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15章 初进单位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15章 初进单位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斜背着挎包,上身一件短袖白衬衫,下着黄绿色军裤,蹬着一双白色运动鞋的周娇雄赳赳,气昂昂,跨过计委大门。

    还没走几步,身后有人一声大吼:“周丫头,过来!”

    周娇转身一看,哎哟,遇上熟人了。

    她赶紧小跑过去站好,张嘴刚要与平时一样打招呼,突然发现人家喊自己周丫头,那她该喊伯伯还是同志?

    “没人陪你过来报到?我刚好进去,一道?”

    闻言,她朝着眼前这位浓眉方脸中年人嘿嘿地傻笑,“许伯伯,还是你先请。”

    “以后要喊许同志,知道吧?”

    周娇等他往前走,落后一步跟上,“你这么一说,我还真不习惯。不过你吩咐侄女的准没错,我听你的。”

    “算你这丫头聪明!”徐友亮边走边低声介绍,“前面是办公厅,过去就是财务、组织、政治那些部门……”

    周娇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的背影,跟着他一路走来,其他不知,里面大致部门倒是有所了解。

    快到了报到点,周娇跟他告辞离开。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位长辈陪同,她是堂堂正正进来又不是靠关系,何必呢?

    进去后,周娇找了一位三十岁左右,短发,丹凤眼,厚嘴唇,长得很有韵味,看起来很爽利大方的女同志咨询,不等她问完,被对方带到了一间办公室。

    里面一位即使不穿军装,窥视他一眼,也会强烈地感觉到他身上那种军人内在的威严和力量的中年男人。

    那种威严和力量,装是装不出来的。此刻这中年男人正笔直端坐在办公桌上埋头苦干。

    听到一声喊报告,周娇正好看到对方有些不悦地抬头。

    这位男人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一头整齐的小平头,一张方形脸上眉毛很粗很浓,紧抿着薄薄的嘴唇。

    听到对方说周娇同志前来报到。他立即露出笑容。眼睛笑得眯起,眼角有一些深深的皱纹。

    “原来是周娇同志,我是包志林,欢迎欢迎。”

    他站起来时,周娇更是发现个头真高,块头也大,嗯,当然也好黑。手上有一层厚厚的茧,对方真的曾经是名军人。

    “包同志,你好。”周娇打过招呼,将装有报到资料的文件袋递给对方。

    “小金,替周同志倒杯茶。”

    周娇连忙谢过拒绝。要是她没猜错,这位头看过通知单,应该让自己去人事处财务室什么的。

    没有多久,包志林翻了一遍资料,整理好将文件袋递还给周娇,“让小金同志带你去报到,有不明白的你问她。”

    告辞离开,周娇还一头雾水。出了房门,走廊上来来往往人不少,她也没打算现在就咨询。

    倒是小金很热情地替周娇介绍同事,领着她走了好几个部门,一直到档案室交接完又倒回到包志林的办公室。

    懵圈的周娇脖子上挂着工作证,右手拿着一张纸。再次看到包志林,她终于松了口气。

    “刚才小金应该带你去过办公室?”

    周娇对小金感激地一笑,朝包志林点点头。

    “这样就行,到时间直接过来上班。你们可以出去了。”

    周娇见他说完,又低头苦干。暗自翻了个白眼,真没礼貌。

    退出房门,她可算缠上小金。二话不说跟在对方身边溜达到将来自己待的那一分三亩地。

    “金姐,以后要麻烦你多关照点小妹。今天幸好有你,要不然别说办完手续,就那么多间办公室,我都得迷路。”

    “我们办公室加上你才四个人,大家都是同事,客气什么。以后遇到哪里不清楚的地方直接问就行。”

    既然对方开口,周娇才不客气。刚才她费了不少口舌才拖到月下旬上班,当时对方就在身边,好听话还得讲。

    “我迟点过来上班真没关系?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我这脑子可不好使,可不懂什么是客套。”

    拉着周娇进入办公室的金姐闻言乐得直笑,指着里面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同事,“沈昭,听到了没?她说她脑子不好使。”

    沈昭无奈地站起身,看向周娇:“我先做个详细的自我介绍,我姓沈名昭,是吴少林他姨表哥,跟你家张国庆喝过酒。”

    他左边的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顿时爆笑出声。

    沈昭又指了指他,朝周娇咧嘴一笑,“你不认识他,总该认识他堂妹邵秋雪吧?还有金姐,她是你大表嫂外甥女。”

    周娇差点爆口“操”。这世界也太小了!

    难怪她爸差别对待,她就说嘛。怎么张国庆去军校有详细资料,到了自己这,她爸来个爸相信你!

    她哀怨地看着他们:“你们可真不够意思,刚才进来怎么没说?我一点底子都被你们掀盖了。”

    这话一落,大家哄然大笑。

    “行了,既然都是熟人,我也不客气了。除了沈哥,金姐、邵哥你们俩人是不是得给我报个全名?”

    “金丽娟。”

    “邵冬瑞。别喊我邵哥,不好听。在外面可以喊我瑞哥冬哥。”

    “对,你冬哥倒是提醒对了一点。以后在单位有外人记得喊同志。”

    周娇受教地谢过他们。

    金丽娟看起来挺喜欢周娇,拉她走到办公桌前:“这是你的位置,坐下慢慢说。我看你刚才没办理在单位就餐,是不是孩子小不放心?我们这里伙食还是不错。”

    不等周娇回话,她继续说道:“还有分配给你的宿舍,怎么不要?你是不是打算等你男人那边分配房子?”

    既然是熟人,周娇也不瞒着,毕竟想瞒也瞒不住。她笑了笑,“我名下有院子,现在捐给妇联当办公场所。”

    “那你现在不就是没房子住嘛。你这情况跟那些有房产还想分房子的不同。要是不等你男人那边分配,还是先要了这边宿舍。”

    关于这个问题,周娇不想多说,不过人家这份情她领了。一间单身宿舍分给她,也得有人住。她家谁去住?

    金丽娟接着又闲扯了起单位里每周都有什么伙食,几日开工资,平时都有什么福利等等。

    周娇听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越听越觉得这是个妙人。很热情,可人家没提点单位其他同事如何?很真诚,可人家没提点自己将要工作的职责。

    看着对方,周娇真想问问她是不是姓错了姓,投错了胎,她该跟张国庆是亲兄妹。

    告别三位同事,出来时已是午餐时间。要不是到了饭点,周娇估计金丽娟还有得聊,不过也看出这份工作很悠闲,很适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