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79章 你这算不算枕头风?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79章 你这算不算枕头风?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灯光下看美人。朦朦胧胧,灯下的美人,粉面含羞,不美也美。其实这也是古代文人追求的一种意境和诗意。

    张国庆懂不了古人闲情逸致,可不妨碍他对妻子的喜爱。

    梳妆台前,他帮周娇擦头发,都不敢粗鲁半分,动作十分轻柔而熟练。

    “我以为你最疼三个儿子,忘了他们的娘了呢。”

    媳妇的嗔怪令他扬唇,勾出一丝迷人的浅笑:“你觉得可能吗?”

    “又乱发电了。”

    张国庆哑然失笑。也不知是谁,一颦一笑看着自己,那笑声每次撩拔他的心弦。这才是致命招式啊!

    周娇哼了一声,然后扫了镜子的他一眼,抿了抿嘴唇,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真是个憨子!

    张国庆摸了摸她发梢,满意的退回一步。嗯,果然他媳妇最美,美得像个精致的白瓷娃娃。

    周娇被他打量得羞红了脸,斜了他一眼,站起身往阳台走去,“老铁,陪我赏月,约不约?”

    “妹子,你再撩,信不信明天下不了床?”

    不同于夏日,秋天的夜晚也有一翻景致,尤其身边有了心爱的人。凉风吹过,披着外套的周娇缩了缩脖子,还是舍不得离开。

    张国庆可没这么多浪漫细胞,见状,无语地摇了摇头,“会不会冷?在里面也能知道爸妈回来。”

    “有你的地方都是春天,不,都是夏天。”

    张国庆被这话撩到了,俯身过去狠狠地来个深吻。至于外面会不会有人看到?夜深无人,月黑风高时。

    被他放开后,周娇端起茶,灌了一大口,朝他翻了好几个白眼,以鄙视某人得逞后的一脸得瑟。

    “好了,我不逗你了。跟你说件事,明天咱们平安跟去城里,我可能也得请半天假保护他。”

    周娇收敛神色,了然地点点头。让小王他们过去,总比不上自己。“这趟之后,该给他上上课。”

    张国庆不赞同的蹙了蹙眉,“还是算了,毕竟才八岁。我看儿子懂得不少。有几次人多,他都懂得先找安全位置。”

    “那听你的。”

    张国庆惊讶地挑了挑眉。

    周娇笑道:“你跟了几次,具体什么情况,你比我有发言权。”

    “还是我媳妇通情达理。”张国庆笑了笑,“我已经让人盯着梁胜男那老女人。只要她主意打到儿子身上,我会让她求生不得。”

    周娇看到眼前男人眼里闪过的一道寒光,心里一安。她轻笑道:“她现在不敢,等她敢了,也没机会了,再说也快了。”

    张国庆可不敢如同她所言。蝴蝶效应的后果,他承担不起。要不是现在还有人正盯着对方,早就先下手为强。

    “局势越来越复杂,这一局套一局,要不是有爸一直压着我,为了你们安全,我都想快刀斩乱麻。”说完,张国庆叹了口气。

    周娇轻笑出声,“急什么?没了梁美人还有陈美人、黄美人什么的。敌人都在明处了还有何愁?”

    张国庆见她轻描淡写,心里也松了口气。他还有一层忧虑,他媳妇才是这个家的软肋,他最担心的是有人从她身上下手。

    相伴相随这么多年,自己爱人那点心思,周娇如何不知?可说真的,她还真不担心有人朝自己来。

    老虎不发威全当她是病猫呢!

    今天批*大会,她可都看在眼里,不是没人想扯上自己,可也得自己有把柄在那些人手上啊。

    哼……有她爸在,有她男人在,她可不是与那些一封举报信就出事的普通人一样,更何况她还有底牌!

    这就是权力的魅力!不怪乎总有人想努力往上爬。

    这些事情,她自己能处理好,不想让家里人担心。周娇转移了话题,问起东北老家的来信。

    “我拿给你看。”

    “算了,麻烦。还是你给我讲讲。”

    张国庆也懒得起来,抓着自己媳妇的一双纤纤玉手,翻来翻去地捏了捏,正好玩呢。

    “一封信贴了两张邮票,都超重了。里面除了爹他们,还有喜子、子文、麦苗几个孩子给平安的来信。”

    周娇顿时乐出声。真够可以的,还真节省邮费了。

    “这就笑了?你儿子比他们更省事更牛!”张国庆想想也是醉了,“我们平安看完后,直接回信,抬头就是一连串的称呼,总共写了两张纸,就那一串称呼都够一张纸。他是不是更省事?”

    周娇没在意这个问题,倒是想起老家这些孩子们串联问题。要是她没记错,之前来信好像提过他们要来京城。

    张国庆皱了皱眉,“平安说他哥哥姐姐们信里的日期差不多是二个月前,我估计娘是累计在一起再一起寄给我们。”

    闻言,周娇笑喷。这还真是她婆婆大人干得出来的事情!

    张国庆随她笑声也是忍俊不禁地哈哈大笑。

    止住笑后,他才说起关于串联这件事,“爹说连麦穗丫丫这俩小丫头都要出门,实在被闹得没法子,连麦苗都被禁止出行。”

    周娇赞同点点头,“确实不能出远门。不是我重男轻女,女孩子毕竟跟男孩子不同,出点事情就毁了一辈子。”

    “嗯。大嫂说了麦苗十三岁了,正好趁现在免费,让她来咱们这玩。当时应该还说了其他什么话,不过其他人没提,倒是大姐让大姐夫写了,还叮嘱我,以后别提让孩子们来京城玩儿。”

    周娇回味一遍那话,能让她大姑姐这么说,还有什么原因?想起上次黄翠兰对赵媛媛那些嫁妆的羡慕,嗤之以鼻地笑了一声。

    她最讨厌别人自作聪明的算计自己!一个侄女而已,就是亲生女儿真要让她失望,她都能无视。

    真是异想天开!

    “别生气!”

    周娇轻轻地摇了摇头,浅笑地看向他,“这点事情还不值得我动气。倒是等过几年喜子结婚,我们随礼更要谨慎。”

    张国庆眯了眯双眼,“呵呵……我有三个儿子,还轮到侄子侄女来分家产?看来还是我太好说话了。”

    “分家产倒不会,想我们出血倒是真的。”周娇顿了顿,提醒他,“眼前十年来前不会出现这些狗血问题,你要考虑到将来。”

    张国庆懂她意思。不管接下来如何,不管是他媳妇空间在,还是他们夫妻在,将来不说富可敌国,可少不了家大业大。

    那会,要是为了几个侄子而心软,就是为自己儿子埋下祸根。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你看那些烈士遗孤,我和爸都同意资助到成年,为何一直不松口养在家里?

    就是担心来家里待久了,人性复杂,将来会危机到咱们三个儿子。这点连江外公都能看清,我怎么会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