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11章 “小虎妞来了?”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11章 “小虎妞来了?”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之所以叫高价私家馆,除了环境清幽外,这里小点心比如虾饺和各类甜品都非常受人追捧。也就是这几年有些食材缺少,要不然花样儿更多。

    一般人过来前还得先领号次日才能有机会就餐。就算能进来就餐还不一定能让范师傅亲自操刀。

    这会易哲过来直接报了范师傅和自己的大名,没一会就看到一个矮小精瘦的小老头跑出来。

    要说这范师傅与易家渊源颇深,与易家老爷子更是年少好友。在过去,一个有祖传的厨子家里底子还是不错。要不是这小老头有一技之长,没准当年也会跟着易老爷子跑去打鬼子。

    “小虎妞来了?”

    周娇一听这个腔调赶紧低头,她怕自己失态狂笑。这小名威力太大!

    “范爷爷……”易哲无奈地摇了摇头,“您老打算什么时候退休?我爷让你去京城,你怎么还不动身?”

    范师傅立即转身带路,“我给你们找个座,跟我来。”边走边转移话题,“来客人了?想吃什么?今儿我给你露一手。”

    易哲的目光扫过周娇,笑道:“您老看着就行,口味清淡些,甜品点心多上些。”

    “行,你们先坐,我去让人给你们上甜品。”

    易哲让他们三人入座后,自己又出去一趟。

    “小泵,红缨木仓的故事不给我们说说?”周娇见他出去也没多想,正饶有趣味地打听八卦。

    程如珠斜了两个小八卦一眼,笑道:“我跟小虎妞他妈小时候一起待过大后方,后来小虎妞他姥爷不在才分开。等我们回京城又相聚,那会她已经生了小虎妞,我结婚那天,她将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红缨木仓当贺礼送给我。”

    周娇闻言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既然关系这么好,当初她小泵来两趟东北,怎么没去看老朋友。

    程如珠看了看外面,见易哲还没进来,低声说道:“他妈很有意思,嗯,怎么说呢?很喜欢舞刀弄木仓,花木兰知道吧?”

    易解放连连点头,“确实如此。她要不是嫁给我叔,估计现在还要当兵。我小时候每次去我叔家,印象最深刻就是我哥家好多兵器,什么刀剑都有。”

    周娇闻言捂嘴闷笑,她想起了笑面狐和她爸。这俩人择偶眼光真是天差地别。有机会得瞧眼对方,这么有意思的女人是否如自己所料。

    离开的易哲在菜色上齐时刚好回来。

    “哥,快点,就等你了。”

    听易解放这么一说,他笑道:“怎么不先动筷子?小阿姨,既然是你,就没必要客气。”

    “刚吃了甜品。”程如珠指了指桌上的几个热菜,笑着摇摇头,“这些菜太精致了,我都舍不得吃。”

    周娇赞同地点点头。来这里这么久,习惯了东北大粗碗大盘的,这小碟小碗的真有熟悉感,尤其上面雕刻的花样……

    “上次在海市,也说是粤菜。先别说味道如何,就这菠萝雕工都是天差地别。这才是这个!”

    易哲瞧着周娇竖起的大拇指,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拿了个小碟子夹了些咕噜肉放到她前面。

    周娇注意到他用公筷,这个细节让她心喜,立即朝他笑了笑道了谢。

    与外人共餐,她最担心就是有人不合时宜的用塞过嘴的筷子替自己夹菜,你说吃不吃?不吃让人家下不了台。

    易哲对着她的笑容一怔,飞快地移开目光继续替程如珠夹菜。

    不知是他太会掩饰,还是大家注意力在菜色上,没人注意到这一幕。让易哲暗自松了口气。

    一顿晚餐在气氛融洽,轻声笑语中过去。出来时天色已黑,两旁的路灯下已经有行人出来逛街,附近的胜利商城聚集着不少顾客。

    同样的一片天空,北方也许正下着雪,这里微风吹过还不带一丝凉意。这样的天气让周娇想起了港城……想起了张老爷子……

    “小阿姨,接下来你们要去哪儿?我开车送你们过去再走。”

    程如珠摇摇头:“这里离你们军营挺远,你早点回去。我们三人慢慢逛到招待所。年底过年早点回家。”

    易哲笑着点点头。确实不早了,他还得回去看看那个替自己生儿育女的妻子怎么样?

    “哥,有机会去你部队附近,我们会去找你。”

    “好,最近我大部分都在办公室值班,遇上事情马上给我打电话。”易哲说完,从车内取出一个黄绿色军布袋递给周娇。

    周娇歪着头,眨巴着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易哲忍住蠢蠢欲动的右手,真想摸摸她脑袋。他笑了笑说道:“这是给小五的,交给你也一样。”

    听说给张国庆的,周娇就没犹豫。她知道偶尔这俩人天南地北的也会来几封信,相互寄点土特产。

    这俩人在信里相互调侃,属于损友型的朋友。她好多次就见张国庆嘴上骂着人家,又笑眯眯的回寄东西。

    男人的友谊,恕她这个小女子不解其意!

    易哲深深地看了看她最后一眼,转身上了车,朝他们三人挥手告别,开车离开。

    “小阿姨,现在时间还早,你们要去哪?我送你们。”

    程如珠随手指了指前面,又瞥了眼周娇。她怎么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她摇了摇头,可能自己想多了。

    “小泵,我们去江边走走吧。晚上都吃撑了,我得好好走一圈。”

    易解放鄙视地斜眼看她,“知道这离江边有多远?傻!真不怕累死!快求求我,我哥可给了我不少票。”

    “你看你这德性!是不是我亲哥?”

    程如珠看着他们俩人,乐得哈哈直笑。

    “哼,让你一回。”

    周娇岂会跟他玩真的,摇摇手笑道:“就在这附近逛到我小泵招待所,我们早点回去。”

    “傻子!好不容易跑出来还自投罗网,少跟你房里的三个丫头来往过密。”

    周娇听着话里意思,朝他认真地点点头。

    易解放觉得背后谈论别人不好,想了想解释道:“下午她们几个找我打听小阿姨。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小心思太多。”

    身边都是鬼精,易解放能看不出眉目?周娇很明白一定她们中谁说了什么话,引得他反感。

    “明白。”周娇也没说什么谢谢,大院几个谁对自家真心以待,她还是看得出来。对易解放道谢,反而侮辱了这份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