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24章 肚中藏宝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24章 肚中藏宝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一个飞马顶的木座钟,二十多厘米长高,钟壳木质完好,但钟停摆不走。周娇记得这西洋式废品当时花了五块钱。

    还有个一米左右高的站人式古董木楼落地钟,这个因为大型,材料又是红酸枝,还能正常使用,贵了点花了二十块钱。

    剩下是一台民国手摇木箱留声机和眼前的相机。这四样东西分别从两家委托商店被两个儿子点中,当初因为没有外人,周娇也随孩子们高兴买下。

    现在想想,她倒觉得事出有异,其他三样也许有声音吸引儿子们,可那坏的飞马木钟哪里能让五一抱着不走?

    张国庆心知她猜想到了,笑了笑,去了书房拿回螺丝刀等工具。不一会,他先将飞马木钟拆散。

    是真的拆散一团。上了五年电机专业,这些东西要是没法组装维修好,那他真不用混了。

    拆开底座的时候,“啪嗒”一声,一团黑油纸从底座连接处掉落,吓得心有存疑的张国庆一跳。

    “娇娇……”

    周娇一时心情万分复杂,拍了拍他肩膀,“你上上辈子拯救了整个银河系!”否则怎么好事全让你给碰上了!

    “嘿嘿……”张国庆傻笑地点点头,“这幸好要哥们一块,否则真要吓死人。”

    吓死人?还没开始呢!周娇已经懒得吐槽。见他去摆弄另外一座大座钟,自己戴上手套蹲下将拆下的零件用煤油清洗,擦干净后装好,反复调了几次摆坨。“嘀嗒”声音一响,钟也走起来。

    那边张国庆也不着急看刚才那团黑油纸。他先掂了掂这落地钟的重量,瞧外观这精湛的工艺,要不是解开谜团,还真不想下手。

    这次他谨慎细致了很多,还特意拿了条军毯铺在下面,就担心一不小心把这老古董给毁了。

    周娇装好手上的座钟,见他还在那饶有兴致地摸了一圈,打趣道:“研究出什么名堂了?”

    张国庆呵呵地笑着指了指中上部被磨掉的痕迹,“要是我没猜错,这一定是什么很有名的铭文。”

    “普通人一个月工资呢,这东西也就是我们敢买舍得买。”周娇好笑地斜了他眼,“人家有个名儿,更钟!”

    “更钟?”张国庆闻言双眼一亮,对了,可不就是更钟!他犹豫了一下,“拆!避它什么来历!”

    周娇颇为赞同地点头。假如里面有存货,那价值会更为珍贵,还是早点取出为妙。

    张国庆刚拿起工具,突然猛地扭头看向周娇,“不对!要是御赐品,没人敢损耗,谁敢藏东西?”

    周娇接着他的话未笑道,“就是普通达官贵人也会担心将好好的一件工艺品毁了,所以……”

    “所以一定在木料里。”夫妻俩人异口同声的说出结论,相视一笑。

    这次张国庆不用周娇提点,他自己趴在座钟上,用手指轻轻地在每个地方地扣响。

    周娇见状憋住呼吸,担心会影响他的听力。

    时间一分分钟过去,张国庆来回敲了两次,在座钟底部稍上方处又敲了敲,朝她点点头。

    周娇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揉了揉发酸的腿,趴到近处仔细端详。一条缝都没,她疑惑地看向张国庆。

    “哈哈哈……研究来研究去,看来还是整个拆来得快。”

    周娇想想也对,他们想得太复杂了,顿时跟着哈哈直笑。这是闲的无聊,在这上面费脑力。

    半个小时后,对着从底部取出的一大张红纸,展开一看,夫妻俩笑倒在地上。这上面内容是挺珍贵,可惜类似陪嫁嫁妆清单!

    再如何十里红妆,已成历史。想到这里,周娇随手往那还没开封的油纸包一扔……

    “不对!”

    被张国庆一惊一乍的周娇眨巴眨巴眼睛,迷茫地看向他。

    “你说人家为何藏这么一张大红纸?”

    周娇一瞪,“还不是你们男人的错?不是宠妾灭妻就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宅斗。”说着,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所以少年多是薄情人。”

    “媳妇,天地可鉴,日月可昭,我对你可是差点点守宫砂了,你看现在连母蚊子都不盯我。”

    周娇被他逗得直笑,“什么破比喻,守宫砂是这么用的?”

    小两口搂在一起打闹好一会儿,才继续对着那台民国手摇木箱留声机研究。经过刚才大座钟的磨蹭,这会夫妻俩一致决定采用暴力手段。

    三十多厘米宽的木箱子一打开,一个个零件配件全部被拆除清空,这次张国庆也没费力去敲,直接拆散箱子。

    四周侧面一散架,底部那块四方形的木板异常明显,厚度比侧面板块足足厚了一倍。这也就是货主见机子良好,否则拆开一看哪里不明白。

    张国庆直接用匕首一撬,掰开一看,双面被挖成空心,几个做工精致的绣袋被黏住一面。

    “媳妇,你打开看看,我看这些都是首饰。”

    周娇接过一面木板,从中扯下一个绣袋,捏了捏,朝张国庆点点头,顺手倒在腿上出现一串红宝石长项链。

    接下来几个袋子依次打开倒不是首饰,而是一些名贵的红蓝宝石、火油钻,还有一袋子金瓜子。

    身边张国庆瞟了眼,立即着手重新组装留声机。这些东西看多就跟路上的小石头没什么两样。

    最后周娇又见那个一直被遗忘的油纸包打开,这下子倒是有惊喜数十块在灯光之下发出耀眼璀璨光泽的火油钻。

    张国庆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很喜欢钻石?”

    “还行吧,它最少了。”

    张国庆哑然失笑,“有机会我给你收集。到时候全请人制成一顶顶钻石皇冠,比那什么傻白女皇还牛。”

    “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不说少年多是薄情人了?”

    周娇藏好东西,蹭到他身边,嗔怪道:“你是哪种人吗?我可是对我男人有百分百信心。”

    “真乖!”张国庆忙好示意她收好东西,“我没在你身边一定要注意安全。在单位要是受气,咱们就不干了!”

    “与别人闹意见别自个动手,等我回来替你出气。谁要是请客什么的,你推到我身上,等我回来再请。”

    “我一有机会就溜回家看你。我没在家不要通宵看书,早上记得吃了上班,中午就留在单位吃别来回跑累得很……”

    周娇越听心里越难受,微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晚上要是有加班,晚了记得打电话让爸派人接你,千万别让那些男同事趁机送你……”

    伤感的周娇被他的话这么一逗,“噗呲”轻笑出声,“你一个人在学校也要注意安全,千万别跟人玩意气之争。”

    想到明天就要分开,东厢房这对小夫妻相互劝慰对方,俨然忘记了书房桌上那一叠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