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54章 临走之前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54章 临走之前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周家小院黄翠兰两妯娌起床时,院子内平安已经扎完马步,笑眯眯地跟她们打了招呼,继续练拳。

    东厢房周娇听到动静,连忙走出来,“嫂子醒了?怎么不多躺一会儿?”

    林菊花指了指院子内的小儿,笑道:“可不能让咱们家平安看笑话。”

    “娇娇,平安还小。”黄翠兰心疼的看了一眼孩子,欲言又止的终于吐了一句话。

    周娇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高兴地笑道:“大嫂,他习惯了。”

    “我还以为孩子就在老家练会。不过啊,三岁看到老。咱们家平安以后准有大出息,就是孩子累坏了。”

    “你就别夸他了,我们家几个孩子都不错。大嫂、二嫂,等你们洗把脸,咱们就吃早餐。”

    林菊花伸头往四下打量了一下,疑惑地问道:“娘呢?”

    “听平安说一早他爸就跟奶奶一起出门,要到下午才回来。嫂子,你们今天要去哪?我陪你们。”

    黄翠兰看了眼她肚子,摇了摇头:“这两天该逛的都逛了,我还是不出去。”

    “我也不想出去,咱们三人好好唠嗑,比上街好。”

    周娇笑眯眯地点点头。

    吃过早餐,送走上班的林丽珊,程老太太到了时间也过来,得知张国庆带着他娘去逛街,她笑眯眯地夸了几句。

    “娇娇身子不方便,我带你们上街。有没有什么地方想去?”

    “不用了,您老坐着。”

    程老太太想起前天去东安市场,这俩人兴致挺高,招了招手,“难得来次京城,家里有什么好待的?走,陪我这老婆子出去逛一圈。”

    周娇看向程家阿姨,见她笑着指了指外头,明白老人家已经联系好车子,再次看向两位妯娌,见她们也有些犹豫,也催着她们跟过去。

    “平安也跟我们过去,我们中午也不回来。”

    “好,你等等我,我替孩子加件衣服。”

    有了她儿子陪同,周娇更是放心。牵上平安回房后,她塞了把票券给孩子,偷偷地吩咐了几句。

    平安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别太明显,跟住你太奶奶。”

    送走他们一行人离开,周娇回了卧室,从木箱取出一个包裹,放在炕上打开里面全是硝好的狼皮毛和兔毛。

    倒不是她手上没有好货,而是担心给张爹张母惹祸。

    周娇取出三百块的崭新十元大钞(那个时候最大的面值),又取出深蓝色暗纹厚布料和些棉花。

    用剪刀裁出一件棉袄马甲衣料后,絮上一层薄薄的棉花,用针线缝了几针固定后,再附上狼皮,在两片前襟内做了两个大暗兜,将钱分开放在底部缝死,这样给她婆婆随身携带也不担心被盗。

    有了缝纫机,没多久一件成品就完成。周娇打量后满意地点点头,现在没有什么异地取款,出门在外非常不方便。

    想到这里,周娇又拿出国外购买布料,替婆婆做了十条平角短裤,担心她不习惯,还特意做得宽松。在其中四条内缝了暗兜,方便她老人家藏钱。

    结束后,为了避免尴尬,周娇又裁了一大块布料塞进袋子内留着给她婆婆替公公做短裤。不是她区别对待,再怎么说她是儿媳妇。

    在这个年代婆婆在世,还替公公做贴身裤传出去。轻则会成笑话,严重的也许被传成丑闻。而且她估计她古板的公公也接受不了。

    为了避免厚此薄彼,寒了老人的心。接下来她特意替张爹准备了两条护膝,替他老人家又准备了一件深灰色棉袄马甲。

    张母跟张国庆回来时,程老太太一行人还没回来,周娇见状趁机拉上他们娘俩回房,取出棉袄马甲让她套上。

    “怎么又做新的?年前不是已经寄了一大包。娇娇啊,以后别做新的,娘跟你爹根本穿不过来,送人又舍不得。”

    周娇笑眯眯地点点头,“嗯,以后不做了。”

    张母白了她一眼。天天这么说,也没见少一件。比起孩子的孝心,她更心疼地是有新衣服都不敢随便穿在外头宣传。

    一旁张国庆起哄着让他娘穿上试试合不合身,见周娇暗示衣服内藏了钱,他微微颔首。夫妻俩都明白没上车之前不能先透露。

    “娘,就穿在身上,这件暖和,上车也不怕冻到。”

    张母连忙要脱下:“不行,坐车糟蹋了。”

    张国庆急忙拉住她,这娘俩一时忙着拉锯,可算乐坏一旁的周娇。

    “娘,你穿的就不是糟蹋。正好回去洗一洗,等天气暖和了也不显得崭新笔挺,正合适。”

    周娇说完见她还有些犹豫,拉住她坐下,随手将包裹丢给她,也成功了转移了张母的注意力。

    “这又是干啥?”

    张国庆见她忙着解开包裹皮,眼尖地看到一叠平角短裤,佯装不知情,立即转身去衣柜上面取出行李袋。

    之前他弄到一大叠草黄色篷布,被周娇拼接成七八个大的行李袋。比起他老丈人配发的军用行李袋,显得更是方便使用。

    被易解放要了一个后,陆陆续续地被朋友们借走的什么,现在家里剩下只有三个。说实话,要不是那些人关系不错,张国庆还真舍不得。

    等她们婆媳谈话告了一个段落,张国庆拿着一个行李袋放在地上,将今天买的一些东西塞进去。

    周娇趁机把包裹皮扎好递给他,跟张母说道:“娘,孩子的衣服你千万别准备。平安小了的衣裤够孩子接上。”

    说起平安那庞大的衣物,张母倒是想起林老爷子。这次过来她见没人提起林家,再怎么好奇也没问起。

    此刻只有家里人,她忍不住问出心里疑问。

    张国庆收拾完行李袋提到一边,瞥了眼周娇,笑道:“之前我给爹的信里有写,他没告诉你?”

    “哪啊。你爹说了,不过你没说他们搬走。”

    张国庆顿然回悟,后来的事情,他还真没提起。他笑着坐到他娘身边,详细地给说了一遍。

    不出周娇所料,听完的张母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还是劝道:“有空还得去看看老人家。在外人眼里,罪魁祸首已经去世,人走事了。而活着的老爷子毕竟对你娘有养育之恩,你娘有今天好日子离不开他在后面撑扶。”

    张母说完,拍着周娇的双手:“孩子啊,你姥爷再不好,最起码你在老周家靠着他这个名也护住你少受不少委屈。”

    周娇多少明白婆婆说的言之有理。“人的名,树的影。”之前确实靠着有位传闻里的亲姥爷,在外谁都给自己一点面子。

    “咱们先不说他是不是亲的,就凭着他是英雄,咱们这些活下来过上安稳日子的平民百姓也得敬着他。老爷子年纪也大了吧?”

    周娇微微点了点头:“好,我会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