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04章 雨夜孤身进山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04章 雨夜孤身进山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电话接通,听着儿子接起后奶声奶气地问道:“请问哪位?你找谁?”

    周娇神情顿时放松:“我是周娇,请问你是哪位?”

    “啊,妈妈,是我,是我啊。你听出来了没有?”

    “那我想想,好像这是我儿子。”

    “哈哈哈,妈妈,你想我了没有?你现在在哪?姥爷和爸爸都没在家,姥姥在我身边,刚才太奶奶还在我们家。”

    “是吗。妈妈还在江城,明天才乘车去岭南。等妈妈办完事就回去陪你。你在家乖乖的,等妈妈回来。”

    “好,妈妈要注意安全。妈妈,姥姥要跟你说话。”

    “娇娇吗?你在外别乱走,这会天黑了早点回招待所。”

    “好,妈,你跟爸说一句,我一切都好。家里没什么事吗?”

    林丽珊在电话那头笑道:“你才出门多久,能有什么事?没事就挂电话,等你回来再说,家里一切都好,你早点回招待所。去岭南你小泵会找你,记得跟她联系。”

    周娇听她一直催自己回招待所,笑了笑,简单跟他们再说了几句,立即挂断电话。再说下去,估计都可以够乘车来回了。

    付完钱,出门时夜幕已经降临。

    想到今晚的行动,周娇精神一振。接下来这事容不得有点失误,哪怕无数次在脑海里推算过,她还得精心谋划。

    走了一段路,周娇开始趁着没人注意,进去居民区逛了一圈,出来后隐入一处事先计划好的林子内,拿出药粉摸黑乔装打扮。

    担心林子内藏着某些偷情男女,她也不敢大意地拿出手电筒照镜子,换了外套罩衣,穿上一件打满补丁的之后才轻手轻脚地出来。

    走了一段长路,确定没有尾随者后,在一个没路灯照到的地方取出小汽车,立即上车开车城区,她才敢拿出手电筒打量自己妆容,把需要补缺的地方进行完善。

    今晚,她不能容许露出一丝破绽。也许在行动过程中,会出现意外,甚至会有人发现自己。

    那后果就是斩草除根,不留任何风险。可万一是条无辜的性命?周娇不想轻易置人于死地。

    也许那人会是家里顶梁柱,也许那人曾经救过无数条性命。那会自己的易容也许就是对方的一根救命草!

    周娇轻轻地叹了口气,开往那个她奶奶在遗书上面的提到的密室。她暗自求上天保佑一切顺利,能让她寻到周家东西。

    三处密室,唯有这处最有可能是她周家的密室,否则真得会空欢喜一场。以他们父女的推测,岭南那块还是顾家的可能性占了百分之九十九。

    海运必须靠近沿海地带,在那边安置一处密室,有事全家上海船逃离大清,这很符合顾家,可不适合他们周家。

    在大清没倒下那会,周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们家大本营在京城,没有哪一代子孙在岭南上任过。从这点上看,希望已经很缥缈。

    而今晚,这处密室要是没让他们父女俩失望的话,那真得会是老周家密室。两广总督的曾祖也许会留了后手。

    车子开出郊区不久,开始刮起大风,滚滚乌云也遮住了月亮,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让周娇有了些犹豫。

    随即想到也许这是周家的最后一些传承,周娇咬了咬牙,踩着油门,加大码数,义无反顾地朝着目标地前进。

    过了一个村庄又是一个村庄,天空真的下起暴雨,看着越来越难行的土路,周娇紧紧握住方向盘。

    快了,看,老天也要助自己一臂之力。这样雷鸣轰响,暴雨连天的夜晚,反而给自己提供方便,添加胜算。

    抱着乐观的心态,在周娇感觉快被颠簸地散架之前,终于到了那处后山脚下。远处的村子陷入黑暗,一道道闪电过后,雷声震得周娇有些失聪。

    周娇看着车窗外的后山,她不担心被雷打中,响雷过后,暴雨也会减弱,再稍等片刻,雨小了,她就可以进山。

    根据她奶奶顾明珠留下的遗书。这后山是乱石堆,山腰有座古庙,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坟堆,而她的目标就是古庙附近的一个山洞。

    要说心里不害怕是假的。从一个穿越者的身份来说,周娇相信人有灵魂,否则怎么解释他们夫妻再世为人?

    乱石堆说明没有大野兽生存,可不会少了毒蛇;而那座古庙倒是最安全,破除迷信之后的结果就是出家修行的少了。也就是这些年,再过几年也许那庙都要被摧毁。这些都不是问题,倒是最后剩下的……

    这是周娇最忌讳的地方孤魂野鬼!

    有句话怎么说的?邪不压正!

    对的!周娇暗自安慰自己,套上黑色雨衣,雨鞋之后,她将空间内所有开光过的挂件挂在身上,想想桃木辟邪,特意在脖子和手腕处挂上两串。

    黑夜笼罩的后山脚下,周娇一边静静地等着雷过雨停,或者说雷过雨小。一边默默地念着《往生咒》、《地藏经》、《心经》。

    也许是天意,等她念完《心经》的最后一句,车外雷停雨歇,甚至风也无声无息地消失,天地间除了黑暗,刹那沉寂。

    周娇出了车外,伸手出来,连一点细雨都不存在。顾不得车轮胎上的淤泥,见它收入空间后,深吸了口气,快步沿着上山小道飞快疾走。

    行走在这座乱石山上,黑糊糊地伸手不见五指,周娇拿着一把手电筒,听着不知是乌鸦还是老鹰,还是什么鸟类的凄惨叫声,翻了个白眼。既然来了,她就没了胆怯。人来有武器,鬼来有神器,她还能让自己吓死!

    要不是担心自己发出声音太不合时宜,周娇恨不得学狼嚎几声,看这些鸟毛会不会被自己吓跑!

    这就是张国庆一直所担忧的他媳妇冒傻气。普通姑娘不是应该边念着经文,边抖抖索索地憋着呼吸吗?

    可看看人家?那个无畏无惧,勇往直前的!

    此刻千里之外的张国庆可不知道他媳妇干了件大事。得知她今晚给家里打过电话,他正开心地跟老丈人下着围棋,说着新认识的那些人,听他丈母娘如数家珍地对号入座一一吐露内里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