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35章 弃婴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35章 弃婴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要张国庆来说,他的儿子就不需要她担心。孩子们多机灵、多会看眼色,谁好谁歹一目了然。

    “我瞧着你还亮灯,是不是等娘她们回来?别等了,你身子骨弱,还是早点休息,回头我跟她们解释就行。”

    周娇斜了他眼,“总有天我也能练出八块腹肌。”

    张国庆强忍笑意,连连点头,“对对,我媳妇谁啊,她是不愿意,要不然早就是军中女汉子。”

    “噗呲”周娇轻笑出声。

    “明天真分开两个小的进山?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你该对你男人有信心。你们在木窝子等我,我先带六一溜一圈,再换五一,下午再带平安。这次机会难得,过了又要好久了。”

    “行,那多带点药粉以防万一。平安今天跟我提了一句他想每年寒暑假上军营,你怎么想?”

    “这话他在我跟爸前面都有提起,先别答应他,磨磨他性子。儿子真要去,我也不放心,还得安排一下。”

    周娇闻言就明白他原本打算让孩子们回来陪老人的计划已经改变,推了推他,“行,我听你的,你先出去招待他们,我看书。”

    “真不先休息?”

    “算了,难得回来一趟,还是别惹人心里不痛快。爹娘都看着呢,何必呢。再说我现在靠着看书也是休息。”

    张国庆竖起大拇指,调侃道:“国民好媳妇。”

    两口子在屋里打趣,院子里的几位兄弟虽然听不见,可从被灯光倒映在窗户上的影子上也看出一二。

    “孩子们都这么大了,咱们小五够黏糊的……”

    张老二捶了张青峰一拳,“会不会当哥哥?走,咱们出去瞧瞧,我记得咱们兄弟好久没一起在村里闲溜达了。”

    “哈哈哈,要不要上隔壁村找那几个打一架?”

    “那些家伙现在都当爷爷了,都老胳膊老腿,咱们兄弟过去吓吓那些老家伙。”

    “小心这话被老爷子们听到,回头捶不死你……”

    声音渐渐随着离开而消失,张国庆乐得直笑。走了好,这么好的夜色,都是爷们,扯毛线。

    可惜他还没高兴多久,张母带着闺女儿媳妇回来了。这会倒不是爷们,一溜的妇女同志,换了他赖在房间看书。

    “媳妇,你早点回来陪我。”

    “……”周娇迈出去的脚步一个踉跄,没好气的回头白了他一眼,她终于知道儿子们言行举止为何总有些熟悉感。

    院子内张母进来,一看西房卧室亮着光,压低了嗓门,“平安他们到了点就上炕,应该睡着了。”

    这话一出,不用她吩咐,大家都下意识的放轻声音。

    “娘,怎么了?”周娇出来一看,哪里还有不知道原因,笑道,“平安他们睡着了打雷都不醒。”

    “哎哟妈啊,我还担心惊醒孩子们。刚我跟你二姐去找你,二大娘说你们走了有一会,我估摸着咱们走岔路。”

    “咋回来不让人带话给姐,想孩子了吧。我让他们在城里,他们也不肯,这两天晒得脸上都脱皮了,你看到了没?”

    周娇笑着拉过长板凳,请她们入座,“不怕,歇个两天就好。你们今晚不过来,过两天我也要去找你们聚聚呢。”

    “这次能待几天?”

    “差不多一个礼拜。”周娇说着,朝林菊花笑了笑。据儿子说二伯母不是偷偷提点他们几句就是做小点心给他们。

    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善待与她的儿子,这就是心意。她一家人要求不多,有来有往才是王道。

    凌晨一点多,院子紧闭的大门口多了一个篮子,没多一会儿,传出婴儿的啼哭声音,在深夜显得格外响亮。

    张国庆紧闭的双眼一睁开,恼怒的看了眼外面,轻轻地拍了拍怀里快要惊醒的媳妇,等她再次安然入睡,小心翼翼地放开她,下了炕。

    但愿不是他想象的那么一回事!

    结果越走进大门,声音越来越清晰,他还有什么猜不到?又是弃婴,这样的父母让他最是痛恨。

    张国庆伸出拉开门插的手顿了顿又收回,跑到墙角翻出,观察了一圈。狗日的,居然跑了,要是被他抓住,不揍得他爹娘不认识,他这张就倒过来字。这是真当他好欺负呢,什么香的臭的都来算计他。

    将篮子放在当了大队长的张青山门口,他想想还不放心地拍响大门,听到里面问谁啊,还有走动声音,他才避到暗处从自家后门进入院子。

    站在自家院子内听着张大伯家里的大呼小叫声音,张国庆嘴角勾起讽刺笑意。真当借他名头当个大队长是那么简单?

    “哎呀,还是男娃,这是谁家,这么缺心眼。”

    远处张青山的媳妇一声惊呼令张国庆脸色更加阴沉,他原以为有人打着送给女婴过来给他儿子当小媳妇呢,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想自家替人养便宜儿子,再往深处一想,搞不好还想分家产呢。

    张国庆闻言张大伯让儿子去村里找老队长,悄无人声地进了卧室,看着炕上的母子四人露出笑容,随即上炕重新抱上媳妇。

    还有二个小时他们一家人就要上山了,这些破事与他何干?

    天未拂晓,张大伯家已经聚集了早前的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这年头女婴被抛弃有,可从没听说传宗接代的男娃娃会被遗弃。

    这个说会不会是附近生产队哪个知青的偷生子?那个摇头说搞不好是哪个小毖妇的私生子。

    瞎扯淡的老娘们忘了在这人人必须上工的年代,谁藏得了肚子?真要有心报案查,什么人鬼都要露陷。

    张国庆就是怕麻烦,更不想与自家扯上一点关系,否则他也不会不动声色地往当队长的张青山门前送。

    歇在老宅的张爹见老儿子一直紧闭的院门倒是若有所思。事情太恰巧了,迟不来早不来,偏偏发生在他老儿子回来没两天。

    还有哦,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他家小五多警醒的一个人,这么大的动静换了平时早就出来。

    “有啥好想的?天一亮就去报案。谁知道这孩子父母是啥人,故意放在咱们村里有啥目的。”

    说着,张爹意味深长地加重语气,“这事啊不处理好,怕就怕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