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38章 听说打算要对账目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38章 听说打算要对账目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田埂那头,张爹看着一块块稻畦里稻秧茁壮成长,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对于老农民来说,没有什么比庄稼丰收更使人兴奋。

    用不了多久,稻花飘香,开始秀穗灌浆,等秋天来临,香甜的大米也来了。

    张大伯抬头擦去额头汗水,只见他二弟在前面弯着腰傻乐地摸着稻穗,忍不住白了一眼。真是够闲得慌。

    “傻乐啥?没你的份儿。”

    张爹直起腰,嘿嘿地笑着往他走去。

    “你早上是不是找我?有啥事?”

    “没啥大事,就好几天没见到你,想咱们兄弟仨唠嗑。大哥,等下工了和老幺一起上家里呗。”

    “今儿没戴你那红袖套上街巡逻?”

    “哈哈哈……总得让人休息吧。”张爹听不惯他话里的酸味,看向前面立即加快步伐,“我先去找老队长,回头咱们再聊。”

    老队长早就听到张爹他们那大嗓门,见他往自己匆匆忙忙走来,走了几步迎了上前,笑道:“这会又有啥喜事?”

    不怪老队长如此问。

    这张老二家就一直没断过喜事。从三个儿子上县城开始,不是儿子儿媳妇考上大学,就是孙子上大学;别人生儿子,他们家生双胞胎;别人家被公社评个先进,他们家就敲锣打鼓搞个一等功。

    张爹看了看周围,“不是啥大事。今年看来又是大丰收。”

    老队长看向远处,乐呵呵地点点头,“应该能让大伙儿填饱肚皮。咋地?不想吃商品粮了?”

    张爹笑了笑,不语。

    “小五来信了?”

    “没了,他还在军校进修,现在都是我们家娇娇写信回来。”

    好福气啊!老队长笑道:“今年你们是去那头,还是他们回来?”

    “不好说,他们小两口催着我跟他娘过去,可外头哪里比得上咱们老家?先看他们小两口有没有假期,小五那一对双胞胎还没来给我爹上坟呢。”

    老队长笑着摇摇头。这人啊,真没法预料。谁能想到面朝黄土北朝天的张老二有这一天。

    “方便的话,还是让他们回来一趟。今年我还打算将村里那些茅草房给推了,沿着村口盖新院子,把村里好好整顿一遍,多出来的空地全给开了种上。”

    张爹一点也不奇怪老队长这想法。有了饮料厂,村里账上有不少现金,等农忙后发下去,每家能分不少。

    想到这里,他拉着老队长往远走。

    老队长一见就明白有事了,他也不吭声,俩人找了个地方后,静静地等着他开腔。

    “我听到一些风声,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张爹琢磨了一会,还是不打算提到赵传光这位兄弟。

    “说给我听听。”

    张爹看了他一眼,“听说打算要对账目。”

    “哦,这事啊。”老队长笑道,“没事,咱们村里账目被石头管得一清二楚。”

    哪有这么简单?张爹想得比老队长更多。别的生产队饿肚皮,你们账目上还有富余,那万一来个存心不良的还要栽赃呢。

    老队长看着他欲言又止,“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咱们世代贫民,没啥好怕。”

    “唉……你说的也有道理。”张爹想想还是没再提到账目,不过还是加重语气,“这事除了你,我没打算对外人说起。”

    那就是要保密,老队长承诺自己不会对外宣传。

    等张爹走后,他拿出长烟斗蹲在地上,压了烟丝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看向稻田上弓着腰,双手不停顿地拔出杂草的社员们。

    刚才当着张爹的面,老队长没露出一丝诧异,心里其实已经烦躁得不行。张大有是怎么样的人?

    他还能没数!

    能让张大有特意回来一趟说这么两句,他心里无比明白这事已经不是“听说”这么简单,兴许事情还很严重。

    唉……折腾来折腾去,好不容易能混个好年成,但愿不会又搞出什么一亩一万斤。帐上还是不能富余啊。

    远处的张大伯洗了洗手,看着自家二弟跑到三弟那帮忙,皱了皱眉。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悠着点。

    他一边溜达到老队长身边,悄声问道:“老二给你出难题了?”

    老队长笑着摇摇头,心里则暗自庆幸刚才自己没有急匆匆跑队里看账目。他是队长,可不能乱了,不管出现什么事情,只有自己稳住,大伙才能安心。

    张大伯狐疑地看了看他。

    “别瞎猜了。他家还有啥事情让我这泥腿子帮忙的?你二弟现在别说在公社,就是在县城都吃得开。”

    “再说他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整天乐呵呵,也不爱跟人结仇,让咱们拉上人马去打架也不可能。”

    张大伯闻言乐得直笑,“你还不如直接说老二怂呢。”

    怂?老队长不以为然地笑笑。俗话说“老大憨,老二奸,老三是个人中精”,张老二就是不奸,也是肚子有货。

    “我爹在世就说我二弟性子太温和。我看就挺好,他家几个孩子脾气都随他。真要是个急脾气,还不得天天打架。”

    那边张爹办完事情心里也踏实了,蹭到张老叔身旁,“三弟,你先喝口水,我来干一会儿。”

    张老叔好笑地看着他,“至于吗?”

    “少废话!你看你满头大汗。中午上家里吃,你二嫂烧了鲶鱼炖茄子,咱们三兄弟喝一杯咋样?”

    “行啊,这么好的事情干嘛不去。”张老叔也没客气,见他二哥已经开始干上,他也弯腰继续。

    “这次啥时候回去?”

    “等天快黑了就走。”

    “那你来干啥?瞎折腾。”张老叔说完,朝左右看了看,压低嗓门,“你干得再多又没给你分粮。”

    “你不懂,我这脚踩在泥里,心里舒坦。”

    张老叔听了抬头看看天边那道红日,摇了摇头。

    他还真就没法理解,这都是啥人?

    等过个把小时,在烈日暴晒下汗流浃背、挥汗如雨的有何舒坦?那汗水流到眼里,刺痛双眼,胳膊和背上被晒得火辣辣地疼,还舒坦?

    “三弟,你看到一大片庄稼,是不是就高兴?我这心情跟你一样。有了好年成,不止你们日子好过,大家日子都会好起来。”

    “现在啊,再也没鬼子过来抢,再也没有土匪下山抢粮,只要不被多征购,这些都是咱们老百姓自个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