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39章 你们打算喜事在哪办?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39章 你们打算喜事在哪办?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大丰收如同病毒似的从北到南传播,这一年除了广大社员同志们脸上笑开了花,就连报社也跑出工作人员下乡采访报道。

    李青林就是在这样气氛中来到京城报社上班。与最后一处见面相比,多戴了副眼镜后整个人显得更为稳重内敛。

    得知张国庆进军校进修,他丝毫没有一丝诧异,看向与胡小慧打趣的周娇,“那么说套子俩结婚那天你们去不了?”

    周娇为难地摇了摇头,“看情况吧,能挤一定挤出来,要不然就媛媛一个人,我都吃不消。”

    听闻过他们几个人往事的胡小慧乐得直笑。

    “你也别笑了,你们打算喜事在哪办?可别又跑外地去。”

    胡小慧羞涩地红了脸,看向李青林。

    周娇见状抽了抽嘴角,很是牙疼。假的!一定是假的!

    李青林朝爱人笑了笑,看向周娇,“家里长辈们打算京城东北两处地方都请客,不过我听小慧的。”

    这秀恩爱秀得让周娇差点替李爱国夫妻俩出手。真是娶了个媳妇忘了娘!

    “日子确定了?”

    李青林点点头,“等我去单位报到后,先领结婚证,婚礼会在京城十一举行。要是没长假,年底在回东北办喜酒。”

    “娇娇,张云涛他们不是年底结婚吗?你说我在他们只后接着办喜酒怎么样?那会你们夫妻俩也不用多跑一趟。”

    周娇斜了她一眼,“你确定不是想我陪你壮胆?”

    胡小慧乐得直笑,“我就知道你最懂我!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朋友就是用来利用的?”周娇好笑地拍了她一下,“按规定你们婚假有半个多月呢,估计没法等到元旦。”

    “所以说一切还没法确定。”

    周娇理解地点点头。她只知道胡小慧没有换工作,但不知她将实情告诉李青林了没有。像她们这样的身份,偶尔出任务如同吃饭睡觉,但愿到了那天不会出现新娘跑了。

    “你家张国庆还有几天回来?我还想他带林子多认识几个朋友。”

    周娇暗自翻了个白眼,也不怕你那威风凛凛的恶行被抽破。“小白龙呢?”

    “那小子什么人都交,还是等你男人。”

    “啧啧,你真看得起他。”周娇想了想,“还是等你们领了结婚证再说,没必要急于一时。”

    胡小慧转了转眼珠子,“好,听你的。你看着办就行。”

    只要当面明说,周娇懒得理会她那小心思,就是不用张国庆出面,难道还有人不看白家面子?

    “新房准备了没?”

    李青林摇摇头,“刚落实工作,等分配房子一定不行。我这次来就是想小五帮忙找房子。”

    周娇闻言看向胡小慧,她可不信对方娘家没准备。

    “你别看她了,她妈是准备了房子,可我爸妈意见娶媳妇还是得我家这头来安置住房。”

    胡小慧笑骂道:“就你穷讲究!我看等我这边申请住房挺好,又不用花钱。”

    “没必要!就是申请下来也挤得慌,还得跟人处理人际关系。”李青林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在单位累了一天,还得跟左邻右舍打交道,那还是家?他喜欢关上门过自己小日子。

    “我去陪平安他们,你们小姐妹自己聊。”

    等李青林走后,周娇为小伙伴说好话,“最后一个好男人被你套牢了,果然有眼光。”

    “嘿嘿,我也觉得林子很好。”

    周娇好笑地斜了她一眼,“那是当然。除了他好,你公公婆婆为人秉性也很好。关键还有一点,你没有小泵子,你婆婆想女儿都想疯了,看到你一定很喜欢。”

    这点,周娇没夸张。要知道李青林他妈还曾经打算去领养女儿呢。嫁人李家最起码以后生孩子这一关就没什么重男轻女偏见。

    胡小慧听了双眼发亮,“青林也这么跟我说过,我还以为他安慰我呢。娇娇,我妈让我学武就是担心我被欺负,我还想要是有婆婆虐待我,我要不要还手。现在可好了,我还担心吓到青林呢。”

    周娇不等她说完,乐得再也憋不住笑意。看来爱情果然让人智商降低。先别说这对婆媳隔了十万八千里,就是胡母都不会委屈女儿。她啊,估计连李青林几岁尿床都被他那丈母娘差得一清二楚。

    “你说他妈要是来了,我要不要先做些准备?我听说你婆婆就很疼你,你快给我支点招。”

    周娇笑着差点岔气,“早点怀孕比什么都强。每次看到她,你先默念一句,这是生下我爱人的母亲。不管她什么态度,你当儿媳妇的尊敬她,相处多了自然关系就好。在她面前多干点家务活,这么贤惠的媳妇,她还能不喜欢?”

    胡小慧沉默了一会,点点头,“你这话比我妈说的简单,但也更实际。你说我们女人怎么这么难?”

    对于她这无病shenyin,周娇很是无语。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有多少人想找个称心如意的爱人,有个和睦家庭?

    尤其是她这两年见多了所谓的门当户对,更是替女性不平。这个社会哪怕比后世更淳朴,可还是避不开某些肮脏交易。

    她妈文工团前段时间又处分了一位女兵。连讲究纪律的队伍都如此,外界应该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更乱。

    想起前两天开会听到的海市展览会丑闻。那么大批在会展上大型游标卡尺每把处理价不过六分钱,光盒内衬垫的丝绒就可以做两件旗袍。

    如此浪费国家资产,要是没点暗处交易,谁也不信。她每天处理那些来自各地的报表数据,哪怕再粉饰太平也感到心有余悸,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在逼着上面出手清理。

    “……最近你有没有出差?我想让你带些东西。”

    周娇摇了摇头,“得等上面通知,我现在就如一块砖,哪里需要去哪里。你给我说说要带什么,我看有没有办法找熟人帮忙。”

    “别人还是算了,可惜上次出门没买表,如今可贵了。”

    周娇顿悟,伸手朝她示意。

    “你那块进口表呢?”

    “早就没了。不管以前上学还是现在工作,戴着不合身份。”周娇说完,瞥了她一眼。大家都是聪明人,她就不信对方听不懂。

    现如今讲排场的将来都有机会被人抓把柄。她不在意李青林这对小夫妻,可在意张国庆。以他的脾气,好哥们出事非得出手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