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33章 针灸大师胡大夫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33章 针灸大师胡大夫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老爷爷,我太爷爷是不是很厉害?”平安冒着星星眼,在一旁忍不住插言问道。

    老头子一脸回忆:“那还用得了说。那次回去我还专门去打听消息,听说除了几个阿哥是好友,还有格格们都想嫁给他。”

    周娇闻言连忙咳嗽几声打断。这老头子越说越不像话,再接下来还不得来几段什么红粉知己。

    “我被师傅拉上山避祸,一直没来得及当面致谢。等后来……你们也知道了。老天总算还是有眼。”

    “可惜前几年我才得知你们家的事情,要不然早些年就跑江南玩。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猜猜看!”

    张国庆摇了摇头:“我一个乡下小子,什么名人都不熟悉。实在无能为力!”

    “也是,就你这傻小子一点也没眼色,猜不出来一点也不奇怪。老子当年闯荡江湖,你在哪都不知道。”

    对于这位老顽童,周娇是哭笑不得。

    “不过小丫头应该能猜出一点。那个什么狗屁林家不是一直追着老子。还想救命,老子没给一把药赏给那毒妇,算是他林家好运。”

    “针灸大师胡大夫!”张国庆失声惊呼,然后戛然而止。这就对上了,这么一个怪人找上门就不奇怪。

    “看,老子没白吃你一碗面吧?”胡大师说完,看向周娇,“小丫头,黄家那点皮毛学了没用,跟老子学大本事。”

    周娇摇了摇头:“要是你没提什么大恩。有你这么一位名医,我一定不会放过。可现在还是算了。”

    胡大夫岂能放弃。要是找个跟玉公子那样过目不忘,还有医术底子的徒弟是那么好找的?

    “你先别急着拒绝。去年我就来京城,你的情况我多多少少得到一些。自小就开始学医,就这么容易放弃你不可惜?

    还有你父亲是军人,以后你的孩子,就这个奶娃娃已经开始练武,孩子们难免会走上从军道路。学医对你来说百利无一害。”

    这句话真戳中周娇死穴!

    “除了你爷爷大恩外,我还看中你这孩子为人秉性。对于我的传言,你们小两口应该有所耳闻。”

    周娇点点头。任性得没边了,看不顺眼不医,心情不好不医。更别提什么销声匿迹避到深山野林。

    “小丫头拿得起放得下,当我徒弟刚刚好。将来也能跟为师一样,恶人不医,看不顺眼不医,想怎么高兴怎么来。”

    周娇好笑地看着他。

    “别笑。你别看为师落魄地上门打秋风。可真要想名利,亮嗓子一喊,有的是人低三下四的请为师过去。”

    这位直接为师,为师的开口自称,让一旁张国庆都摇头直笑。

    “小徒弟啊,你看你一个女孩子也没有防身术。要知道医毒不分家,学了为师的本领,你也不用担心对付不了宵小之辈。”

    周娇听着他碎碎念,说实话心里已经动摇。医术在手,自己又不用去医院上班。趁年轻多学些东西傍身总是有好处。

    可她信不过眼前这位。所谓她爷爷的大恩是对方口子所述,没有证据。可自己有何东西能让对方所图?

    张国庆看出她的犹豫,笑道:“老人家你说实话,是不是看中我媳妇过目不忘?我可告诉你,你会失望的。”

    老头子抬着下巴,斜了他一眼,也没否认:“来之前设想过。有个好记忆学东西事半功倍。老子要嘛不收徒,要收就收个最好的。等老子死了才不会辱没老子名头。”

    周娇笑而不语地在一旁听着他们闲聊,心里已经有所决定。不过还想先征求她爸的意见。

    “你老住东屋怎么样?过几天也跟我们回大院。”

    “不去不去!一去那边就走不了。”

    老头子苦吧着脸,考虑要不要说出那么丢人的话。万一吓跑了小徒弟该怎么办?

    “那你住这边,我们时常过来看你。”

    老头子狠狠心,脑袋一扭:“老子被市医院给套上,只要在京城一时半会走不了。”

    张国庆强忍住大笑,掐着腿:“谁这么大本事?”

    “都是那个王八羔子出的鬼主意。什么户籍院子,老子一不小心被套住了。”

    既然说出口,老头子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扭头看向周娇,“丫头,你师伯那个老不死的收了一群贼徒弟。市医院那个狗屁院长就是你三师兄,你要小心点他。那家伙整天笑眯眯最擅长坑人。”

    周娇笑着点点头。

    “不过还算那小子有良心,我不乐意看的病人,他也不敢拉我过去。你还有好几个师兄,回头有事就吩咐他们干。”

    周娇啼笑皆非地再次点点头。自己这算不算被迫中奖?看着眼前这位念念叨叨地老人家,她似乎太过小人之心。人家无儿无女,能图自己什么?

    老头子站起身扣扣搜搜地从破棉袄的内口袋拿出一本古籍递给周娇,示意她接过,语气温和地说道:“先背完这本,我会来抽查。”

    周娇认真地点点头。

    “让你父亲有时间见我一面。公家地方我就不去,有消息让小五去医院找我。哦,我现在姓古,古月生。”

    张国庆再也忍不住爆笑出声。古月胡,古月生……真是绝了!

    周娇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爸出差没这么快回来,等他一到家我马上跟他提。医院里工作会不会很累?以后您老就来这边住。”

    “算了,不让你三师兄为难。一年期很快过去,到时候我再搬过来。”

    话说到这里,周娇也没再多劝。她一贯以来讲究说得多不如行动。从口袋内取出一串钥匙递给他。

    “这?”

    “您先老收着,这是这个院子的钥匙。”

    一旁张国庆写下家里电话也一起交给他:“遇上事给我这个小辈来电话。家里东屋都铺好了,以后你随时过来。”

    “这院子一直对外说是小五长辈的。以后有人问起你就说你的也行。”

    老头子乐得开怀大笑:“老子不亏!收了个小徒弟,多了这小子孝顺。”

    平安不甘寂寞地插言:“我以后也孝顺您。”

    “好好好……老子这就去打电话给那些老不死的,老子也是有后人的人。老子一个徒弟顶他们一串。”

    张国庆看他忙着穿衣服走,哭笑不得地拉住他,“用过中午再走也不迟。”

    “不行!我得让他们给我徒弟准备礼物。”老头子一刻不容迟缓,“丫头,快给为师准备些好吃的。”

    周娇乐呵呵地点点头出去准备吃食。

    里屋老头子揉两下平安头发:“师公过两天给你带好东西,再给你寻个得用的心法。你这练的破东西没什么狗屁用。”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张国庆提着袋子陪着老头子走后,周娇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乐得直笑。怎么看,这位师傅是怎么都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