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93章 看破不说破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93章 看破不说破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书房内三人各自想着自己心思,夫妻俩人细细琢磨,体会心得。过了好一会人,再次响起张国庆的疑问。

    周孝正不介意让女儿女婿多了解那些老封建们的顽固不化思想,更不介意让他们深刻领悟新旧思想两者之间的冲突。

    很多事情,很多真相,看似很复杂。其实化繁为简,总结归纳后无非都是一个目的,利益。

    古语有言,“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说真的,就靠孩子们自己读几本书,终究还是太浅薄。

    要是论起教导,周孝正自认还真没几个人能抵得上自己。哪怕那些还存世的老先生们,他们僵化的儒家思想早就不宜如今新时代。

    从古至今,掺和着国外近代史上著名人物,他一一举例分析。再次用他那超越当前的眼光征服了“新人类”的小两口。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体会?

    周娇与张国庆早就无心吐槽。他/她爸都已经分析到所有可能出现的局势,接下来他们两口子该怎么玩?

    谈完正事,论起杂谈。

    “……要是论出身,他们哪位真是八辈子贫民?祖上下来八辈子都是贫民,那世代下来智商得有多低!”

    周孝正随口而来的一句玩笑,逗乐了张国庆与周娇俩人。还真别说,那年月没点家底人家还真供不出一个文化人。

    有些东西看破不说破而已。

    张国庆随即笑道:“爸你可不知道就这个问题,莫老在易老前面终于掰赢了一回,他说他爷爷还是为奴的下人。”

    顿时,书房内响起一阵哄然大笑声。

    以前谈起祖上历史,各个巴不得脱离泥腿子家史,谁还会以祖上身为奴才为荣?如今倒是好了……

    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悲哀。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乐于欣赏闹剧,随之一笑。

    深冬的一个白天,忍无可忍的胡大夫再也不愿意守在四九城,留个一封书信带着胡叔出了远门。

    独守院子的哑婶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家干着街道办的手工活。除了日常必需,她是能不出去就不出去。

    周娇去了几次,虽然见她过得悠然自在,可还是有些担心。

    虽说现在没有人敢盗窃入室,可万一呢?还有她很怀疑真得遇事,等哑婶击响脸盆水桶后会有多少人过来帮忙?

    胡同口第一家住了三户人家的大杂院。不知哪位“高人”将红小兵请来,硬说住西屋的那位孤身老太太是地*婆。骄阳似火的八月,六十多岁的老人咬口不承认,没几天一命呜呼。

    还有贯穿这条胡同的不远处分叉小胡同,一座二进四合院,里面一对经常携手相伴溜达上街的老人,前不久刚刚“畏罪”上吊自杀。

    相距不远的第五个院子,被搜出一摞一摞的线装书,那家人至今还要接受监督,在扫公共厕所,时常被孩子们扔石头……

    这样的氛围,这些人的遭遇之后,还有人能热心出来维护左邻右舍们的安全?平时有胡叔这位退伍残疾军人在,倒是不担心,如今嘛……

    到24日购粮日这天,周娇在张国庆的陪同下来到胡同小院。

    老胡同里的灰砖墙贴满大字,各家的红漆院门也难免褪色斑驳,门前石鼓、石狮子早就不见踪迹。

    冬日暖阳下,再也见不到往年那些熟悉一幕幕……

    零零散散的坐着上了年纪的晒暖老人,还有四处玩雪仗乱跑的小孩们,墙角根卖爆米花的老头。

    不止这些不见了,原先的大树不远处,那家小饭馆也紧闭门板。

    去年这个时候,里面还总有喝着散酒的老爷子们坐在里头,他们或是下棋闲聊,或是抿着小酒儿唱曲儿。

    也不知往后还能不能品尝到三分钱的火烧夹焦圈、一分钱的豆汁,还有三分钱买一碗豆面的丸子汤。

    放一勺芝麻酱,再放点香菜末,倒点辣椒油,真是色香味全。一个早点花个三分钱,您就算齐活了。

    而这一切也许将会再也没法重现,成为历史,成为胡同里的光阴故事。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周娇夫妻俩人来迟了一步,小院大门紧闭,只好去往附近粮店寻找哑婶。长长的队伍里没出现她的身影。

    张国庆突然拉了拉周娇,指向粮店门口。那可不就是哑婶正与粮店工作人员正在比划手语?

    胡大夫和胡叔是开了证明探亲回老家。

    按照出差需要粮票,可以在自己定量的粮食指标内领取粮票,所以这次哑婶除了领取她本人口粮,还得领那两位粮票。

    这其中涉及外出日期长短,复杂程度难以一一描述,哪怕哑婶多次说胡大夫已经事先处理好。周娇也担心她因无法开口会遇上有人恶意为难。

    此刻见状,夫妻俩人赶紧迎着哑婶而去。倒是没想到越靠近,越能听清楚邻居谭奶奶她们的声音。

    听着她们有意在炫耀胡叔的光荣事迹。

    夫妻俩人相视一笑,放缓脚步。真是有心人!

    陪同哑婶回去,待了一会儿,周娇见她真得没什么事,这次真得安心很多,眼见哑婶不是塞肉票布票就是要准备下面条,俩人急忙告辞离开。

    与她不同,张国庆夫妻俩人真不缺这些东西。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级别也一级一级上升,工资也一级一级的上涨。一个工资对应着一个级别,都是在原工资基础上接着上调。

    除了周娇事出有因,连调了三级到19级,每个月有78块多的工资,张国庆也不差,22级军人待遇不比19级的行政待遇差多少。

    一年下来,他的各种票券、各种加班补贴积累起来就不是小数目。夫妻俩人每一个月就有一百四的工资,更何况还有各自单位逢年过节的各种福利。

    尤其在如今,1分多一斤的大白菜、3分钱一斤的大西瓜、3毛钱一斤的大带鱼大黄鱼、1毛6分5的富强面、8毛多的五花肉……

    这样的物价之下,就算没有空间那些物资,就算没有周孝正他们补贴,仅凭他们夫妻两人就能让一家七口人衣食无忧。

    如此一来,他们如何会接受哑婶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