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801章 在媳妇前面,脸面算什么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801章 在媳妇前面,脸面算什么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参加完这个学期最后一次会议,张国庆抬头望向天空,再不走大雪压顶,今晚别想回家。

    不用他提示,身旁的易解放也知道鹅毛大雪又要来,俩人打了个眼色,默契地往加快脚步。

    远离了他们,俩人走进宿舍楼,一片喧闹,与大家打了声招呼,俩人没多停留,各自回房背起行李集中往外走。

    北方呼呼作响,迎面而来的冷风让张国庆暗自庆幸媳妇先行一步。等踩上厚厚的积雪,更是自觉聪明。

    小火车到换乘的摇晃公共汽车,天色已黑,也没出他们意料下起鹅毛大雪。天气越发冷,路上已少见行人。

    看到各处亮起的灯光,想起温暖的室内,张国庆对于回家更是迫切。那里有他的媳妇,还有他的儿子们。

    “不是还有散学典礼?没必要赶路回家。”说是生气,可看到他冻红的双手,周娇顿时心疼不已。

    张国庆接过她递来的姜茶,“怕有人晚上扎小人。”刚喝一口,他差点喷出来,原来后招在这等自己。

    周娇看着他佯装委屈,心里暗乐,面上泰然自若地浅笑着,“有点辣,要不替你换一碗。”

    “不用,辣好呀,一喝进来全身暖和。”张国庆哪敢?大丈夫能屈能伸,在媳妇面前脸面算什么。

    看过睡着的三兄弟,与老丈人在书房聊几句,张国庆再次回了东厢房,就看到一大碗热气沸腾的牛肉面。

    他笑道:“不生气了?”

    周娇斜了他一眼。

    “行,等我填饱肚子,随你处置。”张国庆开着玩笑,边吃边指了指柜子,“我找人给你做了些玩意。”

    “先吃了再说。”

    张国庆边吃着边看着她从暗格取出盒子,见她爱不释手地摸了又摸,就知道这礼物很让她称心。

    哪位女人没有幻想过自己霞披凤冠踏入花轿?

    这顶凤冠没有传统“金龙九,翠凤九。”可周娇一眼就看出是自己曾经闲暇之时即兴画过的九龙九凤冠。

    正面上层有九龙,中层为八凤,下层绕以二排珠串饰,背面上部立一凤,故名九龙九凤冠。

    也许是限制于条件,如今被张国庆稍作修改。捧在手心,去了沉重感,可精细程度不输于周娇所见过任何凤冠。

    “这一看就是老师傅工艺。这么危险的活都有人做?费劲心思了吧?这人除了想赚钱,估计也是丢不下手艺。”

    张国庆放下碗,拿起手边热毛巾,边擦边说,“嗯,据说祖传手艺。我易容后与他接触,说自己姓金,他还拉着我问是不是爱新觉罗后人?”

    周娇大笑。你敢订制凤冠,他可不这么想?真是胆子肥了!不过她很喜欢。

    “喜欢吧?”

    周娇点点头。凤冠很漂亮,更漂亮的是他的一份心意。他一直记得前世洞房花烛夜开过的玩笑。

    张国庆咧嘴一笑。他想了很多礼物,可他媳妇什么都有,普通的还真没意义。这次冒险也值了!

    再过两年到哪里找这么好的老师傅?

    “下次别干这么危险的事情。”

    “好。”

    “你几时定的?我怎么一点也没发觉?”周娇说着说着,眼神不善地看着他。看来不止胆肥了,还学会瞒自己。

    “我就是想瞒你,也是爱你。傻丫头,还生气呢。”张国庆笑着抱起她,“去年你去南方实习,我不是无聊嘛。我刚好换了这些东西,后来去了一趟邻市,想想只有这个有纪念价值。”

    周娇斜了他眼,“你就不担心被黑吃黑?”

    张国庆叹了口气,“这世道金子珠宝值能什么?我用了三百斤粮票,人家哪里还愿意冒险?”

    “不止这些吧?还有呢?”

    张国庆哑然失笑。

    真是一点也瞒不过,“定金是两盒青霉素,他唯一的孙子等着救命。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才完成这顶凤冠,其实这手艺亏了。”

    周娇赞同地点点头。不过,比起一条性命与口粮,对方也没赔本。看着因自己开心而露出笑容的张国庆,她还是忍下扫兴话题。

    是啊,那些人吃不上跟自己又有什么联系。难道自己捐出去的东西还少吗?她男人有能力难不成就是错。

    “盒子底层还有配套首饰,来,都戴上试试。”张国庆放开她,笑眯眯地指了指盒子下面暗格。

    周娇一时兴致顿起,“你先去书房,我换件衣服。”

    张国庆摇头只笑。他媳妇就是脸薄,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害羞。他也没去书房,拿了睡衣裤去洗簌。

    刚踏出耳房,张国庆一抬头,不由一怔“足抵红莲,红衣素手,锦盖下,莞尔娇羞。”

    说的就是这样吧?

    张国庆愣愣地看着前面一片晃眼的红色,霞披凤冠,静静站立,巧笑倩兮,美目流转的周娇,下意识地捂住心口。

    “怎么,傻了?”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张国庆轻轻呢喃,“媳妇,以后我们不穿了。”

    “真是傻子!”

    “嗯,傻子。”

    周娇斜了他一眼,转了个圈,回头朝他笑了笑,“真好看?以后我们再要个女儿,这些留着给她。”

    “不要!”张国庆果然摇头,“只要想到有一个肖似你的女儿,将来还会被哪个野小子娶走,我会疯的。”

    周娇无语地看着他,“幼稚了吧?”

    “你能随你奶奶,女儿一定随你。”张国庆搂住她,“三个儿子够了,我舍不得你再遭罪。”

    “你不知道你躺在里面,我看也看不到你心里有多害怕……”

    听出男人声音里的脆弱,周娇轻轻地拍着他,安慰道:“好,我都听你的,不生了。我们好好培养孩子也是一样。”

    “媳妇你真好。”

    “呵呵……你最好别擅自跑去做手术。”

    “这么大事情我不敢瞒你。”张国庆说完就后悔了,自己真是哪壶不提哪壶!丙断转移话题,“好冷,我们上炕。”

    周娇好笑地推开他,“以后有事不需要瞒着我。我这人心眼有些小,有些不识好歹,更会往歪处想。”

    “好。”张国庆笑着点点头,见她要卸下首饰,连忙上前帮忙,“媳妇,我很善解人意。”

    善解人意?尚解人衣还差不多。

    这么好的气氛,周娇也不愿意再多纠缠于那些问题。一辈子的夫妻,相互包容相互体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