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59章 京城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59章 京城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逮蛐蛐、拴蚂蚱、抄蜻蜓、粘知了、夜捕萤火虫、抓金龟子赛跑,京城这边平安与双胞胎小日子过得如鱼得水。

    又到周末,得知西瓜收获季节正式开始,张国庆一大早打算领着三个儿子下西郊农村体验生活。

    一辆边三轮被他假公济私开出大院门口,车斗内一对小兄弟紧紧地抓住扶手开始高声嚎叫。

    “飞哦,快飞哦。”

    “啊……啊……”

    身边平安露出灿烂笑容,抓住绑着两个弟弟的安全带,感受着迎风而来的凉爽。

    开了一段路,张国庆放缓速度,高声喊道:“怎么样?爽吧?”

    三兄弟连连点头,高声回应。

    有了张国庆这位父亲接二连三的花样游戏,孩子们没有母亲在身边的失落感也消散很多。

    这次父子四人的目的地就是去周孝正在农村那个院子。地处靠山有个优势,旱地西瓜特甜。

    而张国庆带孩子们过来玩,除了让双胞胎认识农村生活,更是打算回程带些西瓜送到福利院让儿子们献爱心。

    三分一斤大西瓜,一百斤才三块钱。哪怕一个孩子一小片,也足以让那些孩子们高兴很久。

    周队长前几天就捎信过去,听到摩托车声音,立即从来到晒场。果然没猜错,是这小子带着小崽子们过来。

    “叔,忙着呢。”

    “怎么把孩子们带过来?这里都是蚊虫,你小心点。”

    “好嘞。宝贝们快喊人。”

    打过招呼,张国庆领着三个儿子跟周队长回去,边走边说,“农忙还没结束吧?大伙是不是都在食堂开饭?”

    周队长知道瞒不过他,头疼地白了他一眼。这混小子没个当爹样子,尽折腾儿子。好好的城里日子不过,来这里玩什么忆苦思甜。

    “中午就大饼子,喝的是大碴子粥。真不担心孩子们饿肚子?”

    不等张国庆回话,平安拍着胸口保证,他三兄弟一定没问题。被他拐进沟的双胞胎连连点头支持哥哥。

    说是体验生活,除让孩子们瞅瞅村里孩子们农忙都忙了什么,张国庆也不可能真得让孩子们长时间干农活。

    先喂三个儿子喝过水,替他们换上长衣长裤,领到麦田上,让他们跟那些村里孩子一起玩。

    他也不说要不要捡麦穗,要不要跟那些大孩子去挖泥鳅黄鳝,就静静地跟着他们,看着他们融入其中。

    平安多次跟他来过农村,知道他这意思,引导着弟弟们先捡麦穗往布袋子装。反正他知道等他们三兄弟热得全身湿哒哒,他爸第一个会心疼地带他们离开。

    再次看到身边村里小朋友身上出现的跳蚤,女孩子头上白色虱子卵,平安无语地瞥了眼他爸。

    幸好他们三兄弟光头,要不然这么挨近,该被传染了!

    两个小萝卜头丝毫不知,高兴地欢呼着蹲在低头拼命捡,恨不得所以小扮哥小姐姐们都离开。

    平安目带怜悯地看了看弟弟们。傻弟弟,你们中计了!哪怕捡得再多,都不是咱们家的,爸爸会说这是公家东西。

    想起往年自己被他爸骗得团团转,平安都要为自己掬把泪。

    见了一个多小时,见双胞胎真得速度越来越慢,张国庆才拉起哥俩,“背一下古诗《悯民》给爸听听。”

    “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

    张国庆鼓了鼓掌,“你们很厉害!知道如何种麦子吗?”

    双胞胎摇了摇头。

    “平安,给弟弟们解说一遍。”张国庆边说着边先递给大儿子水壶。这乡下都是一个水瓢喝井水,他还是有些忌讳。

    平安抿了两口,递给两个弟弟,示意他们渴了就喝。自己开始说道:“种麦子之前,首先要先犁地,再给地里进行一次施肥,农家肥,就是你们便便沤粪。等到种麦子之前,把大粪均匀地洒在地里。”

    “这还不算完,你们看这是不是一垄地,一排排,种的很整齐?都是农民爷爷用耙地工具一点一点干完。”

    “点好麦种了,在等麦种成熟这段时间要经常除草,还要挑水挑粪浇灌,好不容易等麦子成熟了,还得趁着没下雨弯腰隔庄稼,等晒干后还得交公粮。”

    平安说道这里,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咱们老家那边一年只能种一季麦子,交了公粮,一年一家丰收年也只能留个十六斤。”

    “你们现在还小,等过两年跟哥哥这么大了就明白,当农民最苦最累,吃得最少。好东西都被城里人给占了,所以人人想进城当工人。”

    张国庆清了清嗓子,看着大儿子朝自己耸了耸鼻子,哭笑不得。“现在知道种田辛苦了吧?以后更要爱惜粮食,不能挑食。”

    六一点点头,伸出双手,“爸爸,我脏了想洗手。”

    “爸爸,痒,洗澡澡。”

    能熬到现在才提要求,已经非常不错。张国庆也舍不得儿子受苦,他又不是真疯了打算让儿子当农民。

    边带着儿子们去往河边,边念念叨叨着刚才他们站的那块土地能收获多少麦子,成品有多少,最后可以让他们三兄弟吃多久。

    三个孩子挨个被他泡在水里洗了个遍,重新穿上长袖长裤,带着他们去食堂吃饭,为此他还付了四两粮票和两毛钱。

    中午这一餐当然不止大饼子,喝的也不是大碴子粥。为了农忙辛苦的社员,生产队特意烧了丝瓜汤,炖了三五片小肉片的杂炖菜,还有两盘时令蔬菜。

    就这样的饭菜,乐得大家脸上带着满足笑容,抓起筷子就往猛塞入口,还不忘招呼自家孩子们快吃。

    张国庆父子四人由周队长几人陪同,速度倒是不用那么快,可也不好耽误他们午休。谁不是累了半天想缓缓神。

    刚开始双胞胎看到这些饭菜,还有不乐意,瘪嘴看向张国庆,被平安在耳边说了一句,爸爸已经给钱了,不吃就亏了之后,立即抓起木汤勺乖巧就餐。

    张国庆也没在意孩子吃多吃少,别说孩子们,他都不好意思放开吃饱。

    过一会儿让孩子们吃点面包糕点,再带他们去抓些泥鳅杂鱼,拍几张照片纪念,等日落西山称完西瓜数量,这次出游也就结束了。

    五百斤西瓜听起来很多,堆积在那也没多少个,与往年一样,这些西瓜次日搭生产队牛车进城,留了一百斤绑在边三轮后座。

    福利院内被上帝遗弃的孩子们并不是全是折翼天使,很多健全孩子们也不知从哪里流露在此。

    张国庆太了解这些孩子们敏感的内心世界想爱又怕被伤害,想融入外界又怕被歧视。

    从福利院长大的他不敢露出一丝怜悯,唯有让儿子们陪着他们闹,陪着他们欢笑。

    那里不需要同情,更不需要无法实现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