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36章 你不懂!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36章 你不懂!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与赵大山闲聊了一会儿,张爹背着双手慢慢地踱步回家。一路上他反复琢磨赵传光为何临走前让自己有空回村看小五院子?

    那院子就在那摆着,赵老弟应该也知道自己老俩口回去就是住在小五那啊。怎么想他怎么不对味。

    “爹,光叔呢?”

    张爹抬头一看,发现门口就是两个儿子,“开车回去了。”

    “我娘还准备了一些东西给他带回去,你怎么就让他空手回去?”

    张爹踏进院子,笑道:“等喜子开学带过去。你们大山叔已经偷偷往车上塞了不少东西。”

    进了客厅,张老二转了转眼珠子,问道:“爹,这不是周末,光叔是不是有要紧事情跟你们商量?”

    张爹正要开口,突然想起左林,他顿时摇了摇头。在京城那段时间,他见过左家的人,跟他周老弟不是同一伙。

    要是今天赵传光有意向左林透露,也不可能就自个和赵大山在场而没邀请左林。

    对于这些七拐八弯的事情,他不懂。但他明白要是赵大山有意,还是等他开口透露,自己不适合。

    “那光叔过来干嘛?”

    张爹笑了笑,“傻小子!没看你光叔带了好多东西过来,听他说前几天娇娇给他打电话还提到我跟你娘。他替他干闺女过来看我们呢。”

    “他找你光叔聊我们家小五当兵的事情。”张爹说着,突然问道,“小五应该差不多要进修结束了吧?”

    张国富担忧地点点头,“还有半个月多点。听说军训很累,不知道小弟吃不吃得消?光叔有没有提起?”

    “你光叔也说小五现在是什么封闭式训练。我估计够呛,累就累点吧。多学点本事总是好的。”

    张老二摇了摇头,“我真是想不通,这傻子怎么不跟娇娇一样去上班?当什么军人,累死累活的。”

    张爹鄙视地看着他。他老儿子多精明的人,让你小子猜到才怪。

    “爹,你这是什么眼神?”

    张爹呵呵地笑了两声,“你不懂!”

    张国富看到二弟被他爹嫌弃,乐得开怀大笑。

    “大哥,你懂?”

    张国富还真有点数,他点点头,“周叔就一个娇娇,他总不会亏待自个女婿。咱们家小五以前多反对当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会能让这倔小子心甘情愿当兵,那一定不会差。”

    “这道理我当然明白,可我就怕那傻子一冲动……”张老二说到一半,突然停嘴。他差点忘记了父母会担心。

    张国富暗地里瞪了他一眼,朝张爹乐呵呵地笑道:“有我周叔这个聪明人在,还有娇娇在身边,小五没啥事。”

    与张老二相反,张爹对于张国庆选择的这条路,他一点也不担心。对于自己精明老儿子,他有信心。

    没好处,他老儿子不会答应。要是危及性命,别说周老弟,就是自家那个老儿媳妇也不会答应。

    他啊,现在愁得是赵传光赵老弟为啥让他回村瞅瞅?瞅啥子?户口都没在队里,就剩下一个小院子。

    有人出事也牵扯不上自家啊……不对,自家大哥老弟可是在村里……查账……

    张爹觉得自己好像想到什么,可又一时想不起,他懊恼地磕了嗑长烟斗。果然自己亏在没文化上面。

    “……大哥,我下个月涨工资了。”

    “那很好啊,工龄也上去了是该涨。”

    “哈哈哈,你也不错,天天坐办公室,年前有没有出差任务?”

    张国富摇了摇头,“没。财务科里倒是经常有出差任务。我不大想外出,太累……”

    一旁张爹连忙打断,“财务科不是管发工资吗?他们出啥差?”

    张国富顿然失笑,耐心地解释道:“爹,不是这么简单的。粮食局与别的单位也有账目往来。”

    “你给我坐下讲讲他们都要干啥?”

    张国富不作二想,他爹难得有兴趣听这些,“我们单位财务除了老出纳还有老会计,他们各自都有几个副手帮忙。”

    “除了下面各个粮管所征购商量的粮食,有时候还要跟别的地方互调,所以经常让财务人员跟着出差。”

    “这里面情况比较复杂,一时也说不清。开春那会财务科不是处理了一个人吗?当初小五就是担心里面涉及钱款,怕我被人利用。”

    “你看大姐夫他爹。他在村里替大家管了那么多年账目,早年五个儿子是不是过得都比咱们家好?”

    “有队长叔这样的一把抓,他都能让他替前面四个儿子盖房子娶妻生子,还有大妹夫当初下的聘礼。有些事情没法说透,里头有很多文章可做。”

    张爹摇了摇手阻止。被大儿子这么一说,他倒是明白一些事情。村里人都说张会计是精明人,处了大半辈子,他哪里不懂?

    不过是张会计比起其他人已经算不错了。

    “这些话以后不要再开口,免得得罪人。在单位里你也少跟那些人接触。小五既然想到这点,咱们就避开些。家里不缺住,不缺吃穿,还是安安分分上班,老老实实做人的好。”

    张国富点点头,“爹,你放心。别说咱们家如今日子过得正红火,就是穷得吃不上饭,丧良心的事情,我们三兄弟也不会干。”

    张爹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他有些明白赵老弟的意思了。这是提醒自己跟老队长透点口风呢。

    想到连村里也要查账,张爹心里一颤。这事情看来不小呢。随即想到自家当副队长的大哥,他心里一安。

    以张爹来看,他那个窝里横的大哥也没这个贼胆占用公家财务。而萧石头因为是外姓人更是被张家族人盯着。

    再说老队长那性子……出不了事!

    “最近你们哥俩是不是常常跟人跑出去喝酒?”张爹看了看他们,“明天开始没事别外出了,尤其老二你。实在想喝酒上爹这,咱们自家人喝。”

    张老二听了差不多半晚上的话,他可不觉得他爹小题大做。他走到门外,看了看院子又跑进来,“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张爹笑了笑,“跟咱们家搭不上边的事儿。你们别问了,管好自个就行。我一直就反对你们出去喝酒,喝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开口。”

    张老二点点头,笑道:“我跟大哥明白了,以后除了几位长辈,我们就说媳妇管得严。”

    闻言,张爹抽出烟斗就要往他身上敲,“你个死小子,说的话也要有人信啊。”

    张老二连忙避开,笑道:“爹,你别急啊,我开玩笑呢。我会跟人解释胃受不了。”

    张爹转头看向张国富。

    “爹,我会说喝多了第二天上班还头疼。你别担心,现在酒多精贵,除了那些有目的的家伙,也没人三请三邀地让我们哥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