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12章 又是一年春到来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12章 又是一年春到来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格局如何,是随地位而改变,还是随阅历改变?这些问题慢慢的,他们夫妻自热而然会有所体会。

    反而是眼前,有了周孝正这么强悍的父亲。对于他人来说危机四伏、心惊胆战的日子悄然溜过,波澜不惊一直到进入腊月。

    第一场雪后,梁美人再次深陷困境,这次随着她那位男人的失势,她终究彻底连弃子都不如。

    这个结果出来,周娇一点也不意外。

    押走梁胜男离开京城下放那一天,她静静地站在远处送行。

    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对方罪不至死。

    可这世上无辜的人更多,因为对方的上蹿下跳,牵连了多少有战功而无辜倒下的人,何况对方一直亲自参与棋局。

    有人欢庆,有人哀愁,更多的人在等雪后回暖,可历史告诉世人,新老替换,初冬过后还有寒冬即将来临。

    果然很快,随着时间的流逝,街面再也平静不下来,更多更大的冲突立即爆发,连胡大夫这位退休医生都再也无法请假,更别说周娇那几个师兄们忙得连喝口水闲聊的时间也没有。

    正直隆冬,家家户户都除了习惯猫起了冬,更担心会被无辜波及受伤,因而街上只有一串不怕冷的小孩子们在家门口追逐打闹。

    胡同小院算是真正皇城根脚下,附近有巡逻警卫不少,治安还是比较能让人放心。位置更是从另一侧公园旁左转拐个弯便到。

    一进院子主屋,掀开厚厚的棉帘子,就有一阵热风扑面而来,跟外面的天寒地冻简直像是两个世界。

    陈婶入冬换了新的手工活,正在打毛衣,当然这不是他们自己的,听说是替毛衣厂打的毛衣,一件成人毛衣能赚三毛到五毛不等。

    周娇不是很懂她为何孜孜不倦还乐在其中替夫家侄子贡献一切,不过她也不愿意多嘴,免得说多了嫌自己事多。

    胡大夫正无聊地围着炉子烤土豆,见她进来双眼一亮,露出笑容正要站起,突然沉下脸瞪了她一眼。

    “昨天又有两帮人打得头破血流,断胳膊断腿的不少,你以后上下班千万注意点,一旦看到哪里又开架千万别凑过去看热闹……”

    周娇了然地笑笑,“师父,我这不是有一周没来了么,你老最近如何?我托儿带了羊腿给你添个菜。”

    胡大夫眼里闪过笑意,可口中依然再次叮嘱徒弟,“我这里没事你先别过去,胡同串胡同,谁知道会不会突然里头又有人打架。”

    说完,他不放心地蹙了蹙眉,“你也给自己脸上抹点东西,三个孩子都给看好了,千万不能让他们出门。”

    周娇强忍笑意,乖巧地点了点头。

    “哎哟,我又想走了。”

    “师父,你老去哪都没用。这里都闹上了,我估计外面架势也许更大。我听同学来信说有些地方都动真家伙了。”

    “真的?”

    周娇点了点头,“应该不会骗我。”

    胡大夫感叹连连,口里直道可惜了,眼珠子却不敢对视徒弟。

    “还是乡下安全。这城里这么多年轻人不上学不工作,还是精力太旺盛了,要是让这些野小子们下乡去干农活,保准闹不起来。”

    胡大夫无心的一句话,惊得周娇勾起嘴角。师父,你不应该去学医,当神棍比较有前途!

    既然连他老人家都能想到这点,估计再闹一闹,上面很快出台新政策了。还是早点好,她每次上班都提心吊胆。

    实在是刚还好好的,突然有一群人冲过你跟前上演一场真实版的武打戏确实受不了,尤其现在还自配木仓支那些玩意。

    在单位听同事们说昨晚谁谁有占据了谁谁地盘,血流一地什么的,周娇听了都不敢回家露个口风。

    哪怕她爸和张国庆一直提醒她,问起她,她都佯装不知情,否则很有可能她会成为失业人员。

    “六一和五一这两个小家伙不是一直都闹着练武功吗?我前段时间看过孩子了,他们还得接着泡药浴,不过倒是可以趁着这个冬天在家扎马步。”

    周娇失笑,“师父啊,还是等等吧,现在他们在家开始建房子了。”

    “哦,玩家家啊,那也好,总比出门好。”

    “嗯,差不多。”周娇好笑地瞥了眼她师父。你老真是太小看三个孩子了,他们正琢磨在院子边上盖冰屋呢。

    聊了一会,人也无恙,东西也送到了,冬日日短,周娇听劝地告辞离开,她也先去外面溜一圈。

    这一年的春节开始不放假的通知已经提前公布,六七年的农历新大年正式步入一个时代化,街上年画春联也焕然一新,很有时代感。

    从开春到年末,分配了一批一批人下放到外地,购买年货的长龙还是没见短。似乎首都自古以来就是人多。

    夏末初秋的一次出行,除了明面上的一些手礼,有了周孝正翁婿俩人掩护,周娇私底下已经将能换的全部换成实物。

    因而这次也就买些红纸、年画,顺便将布票和工业券全部兑现,出来时她见有富余时间,难免想去替孩子们带些新版连环画。

    逛完书店,周娇打量了一身衣装,不是很显眼,想想还是去最近的废品收购站瞧瞧,没准趁年底到了还能遇上几本古籍善本。

    废品收购站,斑驳的老木门黑乎乎,靠左屋檐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地上散满垃圾,凌乱不堪,站在院子都能闻到发霉潮湿的气味,难闻至极。

    这……还真是废品收购站。

    周娇掩住心中诧异,开门见山地跟迎上来的大婶说想找点小人书和课本,当然她也没忘记私下塞了一块钱。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对方还特意指了指里面仓库,吩咐几句什么属于违规物品不能带出。

    周娇朝她笑了笑,瞧对方那利索劲,估计没少干这活。她目的是不在有多大收获,纯属瞧瞧张国庆话中所谓的废品站现状。

    这是个区废品站,除了院子内被积雪覆盖的垃圾山,里面两个仓库也确实没什么好的东西,不是破罐子破碗,就是破报纸破纸片。

    绕了一圈,哪怕她一直没摘下口罩,依然闻到空气中的臭味,周娇大致打量了一下,真浪费了她的一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