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08章 早干嘛去了?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08章 早干嘛去了?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有一点黄翠兰错怪了她的几个孩子们,他们迟迟还没回来不是不担心家里,而是眼前这件事非同寻常。

    张国富想到的问题,张明佐几个如何会没考虑过,要不然张老二也不可能第一时间得知老黄家风声。

    伪证、举报、栽赃、陷害、什么乱七八糟的手段一上来,很多时候就连跳进黄浦江都洗不清白。

    他们不在外盯着点,不严密监控,不派几个陌生脸庞去打探消息,如何分辨是不是有人借机闹事,是不是想扯上他们家?

    “这么说真是女人之间恩怨?”

    张子文听了弟弟的话,摇了摇头,“还是得时刻警醒点。左右你们兄弟俩今晚去趟你姥爷家,我们几个给你打掩护。”

    张明佐懂他的意思,要是他们一家人全部不露面未免让人太寒心。而他爸不适合出面,大哥不在家,只能自己兄弟俩去合适。

    “你们几个这里忙好先回去,县里宣传办那个职位一定要盯紧了,小左你的大字不错,不出意外等毕业就能进去上班。”

    “行,我们三个都盯紧了。”

    “打私办那个不正式,你们离得不要太近,容易得罪人。”

    兄弟几人窃窃私语几句,张明佐朝他使眼色,墙角也不是安全之处,有些话还是留着回家再说。

    张子文见他会意,朝大家笑了笑,夹着公文包先行一步。

    西边落下最后一抹残阳,倒映着一串身影,几个小伙子各个手上提着红色油漆桶、报纸等宣传用品,陆陆续续地各自归家。

    张国庆小院内张爹皱眉抽着烟,瞧着不安地来回转圈的老伴,摆了摆手,“这些事还是别跟咱们小五提起,外头的事情够他烦的了。”

    “那亲家那要不要去瞧瞧?”

    张爹摇了摇头,“过去帮不上忙,没得让他们家里人觉得咱们去凑热闹。算了,还是让老大两口子自个看着办。”

    “孩子爹,我还以为他们家会先上门寻你,没想到他们倒是手脚够快。”

    张爹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她,摇了摇头,站起身去了院子。弃车保帅这招近来被人反复使用,黄老头不是傻子,为了一大家子也不能不快刀斩乱麻。

    “死老头又故弄玄虚。”张母不满地嘀咕了一声,也摇摇头去往厨房瞧瞧大孙女准备好了晚饭没有。

    张老二吃了晚饭过来时,张爹已经冲过澡在院子内点燃火绳,靠在摇椅上乘凉,闭着双眼惬意的轻摇着。

    “爹吃过了?”

    张爹听着脚步声就知道是二儿子,他也没睁开眼,指了指身边长凳子,“怎么来了,孩子们呢,”

    张老二羡慕地看向他爹,笑道:“石头他们几个去大姐家,好像晚上这班野小子要去下乡抓泥鳅啥的。”

    “这些野小子。”张爹笑了笑,“我也想过两天带你娘回村住几天,还是老家乡里乡亲看着踏实。”

    “咋了?有人说啥了?”

    张爹张开眼白了他一眼,“我有你们三个谁不识趣找事?街道里有几个老娘们每天盯着左邻右舍,我个大老爷们掺和一起,算啥呢。”

    “妇女半边天,你这话可别在外说。”张老二想了想,“爹,要是不乐意干了你就休息吧,我们三兄弟能养得起你跟我娘。”

    张老二估计这段时间好几处砸门入户的行为让老爹心情不好,虽说能在街道占了一职位,可见多了,难免不了有兔死狐悲的想法。他爹要是不想接着每天戴着红袖章,那就别干了。

    张爹岂能不懂孩子心思,可不干不行啊。就如大山兄弟说的,遇上有冤枉的事情,遇上有交情的人情,有自己在里面还能帮点大伙小忙。

    “不说这些了,今晚见到你大哥了没?”

    张老二笑了笑,“刚从他那回来,他家有客人上门,要不然大哥也要过来,他让我跟你说句他心里有数让你放心。”

    “唉……”张爹叹了口气,“那就好。上次他大舅哥在乡下手脚不干净,要不是你们哥俩拉一把手,估计他们一家子早就脖上上挂牌子挨罪了。这会他大闺女的事情咱们家真没法帮了,要不然连咱们自个都得给套上。你黄大爷要强了一辈子,可惜子孙不争气。”

    张老二嗤之以鼻地冷笑一声。上次要不是他大哥说情,他担心影响到他大哥,鬼理他们黄家那点破事。

    “你小舅子那咋样了,没再上黑市吧?你有空也让你媳妇回去好好劝劝,一次两次遇上我还有救,下次可没这么好运气了。投机倒把一旦抓住,谁也救不了,他真被抓住了,可别说咱们家不仗义。”

    张老二点点头,“石头他娘下午刚去了趟娘家,也警告过了。听说我老丈人都吓坏了,他们村有个二流子开春被抓住已经判了二十年。”

    “我正想过几天市里有判决大会带他们去参观,不过既然他们知道轻重了,那就算了。爹,这次木仓毙的有五个人。”

    “听说了。”

    “还有一件事,你知道不?老周家的族长给周叔写信了,周叔也回信了。”

    张爹闻言立马坐直,惊讶地问道,“你听谁说的?”

    “今天周族长陪周立东过来找我,还给我看了周叔的回信。周立东这人挺聪明的,他知道老族长对周叔有恩,就去求了他们老族长的孙子,说他们这一脉现在长辈们都走了,在外无亲无故就想活下去,能不能回村?”

    张爹立即抓住重点,“你周叔同意了,他们找你是要迁户口了?”

    “对。”张老二笑道:“估计在信里提了什么最亲血脉什么的,我周叔在信里说他有女儿有孙子,要不要接收他们回族里,这是他们东北周家族里的事情,他作为外人不好插手,让周族长看着办就行。”

    张爹眯了眯眼,“那周族长还同意,是不是有点说不通?你周叔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们可不属于东北这一支。”

    张老二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估计老家伙是想以后一代代下来,祖上什么恩怨都淡了,他们两支血亲还能恢复来往吧。

    鬼知道他们什么心思。不过他们倒是问了六一和五一的大名和时辰八字,我瞧着他们还想将双胞胎记入周家偏房族谱,就让他们亲自问我周叔。

    要是没记错的话,我记得小五曾经说过他老丈人是以后正房不跟他们那些偏房混在一起,对不对?”

    张爹点了点头,“他们不敢问你周叔,想走那个什么迂回路线,想你将这意思传达给你周叔,你别理他们就是。”

    事到如今了,还提这些,早干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