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62章 独自回老家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62章 独自回老家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县城小院内张爹张母从里屋到外屋,在从厨房到仓库,甚至连厕所都仔细观察过,发现没啥异常。

    站在院子内,老夫妻俩人相互看了看,倒是想起老宅那个小仓库。那里面可是有不少东西,真要局势严重,更不好处理。

    “小五?”

    老夫妇俩人同时想到老儿子,可山高水远,当了兵就成了国家的人,哪里随你说走就走!

    外面传来汽车轰轰声响,张爹俩人也没在意。附近几个单位时常有省城领导下来,尤其从清查开始。

    可过了一会儿,门口出现的那道穿着军装的身影,不就是他们老儿子吗?

    张爹与张母下意识地擦了擦眼睛。

    张国庆好笑地往前疾步而行,走到父母跟前,朝他们敬礼,“爹娘,儿子不孝,没能早点回来。”

    他都能想象得到父母这段时间如何不安?可正如当初他所想的,当军人代表了就是失去自由。

    这次好不容易有贵重物资运往东北军区,身为后勤部的他才有机会跟着军机回来一趟,否则很多话在信里不方便,就是找赵传光在电话里也不一定安全。

    张爹拍了拍老儿子,眼眶微红,“好,好,爹正盼着你回来。不是没假期吗?这样回来不会被处分吧?”

    “他爹,先别说这些。”张母拽住老儿子就往厨房走,“饿了吧?娘给拌凉面。你给娘说说那头咋样?你老丈人他们还好吧?”

    张国庆另一只手拉住他爹那双粗糙的手,边走边笑道:“都很好。我过来前娇娇让我带你们回去。”

    张母朝老伴嘿嘿笑了笑,“再说,再说。这次能待几天?娘准备了好多干货,好带走吗?不行就给你寄包裹。”

    张国庆看了看父母眼里的期望,愧疚地回道:“这次是有任务过来,明天下午还得搭军机回京。”

    “没事,公事重要。能回来一趟见个面已经不错了。爹听你大山叔说你平时一年也就二十来天假期,有时还不一定排的上休假。只要你们在京城好好的,一切都好。爹娘想你们了就过去一趟。”

    张国庆见他娘越发抓紧的力道,哪怕老娘脸上带着笑容连连点头,可他如何不知母亲心里也舍不得呢。

    一时之间,他语塞。

    能说什么?强硬拉上他们回京,别说院子不担心,就是现在按照等级规定他和周娇都可以分到一套二室一厅的楼房。住房没问题,就是养着俩老也没问题,可他们还有四个孩子,一把孙子孙女,如何舍得走?

    看着忙忙碌碌,开心不已的母亲,张国庆坐在桌上前听着他爹讲话。也从话里他了解了如今县城局势。

    还好,他来得及时。

    张爹讲得老家那个小仓库内的东西,张国庆才突然想起自己上大学前挖的地窖应该要使用了。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时间,担心哥嫂他们过来,顾不上正烧的活,往里放了两块木头,站起身拉起他爹。

    “咋了?”

    “你老儿子带你去看个地方。”

    张母连忙说道,“很快就好,先吃了走,可别走远了。”

    “就在家里,娘,回头让爹再告诉你。”至于让他娘保密什么的?有他爹在呢,根本无须他多嘴。

    柴房内,张国庆朝他爹神秘地笑了笑,搬空靠近花坛方向的那处角落柴火和杂七杂八的零碎木头。

    张爹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动作。

    张国庆之前买了这个院子时,三家土胚房除了一间充当厕所,另外两间一直放种花工具和农具,还有什么竹篮竹筐簸箕、煤球煤炭什么的。

    原先地面都是泥土地,冬天还没多大关系,一到夏天雨季,从院子踩进来湿哒哒的,为此,每次回村他和周娇就捡了很多石头,小块铺在厕所那间,剩下的整齐大块点的全给铺在另外两个间。

    后来考虑到某些问题,他当时就顺着花坛菜园子那一面挖了一个地下室。有了他的力气,加上周娇空间,按照厨房那个地窖标准施工,没几个月就完工。前几年他一直瞒着父母就是想留在这时备用。

    厨房那个地窖知情的人太多,根本瞒不住。人心难测,谁知道将来他不在老家,会不会有人欺负他父母?

    这个地窖只要他爹娘不说,任谁也想象不出靠着茅房,在菜园子底下有个这么大地窖,而不管有没有人在偷窥,谁会关注上几趟厕所?

    张国庆指了指夹在其中的一块小石头,又指了指墙角落一块混在其中的青石板,“爹,你先在那块石板上使劲蹬三下,再转五下这块小石头。”

    张爹半信半疑地依照他的指点,等转完五下小石头,立即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连忙警觉地打量外面。

    “爹,别担心,我的耳力能听出周围动静。现在没人,我带你下午看看。现在知道我为啥一直让你别收拾村里了吧?”

    张爹下意识地点点头,摸着开启能容一个大胖子进入的洞口,看着那个台阶,依依不舍地摸了摸。

    “小五啊,你从哪里找的大师傅?那人信得过吧?”

    张国庆乐得直笑,“爹,这大师傅就是你老儿媳妇,你说信得过吧?”

    “啥?”张爹失口脱出,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台阶上。

    “对,是咱们家娇娇。她会的东西很多,这些都是她设计改造,刚好你老儿子有把大出力。”

    “之前我们不敢告诉你跟我娘,就是担心有朝一日会用到。而这次形势不容乐观,是时候了,要不然我不会急着赶回来。”

    张爹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开口叮嘱道:“其他先不管,娇娇这门手艺千万别说出去。你娘要是问起你就说请你老丈人帮忙找的高人。”

    张国庆笑眯眯地应好。

    他媳妇开过密室,熟读那些什么古籍机关门,这点还是小活,要不是京城不安全,她早就跟兔子似的打了好多洞。

    “小五啊,咱们家真娶了个金娃娃。不,金娃娃都比不上。我回头得给你爷上柱香,当初他就说这孩子跟你天上一对。”

    哎哟,说起自个媳妇,张国庆这嘴裂得更加大。幸好他没忘记正事,“爹,我带你先下去瞅瞅,里面装了排气孔,不用担心时间长了有毒气。”

    下了台阶,张爹看着老儿子点亮墙头的油灯,再看他在旁边一个把手上又转了转,数了数也是五下。

    “爹,你看,这里也是转五下,上面五下是开了,这里就是关上。这要是解放前有小表子来了,你跟我娘都可以躲在这里头。”

    这也是周娇一直所考虑的。她说过她爷爷要是当初懂点这些歪门旁道,周家也不会被灭门。

    现在嘛,她正打算将来教会三个儿子。谁知道有没有用到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