多认识点人总不会有错。听你这意思,在单位不开心?”

    张云涛接过直往他扑的儿子,“就那样,现在在哪都如此。听林子说你混得不错,几时升级?”

    “熬军龄罢了。”张国庆没兴趣说工作上的事情,“平安说你们隔两天就过来瞧他们,辛苦了。”

    “那是我亲侄子,辛苦啥?我儿子以后去京城,你还不得给我护着?我来的时候我老丈人让你麻溜的滚过去,呵呵^”

    话不是这么说,从省城到张家村来往有多不便,每天还要上班,张国庆一清二楚这份情谊多深,换了他自己都做不到。

    不过有些事放心里就好,他笑着点点头,“再不去大山叔该过来抓人了,等你们回去咱们一起。”

    “那咱们走呗,平安他们呢?不会又跑去帮忙了吧。”

    “先歇会。”张国庆朝周娇使个眼色,怎么也得让他们吃了走,“孩子们去外面玩差不多该回来了。”

    这边周娇拉着赵媛媛往厨房走,“你们一个月供应才多少,怎么好东西全往这边送,家里孩子不管了?”

    赵媛媛不在意的摇头笑道:“没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涛子他姥爷就在省城。我跟你说,小柳妹她男人现在在省帮/委会上班。”

    “哦。”周娇眨了眨眼睛,突然回悟过来,这个应该是高中女同学,她记得当初大学录取名单有这么个人。

    “你是不是不记得人家啦?不过别说你,就是我,她要是不打招呼,我都认不出来。她自己就在百货商场当出纳。”

    果然这个年代的大学生只要出身成分没问题的话出来都是抱着金饭碗。

    这点显然赵媛媛也想到了,她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幸好咱们这些人能高考,我二哥现在不知道多感激小五。”

    “是你二哥自己努力。”

    “你还没见过我二嫂吧?要是他没上大学,跟个二流子似的整天瞎混,哪里能娶到一支鲜花。”

    周娇抿嘴闷笑。她虽然没见过,但对方大致情况该知道的也都知道。毕竟赵大山夫妻俩人跟她爸妈交情不错,婚礼就是没法过来,随礼也会拜托她干爸。

    “以前让我上大学,我还犹豫,现在终于能体会你当初的那些话意思。可惜现在都不能高考,等我们孩子长大该怎么办?”

    周娇斜了她一眼,真是瞎担心。

    她记得好像从明年到76年,除了71年没招生,大学校门又开了,新的一批工农兵学员也就诞生了。

    再说,她们底下的下一代才多大?等他们这些孩子长大,正好是最好的年代。

    “娇娇,你给我分析分析,这……”赵媛媛指了指天,“就这么一直下去了?”

    周娇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我胆小,别跟我说这个话题。安心过你的日子,这天塌不下来。”

    “嘿嘿,我这不是担心么。在信里又不敢跟你提这些,好不容易见到你,我还不得多问几句。”

    “问了也白问,管那么多干嘛?咱们小人物管好自家就行。晚上吃米饭还是吃什么?随你点餐。”

    哪怕再好的朋友,周娇都没打算与人交流时局。很多时候无心的一句话也许就会带来翻天覆地的灾难,而可笑的是对方往往无意随口提起。别说仇恨的对象了,你连个该埋怨的地方都没地方。

    守住自己本心,坚持自己原则,对于善意帮过自己的好人怀着感恩,适当时机拉一把,这已经够她忙了。

    “我带了面条,这个简单。娇娇,给我烧那个什锦冷面吧,我跟我妈都烧不出那个味道。”

    “没问题,那你等一下多学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