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44章 所谓的调教计划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44章 所谓的调教计划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与此同时,周孝正在程家吃过晚饭,陪同程老爷子父子俩人正在书房内围着炉子喝茶闲聊。

    说着说着聊到张国庆和周娇毕业去向。

    “时间过得很快,下半年就要放他们去单位实习,明年这个时候他们小两口的分配就会确定。”

    周孝正听了程老的话点点头。

    一旁程思瑾嘀咕道:“哥,点什么头?你得早点盯着点,上点心。别说我们娇娇,就小五问题不小,他是调干生。我可是听城西武装老吴在我面前就说小五是他们系统的成员。”

    周孝正笑着摇了摇头,替程思瑾倒了开水。

    程老在一旁提点儿子:“小吴说再多也没用,都要服从分配。关键得看你大哥怎么打算?”

    周孝正摇了摇头:“看上面怎么决定,随孩子兴趣。老吴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强求,他也知道京城不比东北县城,不是现役军人在武/装/部工作到底有些瑕疵,以后上升空间不大。”

    程思瑾一听皱起眉,不赞同地注视着周孝正:“那你的意思,还是随孩子折腾?你要是不插手,真得会被分配到外地,可别后悔!”

    周孝正瞥一眼他,勾起嘴角,心情颇好:“那你说怎么办?”

    程老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儿子,低头吹了吹浮起的茶叶,心里暗自叹息这就是两者差距。

    “大哥……”

    周孝正斜了他一眼:“你瞧你这样子!先稳住。还有一年的时间呢,急什么?”

    “我家老大上高中那会,我就替他安排好将来要走的路,哪有小五这么爱折腾的小子?当初直接上军校多好,出来就是中尉。”

    中尉?多稀罕!周孝正浅笑着端起茶盏,茶盖轻叩几下杯缘,轻轻吹了吹口气,抿了抿后盖上茶盖,不急不缓地放在茶几上。

    关于两个孩子的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出口,哪怕关系再好,没到最后一步,他也不想宣于人前。

    随着周孝正神色仍然波澜不惊,举止散发出一种道不出的韵味,程思瑾也渐渐去了心焦,跟着端起茶杯。

    程老欣赏地看着周孝正去了年轻时的一身傲气,这孩子越发内敛。

    当年瑾瑜兄常沏茶笑言,茶如人生,能悟则得道。那一幕幕似乎就在眼前,有些东西真有遗传。

    程老太太见时间不早,敲了敲门,推入进来,看到三人静静地喝茶,笑道:“别喝多了睡不着。”

    说着她指了指书房内的钟,“你们聊完了没?结束的话,我想跟小正去见见小五他娘。”

    周孝正一手扶着她,连忙拒绝:“不行,这会天寒地滑,明早再过去。”

    “你不懂。小五他娘过来,我这当长辈的得去见上一面。等明天她们上门拜访不好,我还得去看看我们家娇娇会不会累到。”

    程老跟着站起身:“你这老胳膊老腿的,我跟你一起过去。”

    “别,千万别。再怎么说我们大了一辈,我们两个老家伙过去,小五他娘该心里过意不去。等下次小五他爹过来,我带你去啊。”

    几个人边说着边出了书房,客厅内打毛衣的程家大儿媳妇刘秀连忙放下手上的活,站了起来迎上前。

    “爹,我陪娘去一趟。”

    程老这会没意见,都是女眷们,他儿媳妇过去正合适。他笑着点点头,吩咐她们路上小心点。

    看着家里阿姨提着一篮子冻梨、冻柿子那些果子跟着她们婆媳后面离开,父子俩人回了客厅坐下。

    程老看着大儿子问道:“你大表哥养气功夫了得,你多学着点。”

    “我大哥如今越发得谨慎了。爹,他明天下基层是不是为了避开家里这些亲戚女眷?”

    程老微微点了点头。

    这也就是现在,以前大户人家哪有这么随便,周家尤其讲究规矩。他至今还记得好兄弟从不进他岳家内院,更别说其他人家。

    此刻他心里倒是有些嘀咕张母怎么不懂人情世故。你说带谁不好,带两个年轻儿媳妇上京。

    程老感叹道:“时代变了,规矩也改了。”

    程思瑾坏笑道:“这话你要是给我娘听到,她准会说你。”

    “这些话也就我们父子俩在家说说。唉……上次有人提起,我连附和都不敢。老祖宗的东西是真的留不住了。我们程家世代开私塾,最讲究规矩,说到底是背弃祖训。也不知是对谁错?”

    程思瑾见不得父亲伤感,他立即转移话题:“爹,你说大哥胸有成竹,是不是已经安排好小五将来?”

    程老难得有些心情回忆以往,被儿子这么一打断,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说呢?我刚才是提醒他抓紧点时间,你倒好,没百分百把握的事情,你说你会随便开口跟人宣布?”

    程思瑾被责怪,不以为然地朝他父亲笑了笑:“这么说来我大哥他是已经准备好,就等最后一步棋落下。”

    “不是一步旗子,他准备了好几手。你看这几年张国庆去了几个单位实习?没到最后他们家是不会落棋为安。”

    “那娇娇呢?她是大哥唯一姑娘,她可没去那么多地方实习,除了这次南方之行,我记得她好像老待在家里二门不出。”

    程老神色莫测地朝他一笑:“这丫头都在上面挂上号了,还用得了担心?你忘了去年她被派去实习好几个月?真是傻儿子!”

    “那次真的是出国执行秘密任务?”

    程老摇晃着脑袋:“不可说,不可说,说了就不灵了。没看那丫头怎么吃也不长胖,光长心眼子上。她啊,估计哪个单位都确定了。”

    这边父子俩在讨论心眼多的周娇,此刻也很无奈。有些事情不是靠智商就能解决,牵扯到人情世故,她就抓瞎了。

    东厢房卧室内张母趁着两个儿媳妇和外甥女跟林丽珊她们在客厅聊天,偷偷地将张爹的想法告诉老儿媳妇。

    周娇闻言面上带着笑容,心里暗暗叫苦。如何压住嫂子们的小心思,她怎么知道?人家千里之外过来探望怀里身孕的弟妹,自己给人下马威,合适吗?更何况,所谓的嫂子,对于她来说真跟自己没多大关系。

    “你爹说你跟小五一准知道他的意思。所以这次千万别提什么院子准备好了,让我们过来什么的。得让她们知道你爸当大官了,你还是很不容易。院里哪个老太太厉害你就带她们去转转……”

    “……现在就得把她们小心思给压住,将来才能不会给家里添乱。你得让她们知道就是你爹官再大,上面还有好多好多大官压着,有什么事情,你们也出不了力。那她们就会老实,不会整天觉得有小五在,什么天大的事情都不是事……”

    听着婆婆念叨着许久,周娇明白老人为了老张家的将来,可也是为了替自己夫妻俩解除后患,哪怕这办法不妥当,可自己如何忍心埋怨?

    周娇笑眯眯地接下所谓的调教计划,至于如何实施?带她们去看看外界的凶险也好,让她们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还是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