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21章 梁美人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21章 梁美人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爸,我的事情就算了,去五金厂就去五金厂。咱们家那点关系用在胜利两兄弟身上比较好。”

    “他们才是关键。以后咱们家还得靠他们和小辉仨兄弟,没必要花费精力在我身上,人情用多了就薄了。”

    “再说去远点也好,咱们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您老和我老丈人在,我在外面也没人敢得罪,孩子娘也能上班多攒点钱留给胜利哥俩。”

    “我们这一代也就靠我大哥,您老也别为难他,他也不容易。都是我这个当弟弟的没本事帮不了他。”

    “您老放心,一有假期我跟孩子娘就过来陪您。我真的不能再拖累您老了。我不想您老一把年纪了还为我这个没用的儿子操心。”

    客厅内听到老儿子这么说,林老爷子感动万分。这么多孩子也只有他贴心,不怪老太婆偏心。

    这一刻他甚至想到要是两个儿子位置换一换该多好。

    这世上最难满足的就是人心。

    这位踏过草地,不拿百姓一针一线的老军人忘记了有许许多多他的那些老部下放下木仓,毅然拿起了锄头。

    更有当初那些与他并肩作战的老战友,他们的后人如今还坚守在边疆。甚至他更忘了地上埋着的那些英魂,他们的后人呢?

    “一将功成万骨枯。”正如周孝正所言,人站在高处之时总忘了回头看看自己身后走过的那条血路。

    四九城每天上演着父子情深剧情。除了林家,此刻与周家有着牵扯的梁家也是父子们聚在书房。

    梁家,那就是个传奇。

    历经数百年,它的家族底蕴不输于当年盛名在世的周家,尤其是明国期间各地军阀辈起,他们得天独爱,依然如鱼得水。

    当周家租宅血流一地,焚烧的大火熊熊燃起映红了半边天,那一刻梁家家族也迎来了他们的兴盛期。

    据传所谓的“洋督办”第一代就是从他们家开始。当然他们后人是不会承认,这些传言也随着历史消失而无声无息。

    与周家科举发家不同,梁家先祖发迹与一位貌美姑奶奶进了宫。在古代家族里有位得宠的妃子娘娘,那真何谓是鸡犬升天。

    从那一代以后梁家女儿是备受宠爱,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这样的培养,哪怕是之后再也没出现什么娘娘,可教养出来的女儿们也有不少成了高门贵妇,世代联姻出了不少世交。

    靠着这些关系,熬过兵乱,熬过改朝换代,在解放前最关键时刻,无数次被上天眷念的梁家再次靠着姑奶奶避开了灾难。

    这位姑奶奶能被雅称梁美人,除了梁家遗传的好容貌,更是热情奔放思想解放的新时代女性。

    可再怎么高喊女人是半边天,她还是挤走了原配,成功晋升了大她二十来岁男人的小娇妻。

    此刻她就一身笔挺干部装端坐在书房。一头乌黑柔软的卷发,雪白的瓜子脸,细长的眉毛下闪动着一双沉稳发亮眼睛。

    已年过四十的脸庞毫无一丝皱纹,岁月好似没在她身上遗留痕迹。比起年轻女子,更是多了份矜持的风情,气定神闲中透着那份从容。

    梁美人再次让长兄安心,她已经派人去当地接触侄子梁家俊。除了必须与社员一样参加生产,私底下是一点也没委屈孩子。

    对于自己妹子的话,梁老大很是信任。原因无他,自己儿子最受她偏疼,更多的是妹子没必要信口开河。

    梁老爷子微微颔首,“不用担心你大哥心存不满。之前我就有想法让这孩子去外面锻炼,这也是个机会。”

    梁老大也赶紧点头。事已至此,他哪里敢埋怨。农村就农村吧,熬个一两年等周家气消了再想法子调回来。

    只能说你天真了!能让小心眼,爱记仇的周娇轻易甩手不理会,你这个儿子哪有机会回城?人家是等着天收,不屑于跟你们玩呢。

    “胜男,你这次过来有何紧要之事?”梁老爷子说着停顿了一下,“周家有了防备已经不宜再动。”

    梁美人,也就是梁胜男。

    这个名字还是她年轻时擅自改的,可见她这女人有多自负。但哪怕她自觉再良好,被丈夫严厉批评后,也明白自己还得靠男人,更明白周家短期内已经不是自己能对付,否则自己这么多年心血全费了。

    此时听到老父亲的话,梁胜男有意避开周家这个忌讳,轻声问起梁老三调任后的工作情况。

    一旁梁老爷子见状垂下眼帘,心知与周家这次对弈已经输得彻底。看来还得继续维持关系。

    “……进去这几个月,看似大家都相处融洽,可还是没给我实权,我现在干得还是写报告。”

    梁美人沉默片刻,“三哥还是再等等,快了。”

    梁老三颇有些不赞成,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劝道:“小妹,名不正言不顺,有些事情你还是别插手太多。”

    不等梁美人回应,梁老爷子厉声斥责:“你懂什么?要是没有胜男,还有如今的梁家?你以为她全是为了她自己?”

    梁老三低下头,暗自叹了口气。他不应该多嘴的!

    “爹……”梁美人拖长了声音,目光再次看向梁老三,“三哥,想要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有何难?我等了太久,不想在等了。”

    梁老三闻言,神色莫测地看向地面青砖。那么多块砖整整齐齐的,要是有一块突出,他爹应该就要压实,要不就扔了再换上。

    这个道理谁都懂,可为何这里的几个人全都得意忘形了呢?他有心想提醒一句,这么多首长夫人,真轮不到你当出头鸟。

    可最终还是没再出言。

    连她自己都说她不想等了,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又有何必要惹人厌烦。

    梁老三静静地听着梁胜男与父兄间的交谈,压抑住心底越发不详的预感,考虑着是不是该提前安排好自己几个孩子后路。

    活了几十年,他从没像现在这一刻如此清醒。他们梁家是得到梁胜男这个妹妹的庇佑,可何尝不是外人反击时的第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