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86章 一片废墟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86章 一片废墟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一离开陈婶视野,张国庆立即三步变一步。他心里已经有些预感,可是多少还有一丝侥幸。

    上楼,他一看到平安,“宝贝看书啊,你妈睡着了?”

    平安瞪大双眼,“我妈没在楼下?”

    张国庆心里咯噔一下,真翘家了。担心吓到儿子,他面带笑容拉孩子进房,“楼下不在,应该去程家了。”

    平安哭丧着脸,“怪不得呢,怪不得呢,我真笨,中计了。”

    “儿子,你妈要是用计,估计你姥爷都得受骗,这没啥好纠结的。你先给爸爸说说她是不是去城里?”

    平安点点头。

    张国庆见状一乐,“我去追她回来。”

    见他要离开,平安一手抓住他,“爸,你不能去!我来。”

    张国庆可不会觉得自己大儿子是想跑出去玩。唯一的关键在于儿子担心他妈,而能让儿子担心,那媳妇肯定是透露了一部分事情。

    这下子,他倒不着急着走了。重新坐下后,收敛笑意,“先给爸爸说说,你妈都跟你说了什么?”

    原话重复,对于平安来说,一点也不能。他很详细地将自己娘俩的话,包括织毛衣也说了一遍。

    “你妈还留了后招给我呢。”张国庆气得直咬牙,恨不得拿根绳子拴住她两条腿。

    平安也很委屈啊,“可不是。我妈就说故意的,她故意在我前面说了那些话,就说让我当传声筒。”

    “你妈刚一说让你帮忙稳住我,你就该立即找我说这事。爸的傻儿子哦,你妈她狡猾着呢。”

    张国庆说完,再次站起身,“现在你妈就是想行动也没这么快,我先去拦回她。你带好弟弟们,千万别擅自跑出去找我们。”

    “爸,你先等等。我妈都说我的任务就是稳住你。你想啊,她该是早就料到你会去找她。你这么去会不会破坏她计划?”

    当然会!

    他媳妇现在过去准是找机会,一旦有下手机会绝对不会手软,那自己出入大院那些登记就会成了疑点和证据。

    而她一个人,有了那么多作弊器辅助,谁会相信自己和老丈人都在家里,她能独自干得出来?

    张国庆烦躁得抓了抓头。他奶的,他还真不能走!包不能通知外人帮忙!还真得靠他媳妇一人出手!

    “爸,我去吧!我人小目标小。”

    “不行!我们应该对你妈有信心。你觉得你妈这样的人,她会行事鲁莽吗?没有事先布局,没有寻好后路,她不会动手!”

    张国庆拍了拍儿子,“别担心!我们要相信你妈,她一定会安全。现在你要跟爸爸对对口风。”

    平安可不信他爸不担心,不过还是别戳破算了。

    这边周娇出了门,如她所说,她真去了胡同院子看望她师父,检查完家里存货,拿着他们三个人的供应本出门。

    她当然不会真的去挤长龙排队,在附近百货商店和副食品供应点兜了一圈,大致了解一些情况后,随手将供应本扔到空间。

    兜兜转转一个小时之后,红小兵的司令部不远处,出现一位十八岁左右的女学生,只见她面色饥黄,脸色还带着点点雀斑,裹着件大一号旧军大衣,胸口佩戴两枚主席胸章,胳膊套着红袖箍,一顶冬帽围巾遮住大半个脑袋。

    大门口时不时进进出出一些与她打扮相视的队友。这女学生带着浓浓岭南口音的普通话与一支得胜归来的小队伍女学生交流一起进入里面。

    “你也是为了等主席检阅留在首都?”

    “是嘞。”

    “我们这里好多队友跟你一样。你放心,我们一定能见到领袖。”

    “对,说就这几天。”

    一个大房间内,摆了好多长凳子,布置得如同礼堂,待在那不久,热气上来,很多人摘下帽子。

    这女学生与大家一样,摘下帽子后,露出拘束地搓着双手,满脸羡慕地看着身边夸夸其谈的新战友。

    这会就是张国庆在此,估计也不能确定眼前这村里村气的女人是不是他媳妇。戏精,妥妥的戏精!

    来的路上,周娇设想了很多种办法,觉得还是扮成全国一家亲的红小兵最合适。现在来京师生一律免费乘坐火车,据说最高峰期当天就有二十万人数。

    她这样的尘埃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这期间,周娇也去看了儿子口中所说的展览,东西真不少,据说里面有个房间被当成库存都堆满了,正等上面处理。

    呵呵,现在还能留在这里,以后就不知道何去何从了。当然现在金器已经没了,估计除了纳入国库,有些人也浑水摸鱼不少。

    梁家的那一部分“战果”果然还没清理结束。听那言外之意,似乎还想通过手段严刑逼供出暗财。

    找了个机会,周娇跟上运输队伍一起出发去往梁家大院子。

    抵达时,那边还是集中了大部分人手。

    周娇也看得了好多熟面孔,她更是不敢靠近最里面。死冷的天气是最好的伪装,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她静静地看着周围一切。

    梁家上下除了没在京城的晚辈,全被押走了。

    前院,中院,两个院子还在熊熊燃烧烈火取暖,厢房厅堂门窗被砸得七零八落,瓦片砖头散落在侧,木料被砍了取暖。

    看着一片废墟的梁宅,周娇突然有了兔死狐悲的酸楚,更多是一种向左向右的犹豫。她不会同情仇人,可这些老宅有罪吗?

    租屋,何谓租屋?那是世世代代继承下来的祖宗业。

    出过状元探花、出过两江总督、出过无数英才的书香世家周家,他就是被一把大火红遍了半天烧毁了。

    相比起这片废墟,哪怕再挖地三尺,已经比消失在历史脚步里的周家老宅幸运多了,周娇,你何时学会心软?

    君子欺之以方,小人以德报怨。

    所以老周家倒了。

    ‘以德报怨,何如?’

    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所以她来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来都来了,有何好犹豫?周娇扪心自问不出理由。更何况,她何须理由!

    有了决定,周娇开始为自己创造一切机会,仔细观察屋里屋外的蛛丝马迹。梁家不是一直对顾家宝藏念念不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