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37章 你知道是谁?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37章 你知道是谁?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这天夕阳西斜下山后张国庆又换花样玩,他才不乐意待在家里闲扯,拉上父母借了队里新添置的马车出门溜达去了。

    这家伙还担心有损军人形象,找张青山开了一张生产队证明,证明什么呢?证明他们一家子去亲戚家串门。

    鬼的去亲戚家!

    他现在就是图清静、图好玩儿。

    一辆马车被他使唤着直往省城方向溜达,对的,是那个方向,可也不是去省城。他说领他们去看荷花。

    张母说了她老儿子就是瞎折腾,村里池塘也有荷花,用得了去那么远?黑麻麻的有花都看不清楚。

    这话很有道理,惹得一家人哄然大笑。

    有人的地方就有特权,在这个人人喊杀喊打的时候,同样不缺少私家菜馆,如同当年胖师傅那样的“黑店”。

    张国庆从来不打没把握的战,一得到这个消息,他就念念不忘几时回来带上一家老小饼来搓一顿。

    兜兜转转一圈抵达后,大晚上的还真能瞧见一大池塘的荷花。满池的荷花翠**流,挨挨挤挤的荷叶占满了整个池塘。

    一阵晚风吹过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来这当然不仅仅是赏荷,这里还有荷花的饕餮盛宴。据说荷花全身都是宝,夏日食荷,有祛除暑气的功效。

    当然以张母来看,来这就是图个享受、图个乐子,没瞧着几张桌子坐着的都是气度不凡的人物。

    荷叶尖角、荷叶焖蛋、荷花酥、鱼香荷卷、草塘藕芽、莲香粉蒸藕排、莲藕狮子头、莲藕一品鲜、莲香黑鱼……

    做菜的师傅还是非常有手段,比御厨也不差。

    其他菜色先不说,就荷花酥。

    鲜嫩的荷花过油后,清新味儿与焦香融为一体,那干香爽脆的口感,沾着白糖,食用后回味无穷。

    类似的荷花宴,张国庆与周娇可以说没有吃过百席,今生前世也尝过不少,可与此处相比,还是少了一点韵味。

    闻着荷花香,吃着荷花宴,喝着荷花酒。

    要不是形势不容许,张国庆差点上厨房高薪聘请挖到自家得了。瞧瞧他小媳妇吃得都开心。

    “咳咳。”两声咳嗽声音在张国庆背后响起,他扭头一看,差点捂脸。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对,这词不合适用在这地方。

    “干爸,咱们不愧是爷俩,这么有缘。你跟小舅几时来的?走走,我正带一家子过来,让孩子们给你们请安。”

    赵传光虚指点了点头,“好啊,回来了也不先上家里,你干妈今晚还念叨你跟娇娇什么时候到。”

    “干爸,我错了,你给你女婿留点面子。”张国庆嬉皮笑脸地与他打趣,还不忘朝黄家干老舅挤眉弄眼。

    “我们还奇怪这是哪个人物居然拉马车过来,还是你干爸听李师傅说是一家子老少,他就说估计是熟人,还是他了解你。”

    赵传光拍打了下张国庆的脑门,笑道:“我瞧着上回我跟你聊起这个地方,你问得那么详细,估计**不离十是你,还真没想到你先野到这边。”

    “前天回来,本来想去你那混顿饭,后来想想你跟我干妈上班呢。你记得跟我干妈说一句,周末上家里,我要吃炖老母鸡。”

    “鸡**要不要?”

    “咱家不是一向女人当家作主的吗?”

    黄老舅羡慕地看着他们爷俩俩人闹。还真得如他姐所说,他们跟亲的没两样,甚至更亲昵。

    “姐夫,时间差不多了,小五要不要过去?”

    赵传光避着小舅子隐讳地比了比手势,张国庆立即摆手,“你们忙,咱们还是周末见。”

    “你知道是谁?”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舅,行行好,饶了我吧。跟你们朋友见面扯来扯去都是那些场面话。”

    赵传光放开手笑道,“行了,你老舅跟我走了。你难得度假,去陪我闺女外孙,多点些好吃的,干爸请客。”

    “记得有空来家里玩,老爷子还惦记三个孩子呢。”黄老舅被赵传光拉走还不忘扭头来一句。

    看着俩人消失的背影,张国庆站了一会,摇头笑了笑后离开。有些人在京城都能避开,来这到遇上了。

    张母见老儿子进来,立即招招手,“给钱了没?不早了该走了。”

    这话正和他心意,张国庆刚付了半个月工资也不心疼了,点了点头笑道:“刚打包了点东西带回去,很快就送来,来了咱们就走。”

    等送来两坛子酒和打包好的菜,张母一直到马车才问道:“一共花了多少?”

    “娘,没花几个钱,你没瞧都没几个客人。”张国庆胡说八道一通,“都是破叶子,也就那几道荤菜,还是湖里直接捞上来。”

    “你就瞎掰吧,真当你娘没见过世面。不过这花啊,叶子啊,烧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回头我也试试。”

    “这主意好,咱们来个创新。外面没有花,可咱们村山上不缺花啊。咱们夏天吃荷花宴、秋天嘛菊花宴、冬天歇一歇,等春天再来个百花宴,齐活了。”

    “哎哟,被我老儿子这么说,还真行。”

    “那是必须的。”

    从天色未黑到现在夜幕降临,天色越来越晚,路过的村子,乘凉村民越来越少,四处蛙声连成一片。

    不但看见满天的繁星闪闪,还能隐约看见银河,明亮的流星不时地划破夜空一闪而过。道路两旁草丛萤火虫的亮光也在时隐时现。

    这景色看呆了吃饱喝足的双胞胎,各自指着上空与远处小声交流,偶尔还征求哥哥的意见。

    张爹拍着怀里的六一和五一,笑道:“瞧见了没,你爹就有本事让你奶笑得一个大晚上嘴都合不拢。”

    “奶奶喜欢爸爸,我也喜欢爸爸。”

    “我奶奶好,我们长大也孝顺爷爷奶奶。”

    张爹乐得哈哈直笑。

    看着一边赶车一边忙着和老伴唠嗑的儿子,再看着乖巧的儿媳妇大孙子,还有怀里撒娇卖乖的一对小孙子,张爹怎么想怎么高兴。

    他最近一直回想过去,想想那些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谁能想到临老了还有这样的好日子。

    他家好像真的是从有老儿子出生开始,日子一天天缓过来,一天天好起来,尤其娶了个好儿媳,更是好到就是他立即去见老爹都能笑着向他老人家报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