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19章 众生相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19章 众生相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京城正午,太阳似火球一般,炙烤着大地,空气中弥漫的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没有一丝风,地面滚烫滚烫的,人们在地面上走都觉得烫脚,路旁的梧桐树也无精打采地站立在那纹丝不动。

    骑着自行车的林丽莹到了大院门口,一下车心急火燎地奔向保安亭,开口就问周家怎么没人接电话?

    “周首长去外地办公那天就带走一家人。”哨兵对林丽莹不陌生,想了想,“你可以打那边电话。”

    “程家呢?”

    “都不在。”

    林丽莹咬了咬唇,问道:“除了我大姐夫,其他人几时回来?”她知道有些人家担心有急事联系会特意留言。

    “不清楚。”

    林丽莹见实在问不出什么,犹豫了一下,致谢后又赶往文工团。

    一位年轻女兵照样摇摇头,“我们没法提前得知团里活动。要是有任务,缪团长会提前回来。”

    缪?林丽莹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变了变,挤出微笑,“你们团长什么时候换人了?”

    “没啊,就是改了姓。”女兵说完,吐了吐舌头,尴尬地笑了笑,“你打她家电话吧,没事我先走了。”

    林丽莹看着对方话一说完就溜走,暗自叹了口气。原来早就改姓了,是真不一样了。打电话?她苦笑着骑上车子。自从她那个姐夫周孝正又升职加官,普通电话已经转不到周家。

    垂头丧气的林丽莹倒回到干休所,一跨进客厅,看到坐在那里的几个人来不及多说连连灌了好几口茶水。

    “你们等一下,我先去洗把脸。”

    “去吧,不着急。我让阿姨熬了绿豆汤。”上位坐着的林老爷子也知道大热天在外跑了半天不容易。

    林丽莹无动于衷地点点头。

    既然不急干嘛不让她等太阳落山再去?事关儿子,女儿算得了什么。可惜浪费了一个好周末,也不知两个儿子在他们大姑家怎么样?

    客厅内林老二林爱党刚拿着退伍证回京没几天。此刻见妹妹脸色不对,望向妻子。俩人面面相觑地望向林老。

    “老林,还是让孩子按规定去报到算了。”江老耐着性子规劝。以他看来其实去厂子里当个保安科长挺好,更加有机会安排闺女上班。

    “那里太远了,去暖瓶厂也行啊。”

    此时的京郊暖瓶厂已经成立两三年,规模也日渐扩大,除了位置偏僻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露天小厂子。

    江老听亲家这么一说,他立即没出声。人家亲爹不乐意,他还能管女婿?尤其看到对面女儿那发亮的双眼。唉……儿女都是还不完的债!

    冲完澡的林丽莹出来时已过去半个小时,披着湿头发入座后,不等他们开口,摇了摇头。

    林老爷子皱了皱眉,“你没说过几天是我七十大寿?”

    “爸,我连人也没见到。”

    “怎么回事?你姐夫需要去那边办公,难道连你姐他们都需要去那边?”林老爷子气愤地沉脸急问。

    “老林,别急,让孩子慢慢说。”

    “唉,孩子大了翅膀都硬了。”

    江老再次哑口无言。他诧异地看了眼老亲家,飞快低头端起茶杯。真有些后悔听闺女鬼话跟她过来。

    林丽莹也很无奈。这话到底是说自己还是暗指她大姐?她不想去深思。有些事情不能想,想多了娘家这条路也别走了。

    “我去了大院,真得跟江伯伯说的那样,周家没人在家。后来又去了团里……”林丽莹想想还是一笔带过,“她们也说我姐不在。”

    “你就没想八一马上到了,问珊珊几时回来?”

    “她男人贵为军长,我这平民百姓哪里配得知她行踪?”

    老爷子活了大半辈子,不说人老成精,可从这话里酸味岂能不明白有些不对劲?他耐着性子问道:“是不是谁说了不中听的话?”

    说着他朝一旁低头喝茶的老亲家苦笑地感叹道:“真是人走茶凉。老江啊,你千万别退下了。”

    这话挑拨意味太浓,江老抬头浅笑着摇了摇头。

    “说吧,是不是有人为难你了?别怕,你老子活着一天就给你撑腰。”

    林丽莹原本以为可以绕开话题,没想到老爷子紧追不放。关于大姐已经改回姓氏,她说呢,还是不说呢?

    “是不是你又发脾气说话得罪人了?”

    一旁林爱党紧接着说道:“小妹,你这脾气也该改改了。”

    被这对父子这么一激,林丽莹叹了口气,“没什么要紧事情还是别去找人家缪团长了,她已经不姓林了。”

    “什么?这个忘恩负义的狗……”

    江姜玉失控地一开口,立即被江老那凌厉一眼吓得立即捂嘴,如坐针毡地挪了挪,忐忑不安地偷瞄着铁青着脸的公公。

    死了,要死了,她怎么又管不住自己这张破嘴。好不容易让她爹带自己进来,再被赶走,那真得死定了!

    林老爷子哪里顾得上她,就这么个东西,别说亲家在,就是不在,他还得顾全两个孙子。

    “你大姐真得改姓了?我记得上次她去医院看我,那些人还称呼她林团长。”

    一旁江老见老友那神情,真担心他出事,好心地劝道:“别管姓什么,那孩子还不是喊你一声爸。”

    “不一样的。”

    “有何区别呢?其实珊珊早就改姓,不过是大家都喊惯了,她也没在意,还是小林小林的喊。”

    “这么说就我一个人不知情?”

    江老更加后悔趟这混水,隐晦地瞪了眼女儿,接着安慰道:“这孩子名儿也没改,谁没事在你跟前提这些。”

    “老林啊,你也体谅点那孩子。她亲爹那边都有人找来了,不改也说不过去。这些都是形式问题。咱们还是说正事,我一会还有点事。”

    林丽莹惊讶地看向他,再看了看其他人,突然顿悟。她就说嘛,一个寿宴用得了自己冒着暑气跑那么远?

    再一看今天在座的几位,她哪里还不明白是关于谁的正事。

    林丽莹不可置信地看向林爱党,“不是已经去区武*装*部报到了吗?是不是那人不替你安排工作?”

    她越想越有可能,“那个吴什么,他是不是过分了?这狗杂碎,不用爸出手,我去掀了他!”

    林老爷子连忙拦住站起身的女儿,“瞎嚷啥!没这回事,快给我坐下!”

    一旁林爱党也拽住她,“小妹,别冲动,你先听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