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53章 谁下狠刀子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53章 谁下狠刀子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往县城小院添好大米白面、煤球煤炭和野物等物质后,夫妻两人也不敢耽误时间,飞驰般回了张家村。

    车子刚到村口,张小婶缩在脑袋,正朝他们使劲挥手。

    “老婶,咋不在家等?这外头风大。”

    张小婶掀开厚围巾,露出嘴,“小五,先别回去,我找你有事。”

    张国庆闻言与周娇相视一看,顾不上多说,指了指后面车门,“老婶先上来再说。”

    见对方一时打不开,还是周娇下车替她开了车门。

    “我娘家两个兄弟年前熏了不少腊肉腊肠,你们要不要?”

    张国庆一时也没答复,看了眼周娇,笑道:“很多吗?太贵我可买不起。”

    “臭小子,还跟你老婶打马虎眼呢。才一两百斤,本来想问你娘,可这不是你们刚好回来了?”

    “谢了,这么好的事情你想着侄儿,我还能不要。”张国庆知道对方准备了这些东西一定是计划等来年农忙上黑市卖高价。

    不过丑化可得说在前头,他又不是没和对方兄弟俩打过交道。那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我手上现在钱不多,能买多少是多少,没关系吧?”

    “行啊。价格你回头跟他们谈,别顾着你老婶我的面子。这不是现在都清查得厉害么,我担心他们兄弟俩回头又跑黑市,唉……”

    张国庆笑了笑,不语。难怪找上自己,他记得入集体公社那会,那哥俩可是将偷养的两头猪给自己报了一个高价。

    当时是他们说多少来着?腊肉四块,毛猪一块五。好家伙,居然比市场上贵了差不多四倍。

    要不是食品安全有保证,后来压了一半才达成交易。这样下狠刀子的主,他还真不想与他们打交道。

    这次张国庆打算过去瞧瞧,贵了就看在他老婶面子要给三五斤,识趣的话就包圆了。正好等天气热了给他三个儿子改善伙食。

    张小婶娘家在老张家几分里面算是条件最好。有了爱折腾的老哥俩人时不时投机倒把,家底不错。

    车子开到他们村,远远看到靠河边那座半砖半土坯的大院子就是张老婶娘家高家。当然这高家不是什么《红楼梦》整理者高鹗的后人,纯属土生土长的农家,祖上连个中童生的都没有。

    不过这哥俩也算是能人,现如今一个在队里赶牛车,一个在队里管仓库。

    很多时候,张国庆都怀疑他们生产队里一定有不老少东西被这哥俩给摸了。别看人家面相憨厚,可与他们打过交道,他是真相信人不可貌相。就如他老婶,除了精明,看似很有分寸,谁家便宜也不粘。

    可……可偏偏,张国庆还记得他青峰堂哥有次喝醉酒,曾经对自己炫耀过他娘有好多金戒指金手镯。

    当然这话,事后张国庆就当没听过,可也给他留下执念。从那以后,攒金子成了他的理想。

    车子刚停在高家门口,立即从里面走出一位脸上全是皱褶子的老奶奶,脸色立即大变,失声喊道,“栓子,快去让你爷过来。”

    张国庆朝他老婶歉意地笑了笑。这突然有俩军车停在人家门口,确实够吓人,早知他就停在村口。

    “没事,我先下车。”

    一回生二回熟,聪明的张小婶早就边说边开了车门下了地,“娘,是我呢。”

    “哎哟,死妮子……”老奶奶踩着小脚正要骂几句闺女,突然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两个年轻人,顿时停了声音,狐疑地打量着张国庆。

    “姥姥,你不认识我了,以前跟我青峰哥过来你还给我麦芽糖呢……”

    张小婶不待他说完,笑道:“娘,这是我二伯家老儿子小五,你还记得吗?最调皮那个,老跟他爷爷后面……”

    “哎呀,咋不认识?你老娘还没糊涂呢。这有好些年没看到,难怪俺瞧着面熟,就是一时想不起。”

    “你这是当兵了?你娘咋舍得?这就是你媳妇吧?俺记得,俺记得早前大伙说老张家娶了个金娃娃,是这闺女吧,长得真俊。”

    “小五,先跟娇娇进来。”张老婶赶紧拥着她娘进去,要是让老娘再扯下去都得天黑也扯不完。

    “老婆子,喊俺干啥?”

    “爹,先进屋再说。”张老婶说完,吩咐侄子栓子快去喊他爹和大伯回来。

    几个人进了堂屋,高家大儿媳妇喜出望外地从东厢房出来,上了堂屋就倒了三碗糖水过来。

    这时周娇特意多打量了对方一眼,面露笑容之下偶尔皱起的眉头,时不时地往外瞧,再看对方双掌不安地磨蹭着裤子。

    这似乎有点不对劲。

    这点她相信张国庆也会注意到。

    夫妻两人相视一眼,估计这是摊上事了。不过,既然张老婶没在自己夫妻俩前面提起,那他们也不会傻傻地去捅破。

    没多久,他们凳子都坐热,高老大先跑进家,后面落后一步的高老二也加紧脚步跑进去。

    两兄弟这急急忙忙的动静倒是让张国庆吃了一惊。

    “大外甥,走,咱们出去谈。外甥媳妇先在这坐一会儿,我们很快就进来。”

    周娇朝张国庆点点头。

    过了不一会儿,三个人往车上装完三大麻袋,张国庆也跟两位老人家提出告辞,留下要在娘家做客的张老婶,周娇稀里糊涂地被带上车。

    “怎么回事?”

    “这边生产队三位工作人员态度很严苛,基本常守在村里,跟村民一起吃住。高家哥俩担心轮到他家派饭,货物留不住了急着脱手。”

    周娇心知他话还没说完,静等着下文。

    “听他们说现在黑市内一旦抓住,不管是买还是卖,全部无期徒刑。他们自己说不想赚这个钱,可也未必是真。”

    “农贸市场和集市开放对于黑市来说,打击不小。我看他们是上黑市也卖不了高价,又有清查人员过来守在这,他们怕了。”

    周娇赞同地点点头。

    “这里有两百多斤腊肉,你想需要多少头猪?他们两兄弟要是被抓住,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

    “你压价了?!”周娇毫不怀疑他会趁火打劫。哪怕再改变,奸商还是奸商,骨子里某些东西改不了。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我全包了,那是一定要压价。以前跟他们打过交道,说四块砍到两块的主。这次他们自己说两块,我报了一块。”

    周娇乐得捂嘴直笑。

    “后来看在老叔的面子上,加了一毛。其实我也没占他们多少便宜,这些肉他们刚熏好,等开春后拿出去卖重量一定减少很多。”

    周娇闻言斜了他一眼。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她要是有心卖,都不用去黑市,回京后随手一倒就是一倍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