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29章 军训1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29章 军训1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周娇一到家,还没进客厅,电话铃声就不停地嘟嘟响。等她接起才知道是程如珠的追魂杀。

    挂断电话后,想了想她又拿起拨到她爸那边。听到熟悉的转接人员那声音,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电话接通后,那端立即传来三个儿子喊着妈妈的声音,让刚才还觉得一室冷清的周娇心里一暖。

    小平安担忧的问道:“妈妈,你一个人怕不怕?”

    六一和五一在一边凑热闹地嚷着:“妈妈,怕。”

    “哈哈哈……妈妈是大人了才不会怕。”

    “那你按时吃饭了吗?今晚吃了什么?我爸今天中午打电话过来还担心你,他说不知道你单位电话。”

    周娇暗道可惜。“是嘛,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他自己很好,让我告诉你别担心。还有说想我们三兄弟,让我们乖乖听姥姥姥爷话,注意安全。”

    周娇也知道电话里张国庆也不好说太多,“那你们一定要记得没有大人陪伴,千万不要跑海边玩。”

    “我都看着弟弟们。他们很乖。”

    “我很乖。”

    “我也很乖。”

    周娇乐得直笑,“你们三兄弟都很乖。姥爷姥姥在不在家?”

    “妈,姥爷就在我身边,姥姥刚才有事出去。”

    “爸,你怎么不出声,我以为你又去开会了。这几天身体怎么样?小泵明天可能去你那边,有没有什么要带给你?”

    “我是没机会开口。东西不用带过来,这边还有。爸身体好得很,倒是你忙着工作别忘了吃饭。”

    周娇捂嘴闷笑。

    “小五在学校表现不错,听说这次各项训练都拿了第一,估计那小子是向你报喜。你一个在家小心点。”

    “好。”

    “那没事就挂了。孩子们有你妈带着,记得好好工作。”

    哎哟,这不是直拨电话就是这点不好,她爸都要讲这些场面话了。

    挂断电话后周娇心里舒坦多了,溜达到厨房打算熬些肉酱寄给张国庆。虽然他说自己很好,可估计也就混个饱已经不错。

    那边军校内的张国庆此时此刻也在惦记媳妇。由于学员们是不能随意出学校,外面的人也进不来,除了高年级学长得到假期离开,剩下的全部学员基本日常生活用品都在里面服务社里购买。

    所以哪怕在同一座城市,远离不是太远,可他已经在过去了的四十六天日子里没见到他媳妇。

    除了夜深人静想着她,想着孩子们,想着家人,这一个多月来,张国庆也渐渐融入整个队伍。

    正如他老丈人周孝正所言,刚进来那会人才济济,他真算不了什么。以前大学所有的荣誉在这些获过什么二等功那些勋章的同学前,已经不值一提。

    除了之前一起参加培训的几个人,面对的其他全是各个军区被挑上来的精英,说实话他自己也感到压力很大。

    幸好经老丈人提点过,加上他懂得自己天生具有的天赋,也就不是多在意一时输赢。终于在努力了一个月,他再次用实力证明他张国庆不输于任何人。

    与地方大学的分班不同,军校里面是按照部队里班的编制,一个班8个人,住在一个宿舍里。整个队有很多个班,由队干部统一管理。

    报到当天军帽、夏常服、白背心、大裤衩等等军装和军挎包、军雨衣、军水壶、毛巾脸盆还有一套背包绳等军用品就下发。

    想起一年那么几尺布票,连张国庆也暗自感慨国家真没亏待军人,他霎时间那个热血沸腾,拼了!

    这一个月来的军训,主要由一名张教官帮训。一共有六大块内容,分别是列队、内务、射击、战术、体能还有教育。

    最终队列、内务、射击三项都要进行全校性的考核评比,即各个学院的新生队之间要互相比,前三名的新生队将获得锦旗。而军训的最后一天会进行全校拉练。

    这次与以往训练不同,显得更加严苛。据张教官戏言你们既然挑选出来的精英,那就亮出本事。

    易解放为了这话私底下不知跟张国庆抱怨了多少次。也确实如他所说,他们走得是文职路线,不是上前线。

    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来到军校,军队将教会你忠诚。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是军人的天职,忠诚胜于能力。

    在盛夏三十多度快接近四十的高温下站军姿,头顶烈阳,脚踩发烫土地,穿着夏常服往裤子里一扎,皮带系上。

    衣服和裤子都极不透气,汗就从头上、背上一滴滴顺着流到裤子里。一趟下来不用五分钟,从衣服湿到裤子再到袜子。

    人家张教官说了:突破极限,站四十分钟,这是考验你们的意志力时刻。

    第一天下来倒下两位,到了次日一早又是满员接着再来。周而复始,连一直晒不黑的张国庆都发红脱皮,没一周成了古铜色,更别说其他人。

    一排排的列队看过去,除了一片深浅不一,膝盖和胳膊肘处有补丁;解放鞋上有窟窿的黄绿色就是黑色。到了晚上熄灯,只要不露出牙齿,绝对看不出人影儿。

    “张国庆,下个月咱们再比。”

    一座低矮的平房,红砖青瓦的建筑前,张国庆咧嘴一笑:“好。”

    等人走后,易解放撇了撇嘴:“这小子又找虐!”

    张国庆爽朗地大笑:“这不是挺好?我喜欢他们光明正大挑战,背后玩小手段才愧对这身军装。”

    “你可悠着点吧!”易解放低声劝道:“别玩大了调你去指挥系,那咱们哥俩真要各自分东西了。”

    张国庆失笑。有些事哪有那么简单?别说他老丈人会不会反对,就是有些人也不会让自己转系。

    没来之前,他还担心背地里有人给自己下绊子,幸好这些战友哪怕背后有势力,他们也不屑与耍阴谋诡计。

    他喜欢这些可亲可敬的兄弟们行军拉练中的半壶水、携手撑扶一起抵达终点等等里面含着浓浓的战友情。

    难怪说军人的友谊是曾经一起淌过的河,是曾经一起摸爬滚打和谈天说地。正是因为彼此真挚,所有的竞争,他给予对方尊重。

    身为男人,张国庆更喜欢战友们骨子里带着不服的挑战。

    他张国庆怕吗?

    他的目的是:哪怕是文职军人,也要力压所谓的精英。别说以前没有天生神力和资源,都要争第一,更何况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