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15章 有心试探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15章 有心试探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抵达省城电力招待所时已是傍晚,来到岭南二十来天,除了忙还是忙,对于这个地方唯一印象就是水果多,还有真的不冷。

    怕冷的周娇如今也就加了一件毛衣,在偏远发电站到了深夜,更是添了件棉袄走动多了也会直冒汗。

    她都还没开始行动,要是就这么被遣送回去,周娇真会呕血。下车后,果然不出所料,她就见易解放要去打电话。真是让她是又气又急。

    “别浪费钱了,估计现在我爸已经得到消息。这两天一准打过来。先放行李,大家都等着呢。”

    易解放决定不听她的,等忙好再说。

    一群人刚进大厅,还没等几个滞留在招待所的“病同学”靠近,前台那个阿姨拿着一串钥匙向前,目光搜索到周娇,眼睛一亮。

    “那位,对,说的就是你。快把你的信和纸条都拿回去,还有你家里来电话让你尽快联系他们。”

    周娇被她手指着,窘得恨不得地上有缝让她钻进去。

    易解放打趣道:“闻名了。”

    “别忘了你也一样!”

    “我是你亲哥!”

    “那又怎样?”周娇一笑,顾不上多说,将一叠信件和程如珠的留言全部塞进挎包内,

    回了房后,她大致看了一下基本都是张国庆父子俩的信件。真是难为他们看日期将信件当日记用。

    她再打开程如珠五封留言,基本是问什么时候回来。最后一封看时间已经过几天,她小泵临走留言的这封信倒是说了她在商业局招待所前台为自己存了物品,让自己见到留言后去取。

    周娇不动声色地将信件藏好,边收拾换洗衣物,边琢磨该如何趁着去取包裹借机去办些私事。

    首先得将这段时间笔记整理出来交给教授,在对方心情愉快时申请去程如珠那住宿一晚,是否可行?

    凌晨这场意外的后遗症很可能会让对方要跟程如珠联系。那自己去哪里找她?飞机一飞早就在京城了!

    谢芳看着准备去洗簌的周娇,“你们夫妻跟大易感情真好。”

    “那家伙热心肠,老说自己是亲哥,我看是弟弟还差不多,在家里他跟我儿子交情更好。”

    “我跟你一起。”

    “好,你们也快点。”

    谢芳随着她出门,“我们明天外出怎么样?”

    “我还要整理这段时间资料。”周娇笑着摇摇头。

    “哦,有需要带什么的跟我吱一声。”

    “谢了。”

    “干嘛这么客气。娇娇,你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太客气。”

    周娇笑了笑。

    “回去就要快放寒假,这个学期过得真快。”

    周娇点点头。

    “你平时在家都干什么,我是除了睡觉就是睡觉,真是无聊。要不我找你玩?会不会不方便?”

    周娇瞥了眼对方,“可能回老家。”

    “那总有空闲吧?”谢芳回头喊乔娜快点,“小娜,我们寒假去找娇娇玩怎么样?”

    乔娜看了眼前面只管走的周娇,“我还要去我哥那,回来过年那几天还要帮我妈。要是跑出玩,肯定被骂。反正没几天就开学,到时候又见到,急什么?”

    一旁总是当影子的董秀娟:“娇娇跟我们不一样。”

    至于她说的不一样是什么意思,只能说如何猜测因人而异。不过被她这么一说,谢芳总算安分些,转移了话题。

    短短的一百米不到的距离让周娇听够了这场戏。离远了,她就当自己听不到。谢芳刚才的咄咄逼人让她心有不快。

    这样的人,段数还是太低。对方要是八面玲珑地提着包糕点,以看她儿子的理由靠近,还能高看一眼。

    洗簌完后,周娇没再参与她们的话题,吃过迟来的午餐,埋头整理这段时间的笔记,忙到一半又被魏教授叫去。

    回房时,只剩下谢芳躺在床上闭目休息。

    周娇瞄了眼自己床上散开的稿纸和笔记,果然被动过了。要是她没猜错的话,可能连行李都被对方动过。

    真是不接触不知道。这位人品性真是没谁了!

    “娇娇,你回来了。要不要休息?我帮你整理。”

    周娇摇了摇手,“不用,很快就好。”

    “教授找你干嘛?怎么不让你好好休息。”

    对于这些试探性的话,周娇不胜其烦,笑而不语地搬了个小马扎继续整理笔记。这些对方想看就看呗,反正会借给同学们。

    “娇娇,别忙了,我们聊聊天吧。”

    “没事,你说我听得见。”

    谢芳一怔,一脸委屈的问道:“你是不是讨厌我?”

    “怎么会?”周娇惊讶地看着她,“你性格开朗,为人热心。能有什么地方让我反感?”

    谢芳见她神色不似作伪,展颜欢笑:“这就好,我很喜欢你们,我们可要当一辈子好朋友。”

    周娇朝她笑笑,低头继续。何谓好朋友?

    谢芳没看到周娇低头那讽刺一笑,看着她的背影:“那个……那个……”

    周娇敷衍道:“哪个?”

    “你觉得易解放怎么样?”

    周娇明了。这是走闺蜜分享**路线,那也得看自己接不接招。“很好。”

    谢芳下了床,跑到她身边,往她身边蹭,低声说道:“我们学校很多女同学喜欢他。你一定不知道乔娜就暗恋他。”

    “哦。”

    “你怎么不觉得奇怪?莫非你早就知道了。你真不够朋友,这也不告诉我。”

    对于某人自说自话,周娇深感头疼。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闺蜜都不知道?她指了指被对方压住的稿纸。

    “你知道我对这些事情从来不关注。”言外之意就是我不知情,更没兴趣。

    谢芳看了看房门,低声问道:“你说小娜要是向大易表白会不会被拒绝?我看大易好像对她没什么感觉。”

    不止肤浅,更是八卦。周娇抬头瞥了她一眼,“学校规定不准学生恋爱。再说大易他不会找同学当爱人。”

    “怎么会这样?五年同学不是更彼此了解吗?”

    闻言,周娇观察着她的脸色,若有所思地低头继续整理笔记:“他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主要没遇到能让他动心的女孩子。”

    “也是,他条件那么好。”谢芳抓起一张纸看着上面,“也不知他择偶条件怎么样?要是以你的标准挑,乔娜是绝对没希望。”

    “我一个已婚女人有何标准?说话注意分寸。”声音不大,却有淡淡的威严。

    大家都是成年人,谁听不出话里含话。大易是她能肖想的?居然拉乔娜当挡箭牌。这样的手段未免太卑鄙!

    就算乔娜真的喜欢大易,那又如何?还将自己牵扯进来。

    “嘿嘿,开玩笑呢,别认真。”

    周娇点点头,沉默不语地拿起笔在纸上演算。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她的视野应该更为广阔,而不是与这些人为伍。

    谢芳见她陷入演算状态,有心想凑向前,又担心引得她更反感。想着来日方长,咬了咬唇,又重新回到床上躺下。

    陷入沉思的谢同学却不知道就算她用尽手段,在周娇的眼里充其量她不过是个小丑。对于周娇这样的人来说,一旦得知你的人品和企图,你已经连废棋都不如。甚至一有风吹草动,绝对秒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