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71章 往昔故人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71章 往昔故人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

    忙于工作、会议的同时,周娇也终于在第二天联系上那对渔村父子俩人。这次周娇有意提醒对方除了明面上,私底下大量收购。

    农贸市场的开放,造成了市场物资有了流通,因此也有个很便利的一点。那就是物资充足、物价稳定。

    与规定的允许农民蔬菜水果可以销售外,其实越是偏僻地方,交易的种类越多。如大草原集市,限制的粗粮与野物是怎么也避免不了。

    也同样的,大闸蟹、龙虾、江里的河鲜、海里的海鲜等等也成了大部分地处优势的农家所选。

    那对父子过了这么多年,除了当父亲的成了渔民,家里还是务农为主。儿子也有幸成了大队计分员。各个几天卖点东西,日子过得想都不错。

    去往探望江外公的村上,周娇率先路过他们那个渔村。说是渔村,比起东北那个渔村,也不算!

    靠近江堤,还是有不少良田。

    夏日炎炎,田野上少不了忙着汗流浃背的社员们,还有东跑西窜晒得黑溜溜的泥娃娃们。

    一大早赶路,周娇抵达对方家里时,已经快接近中午下工,被那家按照约定留下的小儿子带到一处村口新院子。

    “我大哥要成亲了,这是他的新房。后面过了小树林就是江边,我大哥说东西都在那边,这里清静。”

    周娇好笑地点点头。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能一字不停断地交代完,真是难得!从口袋内摸了几颗糖给他,得到孩子真诚的笑容。

    “姐姐,我嫂子也很漂亮。”

    这话听着周娇莞尔一笑。

    打量一下这个带着南方特色的院子,不难猜出这么些年来,除了明面上收入,这家人私底下也赚了不少。

    普通人家真靠一份渔民收入,全家工分,盖个半砖半泥的院子给大儿子成亲,是绝无可能。

    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子,周娇抱着善意打算交易完,给这家聪明能干的大儿子一点提示,是时候收手了。

    尤其之后看到两条小船上满满的海鱼河鱼那些杂七杂八物资,还有吊在江里一麻袋一麻袋的大闸蟹。

    付了没有比市场价贵多少的三百多块后,周娇郑重地告诫对方几句,看那年轻人若有所思后的鞠躬道谢。

    她知道对方听进去了。那是不是自己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打发走他们后,心情颇好的周娇一路上又继续赶往江外公那个村子。

    两处地方方位不同,加上她有意遮掩,不想让人察觉自己行踪。到了夜幕降临前终于去了那个张国庆口中说了无数次的村子。

    这次她有意换上一套军装。是的,军装!她得给人留下印象,江外公的外孙女一家是军人。

    刚到桥头,就如张国庆所言,真得有人见到外人过来,先喊什么人,要找谁?态度上带着谨慎。

    一等周娇口出方言,报出江外公大名,对方率先高喊不远处的小娃娃们快去通知三太爷。

    顺带着热情地跑向前,接过周娇手上两个大包裹。

    听他自我介绍,周娇得知是江外公隔壁邻居,心喜之余打听了一下老人家这几年身体可好?

    每次来信,江外公都是报喜不报忧,哪怕有黄栋黄叔时常过来串门探望老爷子,可毕竟山高水远的。

    “好着呢。你们这两年他待老家待了都不爱去城里,吃的穿的有你们天天寄包裹过来,你外公好着呢。”

    “他那人闲不住,没事了就上队里帮忙。去年收到电报说你生了一对双胞胎,可高兴坏了,还请大伙吃了一顿。”

    “你男人怎么没陪你回来?你一个小泵娘老大远的来,怎么不先拍电报?咱们好去接你。”

    周娇笑着解释道:“我这趟是出差。孩子他爸是军人,没假期走不了。这趟过来,我想带我外公回去。”

    “唉,别提了,他不走的。那老头子固执着呢。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去陪你姆妈他们聊几句。”

    周娇反应过来,不自然地笑了笑。她亲妈还在京城活蹦乱跳呢。自己上车前还特意让自己多带些钱和票券,多买些特产回去。

    果然撒谎是不对的!

    不过,也正如对方所说,江外公对于上京城,是笑而不语,要不就引开话题。

    等周娇去了那个一直照顾老爷子的堂舅舅舅妈那,去了队长三舅舅那,送完带来的手信,一踏进院子,空气中弥漫着炖鸡的香味。

    “外公,你怎么杀鸡了?留着下蛋都好。”不怪她这么说,农村里养得母鸡就是小银行,除了能换柴盐酱醋,还能在缺肉时,鸡蛋补充营养。

    最早探望过的堂舅妈一边擦手,一边笑眯眯地打趣:“这算什么,我家里还养了鸡呢,回头你外公不缺鸡蛋。”

    江外公乐呵呵地连连点头。老母鸡算什么?他将来的东西都给这孩子,还担心这点小东西。

    一顿晚餐时间,陆陆续续地来了差不多全村的人过来瞧热闹。这可是他们族里姑奶奶,还是从京城来的姑奶奶。

    满脸笑容的周娇匆匆拨了几口,从屋内端出带来的糖果糕点,用方言跟老大娘老大婶们拉近关系。

    又用几瓶好酒邀请老少爷们坐下跟江外公一道喝酒。

    带着晚辈恭敬的周娇令江外公赚足了面子,整晚乐得嘴就没合拢过,也不心疼埋怨周娇带了太多东西过来了。

    这次周娇过来,除了替老爷子准备的衣物、麦乳精、奶粉和即食熟食和饼干外,最多的还是能存放许久的酒和下酒菜。

    人老了,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要想人多热闹,唯有存些好酒,勾得几位兴趣相投的老伙计来家里咪一口,也好赶走些晚年寂寥。

    趁着热闹,周娇再三感谢了大伙,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照顾江外公。私底下在离开前还赠送了几块布料给堂舅舅家的几位已经成家的表哥表嫂。

    她太了解人性了。堂舅舅两口子对江外公还有亲情,可不等于第三代还有什么情义可讲,尤其农村里一直以后老人留下的遗产自古没有给出嫁女的风俗。

    这么大的一个院子,哪怕一直登记在她名下,可人心都是不足的。随着下一代长大,目光难免盯上这些东西。

    她不在意这些身外物,可在意一切让江外公年老还要遇上糟心事的后患。她必须得给他们一个心里暗示。

    她周娇不缺钱,她周娇只要她外公晚年过得好,谁出手帮过老人家,这个恩情,她忘不了,也许将来得到的回报堪比这大院子。

    不能怪她用手段,既然老爷子不跟自己回京,那一个安身的晚年,身为他唯一外孙女的周娇只能先着手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