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32章 当年大恩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32章 当年大恩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你个傻小子,怎么不早点让老子进屋,冻死老子了。”

    客厅内糟老头一进来就朝张国庆开炮:“家里有好吃的快点给我端上,饿死老子了。”

    “你老等着,我这就准备。”

    端着肉包子、玉米粥早餐出来的张国庆掀开门帘就看到一幕脱掉破袄子穿着“斜纹布”的老头子,还有他身边搭在扶手上的羊毛衫。

    他埋怨道:“你说你一大把年纪的怎么总寻我开心。就你老这条件还用得了来找我蹭吃蹭喝。”

    “老子能寻你,是看得起你。多少人想请老子上门,老子还不乐意呢。快喊你媳妇过来,她还有身子。”

    “你老看出来了?”

    “废话!”老头子鄙视地斜了他一眼,伸长脖子,眼巴巴地看着窗外。

    张国庆见状心里一动。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对方一直就是想通过自己找周娇。

    “老人家,你是不是黄家故交?我媳妇就学了一些皮毛,你找她没用。黄家的医书和家传方子全留在东北周家。”

    老头子玩味的看了看他:“老子会稀罕黄家东西?那老不死的一蹬腿还有什么狗屁御医黄家,谁记得他们黄家。”

    “那你找我媳妇干吗?”张国庆端给他一碗玉米粥,“先喝一口,我媳妇马上带儿子进来。”

    老头子也不客气,端起就喝。他早就看出此玉米粥跟别人家的不一样,香的让他留口水。一口下去,果然没出他所料,加了不少好东西。

    “你们家红枣多了给我一些。嗯,红糖也给我一些。”

    张国庆好笑地看着他:“不是说不走了?怎么还要带回去?”

    老头子装模作样地苦吧着脸:“你媳妇要是不心甘情愿,加把黄连都够我受。我还是走吧。谁让我这老头子命苦,连个徒弟都没有。”

    张国庆闻言眼神一亮:“难怪问我媳妇是不是真的过目不忘。你这是想收她为徒?不成!你老是何方神圣我们都不知道。”

    “死小子!”

    “恼羞成怒了吧?真没用,我媳妇不会学医,要学早就考大学那年报名医学院。你老算白费劲。”

    老头子气得“砰”的一声拍向桌子:“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学医怎么不好?你懂个屁!多少人求着拜老子为师,怎么就白费劲?”

    “你激动也没用。”

    张国庆丢下一句话,跑门口喊周娇娘俩快点进来吃早饭。这丫头一有空闲,老抱着那些古籍医书啃。这会好不容易来个看似高手的便宜师傅,他们这下子怎么也得把人先留下再说。

    俗话说人吃五谷杂粮得病难免!比起相信那些庸医,自家的小命还是放自己手上安全。没见顾家当家人就是被一把药夺取生命。

    周娇端着一盘五颜六色的腌菜,牵着儿子进来,往桌上一放:“你老尝尝味道如何?”

    “心思够巧。”老头子尝了一口,“要是添上些药材更……”

    张国庆连忙打断:“先吃早餐,快凉了。”

    老头子不满地“哼”了一声:“小娃娃别吃这些。”

    平安笑眯眯地道了谢。这会他机灵地不插话,边吃边打量着大家。刚才他妈说没在确定对方来意前还是先保持沉默。

    一顿早餐在张国庆与老头子斗嘴中结束,周娇算是看出眉目。对方似乎想收自己为徒,可是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对于无事献殷勤,她始终保持警戒。对方能一口指导儿子,这样的人才她愿意供养,哪怕白养着,兴许也有朝一日得用。

    可要是送上门要收自己为徒,那真是太荒谬!她周娇何德何能让个不曾相识的疑是高手中意。

    饭后老头子舒服地拍了拍肚子,放了个响屁,得意洋洋地夸自己五脏六腑健康。让一旁周娇眼皮直抽。

    她现在很怀疑这位不讲究的老头子是不是真得高手?要不是实在无聊,她都打算回房打毛衣。

    “我受过玉公子大恩。”老头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后陷入回忆,“年轻时被人一捧,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什么人也不放在眼里。那一年来了位太监带着口谕招我入宫,当时我师傅就告诫我贵人之间的事情被插手,过去少言多看,千万别强出头。”

    周娇知道他这是要话说当年。

    “当时有位八个多月的娘娘落水昏迷,很多太医提议先保龙胎,打算最后一步开腹取子。”

    周娇看向张国庆,俩人相视一眼。

    “我那会很生气,那么一位漂亮的女子就是昏迷不醒都紧紧捂住肚子。孩子是命,大人难道不是命。一激动就主动请缨。”

    周娇明白后来一定出事了,否则就没有她爷爷的事。

    “……很多老资格的太医纷纷出来阻止,眼看时间再晚,大人真的性命不保。我们就吵起来,有位太医什么时候离开我都不知道,等知道已经来不及,说已经得了旨意。那是皇太后谁敢反抗。”

    “开了药灌下去不到一会,皇帝过来逼着我们一定要保住大人。我当时很感动,以为老天有眼就去毛遂自荐,结果狗屁的规矩一大把,等接生婆听我说完,人都死了,催下来的男婴也夭折。”

    周娇吸了口气。皇权至上,那真得要陪葬。

    “当时皇上还没怪罪下来,里面有个太医就指着老子,说是老子责任。整个太医院的老家伙一起起哄,我那刻才明白我师傅话里的意思。”

    说完老头子看向周娇,那眼神似乎想透过她寻找某个影子。

    “眼看性命不保。皇太后得到消息赶过来,也是我命不该绝。那天周公子也被召入宫,他跟着皇太后几个人站在大殿内。听了太医的话,他出口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就这一句话让我的命留下了。”

    周娇摇了摇头:“这算不了什么大恩。”

    老头子瞪了她一眼:“小娃娃懂什么。当时跟玉公子一起进来的还有阿哥们,可没一个人为我求情。我们这些人在他们眼里就跟条狗没两样,死了就死了。

    换个人开口,皇太后都不会听进去,那是玉公子知道吧?他一说完,几个阿哥都帮着说好话。”

    周娇摸了摸鼻子。用得了这么激动吗?

    一旁张国庆连忙转开话题:“你老这又是皇帝又是太后,能不能说说你老今年贵庚?”

    “哼”老头子傲娇地扭过身子,“就不告诉你!你自己算,老子那年才十五岁,比玉公子大了五岁。”

    周娇实在忍不住笑出声。难怪说年轻气盛,原来还是毛头小子!

    一旁张国庆竖起拇指:“你老厉害!这么说你有八十六岁,真得很年轻。果真是老当益壮!”

    老头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老了不中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