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42章 花样庆祝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42章 花样庆祝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难得一个好天气,风停雪止,冬日的阳光穿透层层云雾带来丝丝暖意,平安早就待不住苞着小伙伴们溜出门。

    院子里没了这些孩子们欢声笑语,一下子冷清了不少。看着陈婶紧跟其后,靠在墙角晒暖的张国庆看着身边妻子懒散得窝在椅子上,站起身。

    “去哪儿?”

    “太无聊,我去收拾一下西屋。”

    “要不要我帮忙?”

    张国庆连忙阻止:“你安心待着。我就看一下炕,回头陈婶会收拾铺盖。”

    周娇半眯着眼睛挥了挥手。

    整个西厢房三间,被平安占去一间阅读室,再被张国庆占了一间朋友聚会待客,中间余留的堆满杂物。

    站在门口看了看,张国庆毅然放弃。去年都没扒炕,他怀疑半夜会冻死人。真要是两个嫂子得了重感冒,他还得担心传染给妻子儿子。

    掀开左边那间棉帘子,里面被那些猪朋狗友糟蹋得什么棋子、扑克牌的乱丢。这个正月这间屋子就没断过来人。

    闻到里面烟味和酒气,张国庆嫌弃地撩起帘子,又敞开房门开窗。难怪陈婶说这间房过了正月要大修整。

    孩子阅读室就隔一见房,真是太不讲究了!

    “好兄弟,你真是太贴心了,快,正好过来帮把手。”西厢房内张国庆看到易解放过来,嘴都合不拢。

    易解放可不吃这一套,他搭着胳膊,斜靠在门口,抬着下巴朝炕上:“你这是又折腾什么?”

    “房间不够睡。”

    易解放吓得两只胳膊垂下,不可置信地指了指外面:“就你们家几口人还睡不下?不会又有什么亲戚过来吧?”

    张国庆白了他一眼:“怎么?有意见?我娘来了!”

    易解放赶紧跑上前:“怎么不早说,那是要腾屋子,那可是我亲大娘。”说着说着,他摇了摇头:“不对,不对!周叔准会让大娘大爷住正房。”

    “是我娘带两个嫂子过来,我娘陪平安睡,嫂子睡正房不合适。”

    易解放了然地点点头。

    “你那是什么表情。快帮哥们拉拉好。”

    易解放伸手拽直炕席,“要不要我让我妈赶紧想法子挪地?她们妇联占了这么久便宜,应该差不多搬走了。那套四合院回来,以后你老家来个人也不用往家里挤。这还好是你自个家里人,要是什么老乡,那你怎么办?”

    “直接扔到招待所还用得想?”

    “那院子真不急着要回来?”

    张国庆摇了摇头:“要来没用,家里就几个人,谁跑那边去。妇联占住还好点,有你妈在,谁也不敢乱来。”

    “谁说的?上次她们单位就有人说后面一进空着想当宿舍。去年有好几对结婚听说都没房子住。”

    张国庆皱了皱眉:“怎么没听你之前提过?”

    “愁了吧?大过年的谁愿意说这些破事给你添乱。听我妈的意思,等我们这边移到西山那块,她们单位好像也要搬。这事你得跟我妹子好好商量,最好把你们俩人的户口迁到那边。”

    张国庆点点头。关于几个院子的问题,一家人已经商量好。也不知那天晚上胡老头跟他老丈人都谈了什么,一回来就告诉自己老头子信得过,还可以将胡同院子过户到胡老头名下。

    看来他老丈人应该事先得到消息妇联会搬走,否则也不会说找时间将自己俩人户口迁到那边。

    “还有你挪了这地方,以后哥们过来在哪儿聚会?我记得我还有衣服放这里头,大勇他们还有几瓶酒藏在屋里。”

    “靠,你们行啊!”

    易解放在屋里左敲敲右看看,还真得让他找出几双发臭的棉袜子、两瓶酒、一包没吃完的下酒菜。

    张国庆见状一头黑线。要是陈婶见了不跟他们这家伙拼命才怪!难怪她老是说怎么收拾都收拾不干净。

    易解放摊摊手:“再找地儿?”

    张国庆还能怎么办?自家这块地被那些无耻的家伙们给霸占了,他估计没准还有什么宝贝被藏在哪个角落里。

    他怀疑地盯着易解放:“你们不会把那些小h书也藏在里头吧?要是被平安他们几个小家伙搜出来,真会丢大脸!”

    易解放犹豫了一会,摇了摇头:“应该不会。除了大勇和大头这俩人谁也没这么好色,不是吗?”

    对于这些老是想去看文工团姑娘的小伙子们,张国庆很没信心。他还是决定等没人了自己好好搜一下。

    再说人心难测,除了平时几个人品信得过的哥们,正月里可是三五成群地来了不少年轻人,谁知道有没有放了些不该放的东西。

    “先放着,回头让他们几个过来帮忙一起收拾。你现在就是收拾了也没用,迟点他们几个约好来庆祝。”

    张国庆一听,立即坐到炕上:“这回又庆祝什么?我记得光庆祝我媳妇怀孕,你们就喝了好几回。”

    不怪他这么问。从腊月二十八开始,什么周娇替他们怀小外甥,什么张国庆又当爸,什么新年好,什么鬼的庆祝借口都能找到。

    易解放乐得哈哈大笑:“这次是真庆祝!有两个当兵去了,我们是不是得庆祝他们?放心吧,最多还有一次庆祝过完新年。”

    这话骗他家平安,孩子都不信!

    都是这些家伙闹得风气不好,害得隔壁阅读室里那些毛也没长齐的奶娃娃们也老是学着玩什么庆祝。

    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晚上书房内张国庆交了作业,等他老丈人看完又提问后,忍不住问到那天他们都说了什么?

    周孝正瞥了他一眼:“他曾经当过我们军战地医生,手上留有证件。这次为了方便教娇娇,他打算答应军总院恢复原职。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又要进笼子,光凭这一条就够我们信任。”

    “老头子真够拼了!”

    周孝正摇了摇头:“对于他来说,有个继承他衣钵的传人犹如重要。除了当初的恩情,他看中娇娇天赋。他亲口跟我说原本他对于收徒什么的已经熄了心思,后来他查证一年多,娇娇很适合学医。”

    “爸,你不会被他夸了几句娇娇,就二话不说高兴的答应了吧?”

    周孝正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不愿意回话。事关自己女儿,没有好处就是说破天夸得天下绝无也不能马虎。

    不过他不愿意跟这傻小子废话。要不是胡老头再三说多学门医术给自家娇娇添一道保险。又有什么将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会如何,可医毒不分家总能避免被人使坏。他才不乐意答应对方。

    张国庆笑眯眯地注视着低头布置作业的老丈人。这性子越来越像他媳妇!

    “爸,那这两天我就过去办理过户?”

    周孝正抬头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还是交给你姨姥姥办理,你出面容易被人盯上。过两天爸要下基层,你照顾好家里就行。”

    “外面?”

    “明哲保身。”周孝正说完不放心地看着他,“心软不得,有事多跟娇娇沟通。”

    “好,爸你在外面小心点。真有苗头不对劲儿,咱们一家人去哪都没有关系,就是种田我都能拿十个工分。”

    周孝正闻言心里一暖,笑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