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29章 上山、委屈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29章 上山、委屈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时值盛夏,清晨四点天色已大亮,原笼罩在晨曦白茫茫雾气之下的大青山渐渐露出它真面目。

    过了上山小径,抵达半山腰,开始杂草蚊虫增多,危险也无处不在,张国庆见两个小儿子一脸惊喜就知道不好。

    别看老林子树多,野果自然也多,尤其再过走段路,除了山涧小溪,就是一片连一片的大树、一簇簇鲜花怒放,景色美不胜收。

    可想要在大山打猎,真不浪漫,还很危险。

    这几年他没回老家,自然也没再上大青山,可也想到随着老一辈猎手年老,山下粮食够吃,如今的大青山已经和前几年不同。

    深山老岭的野物多不多?

    当然多!

    大山里,獐子、狍子、野兔、松鸡,多啦!但是呢,大山也多土狼、老虎、豹子、黑熊、野猪、毒蜂、野鸡脖子,这些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碰着了就要见血,要人命!

    在山上不怕没有最好最真实的教材,张国庆先检查一遍儿子们长袖长裤,又将他们随身携带的避虫药粉再看了一遍。

    再重新一前一后扎好两个小儿子,拿着柴刀开路,“平安看好你妈,六一五一手上石头也不要乱丢。”

    “好,爸爸我想摘花给妈妈戴。”五一到了这时候还不忘记撒糖。

    可偏偏有人就爱吃这一套,“好儿子,回家路上再玩儿。”这不得不说他们都是对神奇的父子。

    沿途上山,张国庆不求效率,一路走一路开始对着各个地方讲解。这一幕幕让平安既熟悉又亲切。

    曾何时他也是在他爸爸怀里听着这些长大。

    越靠近木窝子,林中飞的野鸡,树上蹦的松鼠,地下蹿的狍子,时常看得见。大青山修生养息多年,又要遇上这一家子“土/匪”。

    有一种运气,那是谁也妒忌不了,福娃娃一到,似乎连好运都跟着张国庆,这不一到木窝子居然看到那口池塘边的一群傻野鹿嬉戏。

    要不是张国庆对大青山一草一木、动物习性等等了如指掌,他都要怀疑自己眼花了走错路。

    不等他多感叹一句,他身上挂着的“附件”早已举着小石头“唆唆”的连射,结果么,自然是毫无结果,小家伙们太心急,距离也太远了。

    倒是一旁平安,他稳稳的随后拉开弓箭,连中四处奔跑的两头。

    “哇……哥哥太厉害了!”

    被两个弟弟眼冒星星盯着,夸张的挥舞着胳膊逗得眉开眼笑,露出一对梨涡的平安佯装不在意,“一般啦。”

    “哥哥,我要学。”

    “对,哥哥,你教我们。”

    吃瓜瞧热闹的张国庆面对媳妇调侃的眼神,无奈的笑了笑。儿子不输于老子,可不也等于是老子的功劳嘛!

    “笨蛋!扮哥都是跟爸爸学的,怎么不找爸爸?”平安颇为恨铁不成钢,他的弟弟怎么可以无知,不懂瞧眼色?

    五一立即搂紧张国庆脖子,还不忘瞧一眼手上装小石头的小布袋,往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爸爸,我最爱你了,你要全教我。”

    背后的六一也不忘连连点头,“嗯,爸爸最厉害。”

    当布景的周娇无语地看了看三个儿子使眼色打机锋卖嘴皮子,再看那傻乐不停的傻男人,她真想说不认识。

    “媳妇,你带儿子在这准备。平安你保护妈妈,那两头鹿子先别杀,等我带你弟弟上山回来再说。”

    平安会意的点点头,“爸爸,你小心点,早点回来。”

    等张国庆背着两个儿子走后,这小子还知道先拖到木窝子,拔出弓箭、撸了一把草遮住冒血的地方后出门望风。

    “宝宝,不用这么麻烦的。”

    “妈妈,小心驶得万年船。趁着弟弟们不在,我带你打鱼,多打点带回去给我姥爷姥姥尝尝鲜。”

    “……”看着小小的人儿一脸谨慎地打量四处,周娇内心既自豪又无奈,孩子长大了真不好玩儿。

    “没跟你爸一起行动会不会心里不痛快?”

    平安笑着摇摇头,“不急,先让弟弟们熟悉了。妈妈,我跟你多收集点东西藏着,现在管理得更严,打了猎物下山都得交公。”

    母子俩人牵着手边往池塘走,平安边说道:“你知道昨天弟弟们为何说几个堂哥自私吗?”

    “哦,说说看。”

    “刚过来爷爷带我们上山采药,你也知道弟弟们运气有多好,在半山腰山沟里他们找到了一根小山参,不大,年份也就二十年。结果那天几个哥哥居然说平分,当时我们三兄弟不好说。”

    “还有一次,那是在县城,我们在供销社附近玩儿,六一和五一又捡到钱,油纸包着毛票有五十多块还有一点杂七杂八的票券。

    我们三兄弟瞧着外面包的手帕很旧,想着等等有没有人丢了钱过来找。一直等啊等,结果他们就留下石头哥哥,其他人说有事先走了。

    要知道我才十岁,弟弟们才五岁,石头哥哥呢也才十几岁,这要是有人过来故意冒领瞧我们几个小饼来抢怎么办?”

    周娇没说在县城还真没人敢抢你们东西,倒不是她不想替侄子们解释,而是她家平安说的也有道理,她当然偏向自家孩子。

    “我寻思着,这不是亲兄弟到底不同。要是六一、五一,他们再大再厉害,我都要先陪着,要是有个万一呢,你说是不是?”

    “后来没人了,六一就跟我说,大伯母脸上笑着,其实没多稀罕他。她还一直让他和五一以后要向她儿子们学习。哼,真是笑话!他儿子再厉害,没有我姥爷我爸的面子,进得了好单位?

    五一也说小泵姑泡奶粉给小表弟喝,可就没想到给他和六一也来一杯。可偏偏我要是在,她就不是这样,这是觉得他们小不懂呢。

    他记得过年前你跟我爸还寄了两袋奶粉给他家。我们不是贪图那点小便宜,就是觉得没意思。”

    周娇轻轻地叹了口气,停了脚步,抱了抱儿子,真没想到这些细节伤到孩子们,是委屈孩子们了。

    “宝宝,凡事不能强求。我们一家人都在外地,将来回老家会更少,维持情面上过得去就行。”

    “嗯,我跟弟弟们也这么说。不得罪人、也不讨好人,孝顺爷奶就行,其他的人,对我们好,我们记在心里,不好的么,以后远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