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14章 深夜行动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14章 深夜行动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深夜城西一处四合院,一道身影飞快地窜过围墙,蹑手蹑脚地进入院子,没多一会儿,只见他去而返回的开了一道小门。

    一直掩藏在暗处的周娇挥了挥手,比了比手势后立即钻出,随他快速地进入,掩上小门。

    “小声点没事,今晚在家的全部处理好了,不到明天中午谁也醒不过来。”张国庆扶着她指了指各处卧室都有谁。

    前后没有十分钟,这对小两口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踏入今晚的目标之一,一位新上任主任的卧室。

    房间内炕上的一对中年夫妻正被迷药迷得昏如死猪。

    周娇一下子想起对方在台上如何折腾无辜的人,她气得上前狠狠地踢了两脚,又用事先早已准备好的毛笔在对方脑门上画了个大x。

    一旁的张国庆乐呵呵地一直等她玩痛快了罢手,才提醒她今晚还有活儿没干。以他们行动前的计划,今晚事儿可不少。

    也对,周娇朝他比了比卧室,让他先找找证据和赃物,她去别的房间瞧瞧。人,他们是不会下手夺命,可也没打算轻松放过。

    除了让这些缺德货破财,更重要的是一些证据能令这些人提心吊胆的同时心有顾忌,才会不敢对着无辜人士下狠手。

    你说为何不一把毒药毒死这些坏胚子?呵呵,这些小兵小将们就如韭菜,隔了一茬很快又有一茬,还不如不脏了他们的手。

    张国庆不放心地摇了摇头,拉住她一起开始翻箱倒柜。

    他们没有小说里描写的那种什么来个精神力扫描,可速度也不慢。一共也就一进院子没几个房间。

    来之前,张国庆已经摸过底了。

    原先这院子不是此人的,对方以前连个小人物都不算,听都没听说过,可去年之后他是第一个参与活动,观点激进的很,为人还有些贪婪,得势后就占了一个老教授的家,在这片地界横行霸道,嘴里却是满口的g命、人民。

    此时除了主卧内这对夫妻外,相邻的东屋就是这中年男人的跋扈丈母娘。有偶无独的是,这丈母娘也是个人物,一大把年纪了,半身子都进棺材了,最热衷于在女婿后面呐喊摇旗。

    而右边空无一人的两间屋,那是这家已经娶妻生子的两个儿子的,不过自从当老子的小人得势,小的们也在单位里耀武扬威强占了单位宿舍楼。

    至于还有一对没成家的小儿子小彪女,那更不是好东西。小王八蛋举报了自己学校校长,与他那两个臭味相投的妹妹们整日混搭在外面,不是调戏长得俊的小泵娘就是聚众闹事喝酒。

    也就是今晚不在,要不然……呵呵……

    搜查一圈,真没想到啊,这家人还是很有底子。废话,没底子的话,你们两口子会上门?

    除了在这对夫妻炕上的炕琴夹板发现了一个布包,里面有不少钱和票外,张国庆也没仔细数,瞧那厚度和面值,一扎扎的,咋也得有个四五千。

    最后还被细心的周娇扒了棉被、枕头、炕席后,在炕梢尾找到了一道暗夹。

    这货不知是不是没文化?

    一个箱子里全部是黄金饰品、玉佩玉器和一本字迹七扭八歪的笔记本,一件古董字画都没存。

    最让她无语的是,居然在那位满褶子老太太房间内再次寻到金手镯那些首饰,她是彻底郁闷坏了。

    这秉性,真不是亲母子,而是丈母娘?

    周娇狠狠鄙视了一会后,想想也许古董字画被藏在其他地方也说不准,可时间不多,她也真没办法了。

    因而收刮干净这家厨房后,在接下来的几个房间,她是见到有用的东西就收入空间。比如衣服布料脸盆什么的,回头偷送给福利院也好。

    临走前,她想了想,有些不甘地让张国庆帮忙。夫妻俩人坏心眼地将那老太婆搬到她女儿女婿炕上,大被共眠。

    清除干净足迹,见无异常,夫妻俩人急匆匆地又赶往第二家。再不快点,今晚连两家都搞不定,更别说玩三连冠。

    快天亮前,夫妻俩人终于逛完三家,这大冷天忙得汗流浃背,真是不容易,只能累且痛快着地相互照应,溜回粮店与副食品店前面几条长龙内相互打掩护,继续排队等黎明到来……

    天亮了,新鲜的鸡蛋一筐筐从卡车搬下来、一麻袋一麻袋的冻鱼解开时,胡叔也开始一拐一拐的晃悠到跟前……

    这时天空飘起小雨,挤在人群里的周娇与张国庆各自朝对方的方向笑了笑,谁说苍天无眼,他不是已经在默默地遮住一切?

    “我不是说了等我来就行?不能小看了倒春寒,快喝点姜汤去寒。”

    张国庆接过他手上油纸伞,笑了笑,留下他排队,自己跑去找媳妇。他能说他来也没多久吗?下次再也不找刺激玩了,累死人。

    “快喝点。”

    周娇朝他眨了眨眼,眉开眼笑地指了指他。回头她还得去欣赏那些人吃了闷亏的脸色,想想就够偷乐一阵子。

    要是……要是能跑外地溜一圈就好了。

    不过她也就幻想而已,太切合实际了,等三个儿子一回家,没法子住在外面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她一个人搞不定。

    在城里住了两晚,见一切风平浪静,周娇才提着最近排队购买的东西跟着张国庆打道回府。

    家里父母还是出差没回来,陈婶也被放假回家,空无一人的院子冷冷清清,独留小夫妻俩人,倒真成全了张国庆的两人世界。

    其实不止周家二层小楼冷清,从进大院开始,遇上熟人也是彼此颔首打招呼,以往服务社前排队的军属们唧唧喳喳的谈话声也悄然不见,更别说小孩子们都已经开始该上学的上学。

    总之,大院更清静了。

    忍了几天,终于可以统计战果,不对,终于可以安心翻阅那些信件笔记本。周娇是绝对不承认她骨子里有财迷性子。

    “娇娇,你看,这两本上面收了

    贿赂的名单,有几个名单都对上号。”张国庆指了指两个厚本子上面重叠名字。

    周娇凑向前,眼睛一亮,“过段时间,我们上这些人家逛逛。这才是大鱼,这次要杀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