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81章 人在单位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81章 人在单位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千里之外的流言,周娇即便不知,心里也有些预科。该来的总会来,天意七分,人力三分。

    她一贯以来支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尊重生命,前提是这条生命不会危及到自身。

    对于抱有恶意的人,她是用了手段反击。是要不了人的命,可那些人得不到惩罚,如何铭记?

    至于祖坟会不会被捣毁?

    那真得靠那七分天意。光那些药粉、机关,已经费了她这几年不少心血。她自认为了顾家,尽力了。

    因而缪丽珊的这点担忧,过后也被周娇抛之脑后。而程家?除了老太太外,毕竟不是她周家。

    清晨起床军号响起,又是新的一天。

    周家院门大开,各自忙着各自的日常。在晨雾中清晰可见周孝正、张国庆翁婿俩人两道身影依次跑出。

    院子内左右两边周娇与平安母子俩正各自练拳,亮起灯光的小楼卫生间缪丽珊领着双胞胎洗簌。

    在远处出操号“ 1-2-3-4”中,周娇率先收拳去往厨房。用过早餐后,她还得赶第一班公车上班。

    周而复始的每天听着军号作息,对于今儿要去城里的平安来说,不用看闹钟也知道自己应该几点出发。

    上班号响起,他也背上军挎跟着家人一道出门。与约好的小伙伴们汇合时,结伴而行去往学校。

    现在全国上下爱武装,这几个大小孩子们穿着军装,戴着胸章,胳膊上还带了个红袖章,斜背着军挎。

    不过大院里的孩子一直穿父母那些改了改的旧军装,路过的军人军属见了也没什么好奇怪。

    在他踏进校门时,周娇也到了单位。

    越靠近城内,气氛越发紧张,不说风声鹤唳,也人人自危。初入单位时的轻松气氛已荡然无存。

    办公室内周娇正想出去打热水,一提热水瓶,扯了扯嘴角,满了。真是讽刺,各个开始争表现。

    与她对坐的金丽娟目光与她一接触,朝外面撇了撇嘴,使了个眼色。

    周娇会意,朝她微微摇头。比起背地里举报的那些小人,这点无伤大雅的事情没什么好计较的。

    入座后,陆陆续续的科室内另外两位,沈昭和邵冬瑞俩人也来上班了。

    “这章还有吗?”

    随着金丽娟出口,周娇惊讶地瞟了眼两位男同事,差点乐出声。这两位前段时间胸前纪念章又换了。

    现在都戴着挺大挺大的那种!

    周娇从一本正经的金丽娟眼里分明看出那么一丝调侃。

    沈昭白了她一眼,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内拿出两枚放在她们桌子中间,“最新款,就这几枚,我可没忘了你们。”

    “谢了。”

    “共同进步。”

    得,这话一说出,接下来对话都要语录开头似的交谈。不过,大家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不添上一句语录还真没法好好玩儿。

    而话题嘛,无外乎这个月供应和日常生活琐事。

    在办公室大门敞开,随时有人进出。

    对于昨天上面某位领导为何会被突然带走隔离审查,为何在案件没调查清楚而引发的一场闹事,大家默契地绝口不提。

    没人会冒傻气提点敏感话题。

    周娇对这些不感兴趣,随手摩擦着这枚大圆饼胸章。至于让她佩戴这么大的胸章?算了,还是原来的好。

    没了报表数据,没了出差任务,连接待口都不是他们科室任务。四个人就着一份报纸,喝着茶水,时不时闲扯几句,挨到中午饭点。

    端着标配饭盒、搪瓷缸去食堂打饭菜前,照样先来一场饭前思想总结,顺带喊几声口号。

    如今这已是一种时尚,更是一种潮流。

    今天饭菜又略带糊味,菜色粗糙的如同猪食。

    周娇瞥了眼周围同事们脸色,估计又没人出头提意见。她倒不在乎,中午一餐而已,最多以后找借口午休出门。

    就是啊……可惜了原来掌厨师傅的一身好手艺。

    她倒不至于同情对方,毕竟人家抽油水抽得过多。何况为了名额,别说你真犯事了,就是没有,那也必须得有人顶上。

    一个单位要是揪不出几个反典型,就是阶级斗争抓得不力,就是没有高举,没有紧跟政策。

    数次残酷的现实已经教育人们,只有积极地投身运动之中,你才能是积极派,你才能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来。

    否则,你就随时随刻会被无情淘汰,甚至会有被彻底扫进历史垃圾堆的危险。

    周娇做不到加入“炮打”、“火烧”口诛笔伐的队伍之中,甚至虽然心里有想法也根本不敢、也不能站出来为他人说一句公道话。

    每当想起这种无力感,她心里就会涌上一阵酸楚。

    在这种人人自保的意识根深蒂固地深扎每个人的心底,没人比她更明白人性的危机有多险恶。

    然而自古以来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之辈又何其多?

    下午领完这个月工资和票券,周娇意外地听说又减少各家大白菜供应量。

    与金丽娟她们不同。她户口在大院,军区自有一套供应体系。不过,对于这个现况倒是不难理解。

    “还是你好,我先请假回去排队,有事帮我看着点。”

    周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得父蒙恩罢了,没什么可值得骄傲。也不知要到哪天她能靠自己。

    有一就有二,与往常相同,身为男人的沈昭和邵冬瑞他们一听这消息,也赶紧跑去跟领导请假。

    他们都已成家生子,尤其邵冬瑞妻子还是京城开往西北长途的列车员。这几天他妻子正好上班。要是等她回来再买,估计白菜梆子都轮不到他家。

    事关生计,尤其是来年开春前千家万户唯一一道不可缺少的主菜。除非出了无法逆转的天灾**,否则这个短短假期没有哪个单位会不准许。

    “那我们都走了。”

    “早点去。小心迟了买不到好的。”

    这也是他们急着赶回去原因。

    大白菜是分第级定价销售。一级菜2分多点一斤,二级菜不到2分钱,三级菜1分钱左右,等外四级就是7厘钱。

    刚领了工资,他们不缺钱。可货分三等,早到总有早到的好处。

    看着他们三人与外面请假的同事们匆匆忙忙离开,周娇暗自摇摇头。日子又要开始艰苦朴素了。

    入秋以来,她一直所担心/所关注的时隔时续、时紧时松的割/尾巴风潮再次紧刮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