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16章 上山下乡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16章 上山下乡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岁月如梭,眨眼间,一下子转到六八年的四月。最美人间四月天,任谁也无法拒绝这份春光诱惑。

    春暖花开,草木葱茏,芳草萋萋,如此美好。

    可今年没人来得及欣赏,四月春风很凉,满天的柳絮杨絮被风带走,随风摆动,洒落在行人身上、墙头、街尾。

    不由得让人心烦。

    办公室内,金丽娟蹙着眉,端着搪瓷缸喝了一口茶。她愁啊,一时大意,这会革委会发出一道通知,强调动员“三届”毕业生上山下乡。

    而她的二女儿刚好领到毕业证书,她见距离初三真正结束的时间还有几个月,想着不着急。

    谁料到昨天居委会就通知孩子下乡。她不是没想过跟大家一样,要么跑关系赶紧找个工作留在城市。

    可前年大儿子毕业后闹着志愿去兵团,她和她男人好不容易在去年给那兔崽子安排好了工作。

    这会真是避不开了。

    偏偏这些话还不能对外露出口风,否则一个不好什么帽子都给你带上。更让她犯愁的是家里二丫头居然听到这消息喜得眉开眼笑,恨不得立即离京。

    这死丫头没心没肺的,她如何知道兵团过得是什么日子,农村过得是什么日子,说到底怪自己夫妻俩将孩子保护得太天真。

    金丽娟这会哪里知道,一位来自云省的负责人给那些知识青年们做宣传时,他着重描述了仙境一般的“魅力云南”、“彩云之南”。

    大家听得如痴如狂,深深吸引了涉世未深的孩子们。

    那真是说的天花乱坠,唾沫星子乱飞。

    人家说到了云省,头顶萝卜,脚踏甘蔗,摔一跤伸手就是一大把拇指粗的花生,还有美丽的少数民族风情!

    当然也不能全怪这位负责人,现在很多有志之士的青年人对“上山下乡”怀有无限的热情。去年冬天时,很多红小兵们就写下了立志下乡的誓言呈交给上面。

    大趋势如此,父母与孩子两代人难免思想有所冲突。尤其一句“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更是吸引了城里孩子。

    “你们谁手上有票券,不拘什么,先让给我,过段时间我给你们补上。”她想了想既然不能改变,那还是早点准备东西给孩子带过去。

    周娇闻言也没在意,要知道对方是她大表嫂的外甥女,夫妻俩人双职工,大儿子也上班了,借票券无非是想家里添点什么。

    她也没假大方,拿了这两个月工业券、还有几张半斤几两的糖票。其他没了,不是她小气,除了工资和工业券,还有些单位福利发送的票券,一年到头,她的供应全在家里,这事众所皆知。

    其他两位男同事更是不如她,他们除了口袋里几个零花钱何粮票,财政大权都在他们媳妇手掌心。

    金丽娟心里也有数,谢过三人,她端着搪瓷缸出去溜了半个来小时,回来后眉头皱得更紧了,都快要夹死苍蝇。

    在单位,对方平时挺维护周娇。

    见状,周娇打破了她一向不喜欢在单位多言的习惯,看了看她,“还需要什么票?我回去凑凑。”

    金丽娟感激一笑,她也不再隐瞒,细声说道:“我家二丫头要去云省当知青了。”

    周娇闻言立即蹙眉,顿了顿,“孩子要去?”

    她的言外之意,要是孩子不想去,以金丽娟这么多年人脉,还是可以挡一挡。她心里不是很赞同下乡,但各有各心思,说多不好。

    金丽娟苦笑地点了点头。

    周娇至今除了对方大儿子来过一次单位,还没见过对方家里其他孩子,也不知对方女儿长相如何。

    她又不是喜欢打探外人**的人,琢磨了一会,还是问道:“非要去云省吗?会不会太远,离这远点的郊外也行啊。”

    “已经确定了。”

    既然如此,周娇也不好多说。原本她还想问问对方要不要让孩子申请去她东北老家,好有个照应,可随即想到那孩子既然非去不可,估计思想上也属于激进份子,还是别去祸害老队长了。

    毕竟用村民的话来说,这些小泵娘就是做啥啥不行,又懒又娇气。他们都属于父母比较宠爱的,对适应农村生活的阵痛期太长。

    从烧火到下地干活,按农民的作息工作,日出而耕日落而息不是简单的事,先别说语言不通,就农忙也得脱层皮,就好像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每次学校学农下乡也是非常疲惫不适。

    但这就是生活,你得去适应并征服它。

    “儿女都是债,她闹着要走,可我这当妈的还得替她准备点东西,要不然多想想也睡不着。”

    确实!周娇安慰地拍了拍她,笑道:“那你整理一下这些票券,看还缺什么,我回去找人凑凑,实在没有,那也没办法了。”

    金丽娟闻言心里松了口气。她比较了解周娇,能让她说出这些话,那基本上都能解决。之前她不是没想过直接找周娇,比如旧军装,军用票券什么的。可她不开口,自己总是难以启齿,搞得好像专门惦记上人家小泵娘。

    与周娇相同,向张国庆寻求帮助的也有几位。还好大家都在大院,各自每年每个月按照等级有多少供应都有数,还不至于让他为难。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如火如荼的年代来了,别说外面,就大院很多很多野孩子们宁愿不当兵也要下乡。

    这段日子非常热闹。欢送酒、分别酒……应有尽有的聚会。

    与那些家有父母长辈在身边的哥们相比,最可怜的还是父母隔离审查的那些大姑娘小伙子们。

    有些靠在每个月二十块钱补贴,还有基本供应粮滞留在家也不愿意离开京城,这点张国庆很理解。

    大家都是爹生娘养的,谁放得下心去远方,不顾及至今未归的父母长辈。对于这样的人,他能帮一点是帮一点。

    而那些遭受同伴们嫌弃,父母已经定性下放的哥们姐妹们,他与周娇俩人除了与大家一样明面上微薄资助外,也暗地里给了大礼。

    没进大院前,他或许或多或少抱着投资心态,可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哪怕大院内一草一木都有感情,何况这些曾经一起疯一起闹的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