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87章 帮对方一把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87章 帮对方一把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五进院子很大,两处火堆温暖不了整个院子的寒流,

    押走搜查到的最后一批战果,今天的活算是结束。至于里面院子其他家居物品?谁敢占便宜!

    天色渐渐暗淡,裹成熊的周娇随着他们一起离开。走着走着,不着痕迹地飞快摸了推车上两边书。

    在空间内将三封私信,一份贿赂名单分别夹在其中。

    这是她亲自收集到的真实信息,甚至比这更多消息也不是没有。越是自诩名门之后,内地里越是肮脏。

    而为了报仇,哪怕再不择手段,她也不会捏造事实,这是她的底线。

    这次几封私信当然是属于梁老头与梁美人父女秘笺。除了里面涉及的事实是真实存在,如果真有密信,梁老头也绝对会让它销声匿迹。

    但这必须对着蜡烛油才显示字迹内容的杰作是周娇的恶趣感发作。她一年前就准备了这些东西,此时不用还等何时?

    所有的箭头朝向梁胜男,对方才更加不敢轻举妄动,梁家更会如同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而她的目标又何尝是个梁家?

    既然有人出手了,她就帮对方一把,剩下的后续那就只能靠天意,只能如同她爸所说好好看戏。

    回程抵达后,周娇趁机从空间内取出这两部书,再一个不小心十几本书“哗啦”掉在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惊呼一声,“有信”……

    然后,挤满激动的红小兵大厅,她有意无意、时不时一字半句地地引导着身边刚认识的一位傻大姐。

    在对方抬着下巴,得意地眼神之下,所有的信件内容正式暴露与公众。

    再热后,还用得了说么?

    明天一大早继续搜查,不找到密室绝不罢休!

    “打/倒梁友阁,打/倒梁胜男……”

    “…………”

    一声声口号震聋欲耳。

    这个小斑cao之后也到了饭点,不止她,还有不少一部分外地而来的也要去各个接待处就餐入住。

    真是开了一个好头。

    离开后,周娇奔波于迷宫一般的胡同儿,遥想刚才见到院子内的雪中腊梅、颗颗果树。她真佩服梁老爷子的闲情逸致。

    她家几个院子别说果树、就花花草草都连根拔起,谁不知石榴、红枣寓意好,可谁敢?万万没想到还有如此胆大妄为的性子。

    这是低估形势,还是觉得他自家有依仗?

    只能说贱人多矫情。

    能养出一个上蹿下跳的亲闺女,这老子也好不了多少。否则谁会迎风而上臭显摆那些瓷器玉器旧文化?

    眼见天色越来越暗,换完装的周娇加快步伐,提着一刀两斤五花肉、两根剔光肉的筒骨、两条带鱼飞快朝她师父那跑去。

    “真去排队了?真是个傻丫头!这么冷的天,冻坏了吧?”

    周娇抬头看了看天色,“没事,我年轻。师父,我先走了,你千万别擅自溜走。过两天我会再来。”

    “知道了,知道了。”胡大夫敷衍了几句。

    “那我走了。”

    “我不会留你。”胡大夫说完,不放心地叮嘱她,“别以为现在特殊就不好好看书,记得啊,我会检查。”

    “你老放心好了。”

    周娇朝他挥挥手,告辞离开。鬼的排队!还是跑快点回去。这会她男人跟儿子都不知道该担心成什么样了。

    而大院内张国庆确实担心坏了。偏偏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走了一个易解放,饭后又来了方飞夫妻带着两个孩子。

    这一来,他不但担心自己媳妇,还得担心大儿子露出异常。

    没多一会儿,易解放提着老家寄过来的一节节腊肠再次过来。人还进门,声音已经响起。

    “平安,舅舅给你送甜腊肠了。”

    晕死,那是广式腊肠,他儿子不是小土鳖!张国庆无语地看着这傻哥们进来。

    “冻死老子了。”易解放一进来被暖气激得一抖,眼尖地看到方飞,“小飞哥,这是你小崽子呢。”

    方飞哭笑不得,笑骂道:“快滚!”

    “你今儿没加班?”

    “有段时间空闲了。”

    易解放笑了笑,看向张国庆,“大勇等会带狗肉过来,今儿咱们吃锅子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

    缪丽珊听到他那动静,正走出来,不等张国庆回话,笑道:“家里有娇娇做的鱼丸子,冻豆腐。”

    “还是珊姨够意思。你家小五太坏了,有鱼丸都不跟我打个招呼,早知道中午我就不回家了。”

    张国庆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白天不知是谁刚吃过一大碗鱼丸面。胡说八道都不会难为情。

    “我周叔呢?”

    “还没回来。”

    易解放夸张地喊道:“真是太辛苦了。”

    张国庆好笑地摇了摇头,担心他再问起周娇,见缪丽珊的胳膊肘挂着大衣,转移了话题,“妈,你要出门?”

    “嗯,去看老太太。”

    “姥姥,我陪你。”

    缪丽珊摇了摇头,“不用,你跟弟弟妹妹们玩。”

    “好。”说是这么说,平安还是陪她出门,一直看着她往程家走去的背影消失,再转了个方向走去。

    初冬的黑夜,北风呼啸的吹着,吹得外面的树枝呼呼作响。

    路上的行人也越发稀少,有的人围着围巾,戴着手套,缩着脖子急匆匆的一路小跑;有的孩子用双手捂着耳朵,躲着风头,倒退着走。

    避开时不时经过的巡逻队,平安也不知周娇从大院哪条道回来,只能在她经常返回的道上的来回转悠。

    裹得只露出一丝眼睛的小小的人儿,遮掩下的一阵小脸上再也无一丝笑容,锐利的眼眸扫了扫周围。

    走着走着,渐渐地,他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那看似不急不缓的轻盈步伐,昂首挺胸的身姿。

    平安眼睛一亮,欢快地跑向前,发出一阵沉闷笑声,“妈妈。”

    周娇立即拉下围巾口罩,“怎么跑回来了?快捂住脸。”不放心地搂住他。孩子真的长大了,她好怀念随手抱起的那种拥有感。

    平安笑而不语。真好!安全回家。

    周娇看了看周围,轻声说道:“有没有想吃的?”

    平安知道她是想借机拿出一些美食,赶紧摇头,“方伯伯和大易叔叔他们在家,姥爷还没回来。”

    “明白。”

    儿子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周娇歇了带回东西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