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02章 途径江城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02章 途径江城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该添置的,该安置的,将家里安顿好后,周娇在张国庆的陪送下回了学校,夫妻俩人再次分开为将来努力。

    这次与周娇同行的,除了他们班级二十位同学外,还有其他班级的三十人。电机系专业五十号苗正根红的学生们在带队的几位教授与两位辅导老师陪同下,乘上了开往江城市的列车,在那边稍作停留后再次转车去往目的地岭南市。

    因为张国庆被挑选到部队实习因故缺席,理所当然地他们班级由易解放带队组织。可算愁死易解放,要他来说,自己还不如留在京城。

    回了老家这个大本营,可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这次是下基层实习,可没什么机会让他回去称王道霸。尤其少了死党,更是让他索然无味。

    车厢内,易解放趁着没人注意,低声埋怨道:“妹子,你不厚道。怎么没提前跟你大易哥通气?”

    周娇闻言,只觉得牙酸。她白了他一眼,还大易哥?

    “你这丫头真够傻。以为去基层是去秋游?累不死你!算了算了,不提这伤心事了。这会谁劝都不好使,回去就跟那家伙割席断交。”

    周娇捂嘴闷笑。还割席断交!离开学校那会,是谁喊着给张国庆带当地水果?妥妥的以身相许的男闺蜜。

    易解放懒散地瘫在座位上,诱惑着她,“实习后有休息几天。我带你回老家,那里风景特棒,水果多得可以当饭吃。知道什么是妃子笑?”

    周娇当然知道,朝他点点头。“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句诗词连她家小平安都知道。

    “对,就是荔枝。我老家家家户户都有果树。这会就是没有鲜新的也会有荔枝干。煲汤后甜甜的,比什么甜水都好喝。怎么样?跟我过去呆段时间再回京,咱们让小五那小子急得上火再回去。”

    他身旁沈云士坏笑一声,“你死定了!快收买我!”

    易解放朝他翻了个白眼,“去告状,老子死活不承认,看你有屁用?”

    “别啊,带我们一起过去呗。最多大家一起顶岗!小五还能怎么办?”

    周娇白了他们一样,“你们忘了小五是我孩子爹,我们是一伙的!”

    沈云士夸张地拍了拍胸口,“完了完了,我怎么老忘记我们周娇同学一怒为蓝颜,当初甩出去的板凳?”

    前面他们几个人的谈论话题避着外人,可这会沈云士这举动和声音可没控制,结果周围听到的同学们哄然大笑。

    主要周娇给人的印象给人,这反差太多。

    年少离开校园,看着外面,总有一腔热血激情沸腾。有了这么多同学们陪伴,周娇在路上倒也不寂寞。

    快抵达江城市时,得知他们已经误点,只能赶明天车次。这会大家心照不宣地露出笑容。有几位是江城本地人的同学们就被大家推出来,起哄让他们讲讲当地有什么风景,还有些什么禁忌。

    几位老师们过来提醒大家先收拾行李,正好听到,也没阻止,这下子可不得了。大家更是拉着那几位同学不放。

    一位外班的女同学见时间不多,她先起了个头。问大家什么是下河?据说这两字在江城百姓当中最常听到。

    这位搞怪的女学生一说完,顿时车厢内出现各个版本的猜测。

    后来还是一位男学生站出来,给了准确答案。

    原来,在江城,“下河”代表了很多意思,外地人过来一不注意常常闹出一些笑话。这倒是不假,每个地方都如此。

    比如:每天早上六点半前,环卫工人会用板车拉一大粪桶,居民区一段一段收集,手中拿一铃铛边摇边喊:“下河”。当地人一听这两字就知道收集粪便的来了。

    再比如没成立公社前,常有邻省和本省的商贩们开着木船抵达江城市,用木划将农副产品白萝卜、牙白菜、红苕、藕、莲蓬和菱角那些运到江口两岸,船停靠好后船主就上岸吆喝:下河打菱角哇,还有莲蓬,鲜嫩莲藕。

    这要是外地人不熟悉,估计会吓坏。

    倒马桶叫“下河”与这个下河是两个不同的慨念,华夏文字确实博大精深、寓意深刻,让大家笑弯了腰。

    别说一词两用,有些口音也会引起很多误会。比如前世闻名的段子,关于那个睡觉和水饺,摸摸和馍馍,六毛和流氓。

    听着车厢内狂笑声,就这个笑点能让他们如此,周娇忍不住想要是张国庆在场,估计得急救一批人。

    作为吃货,乔娜才不在意什么“下河”,她惦记着人家刚说的“每年夏末初秋季节是菱角莲蓬大量上市的时间,这时我们住的地方每天都能听到这些吆喝声音。”

    “现在还有吗?能不能买到?可以的话,我想买了寄些回家。”这姑娘还藏了个心眼,不敢说自己想吃。买来寄回去给家人和独自享乐,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搞不好有遭一日被戴上帽子不是没可能。

    刚才的那个男生笑道,“有更老的菱角。这种菱角米更粉更好吃,以前只有几分一斤,现在要一毛多。”

    “等会能不能让老师批准我们跟你们出去逛逛?”

    “快,大家合计合计。多买点当口粮。”

    周娇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商量,心里琢磨似乎自己等一下离开也不会引人注意了。这个话题不错。

    下车后,一群学生们在教授那些人的带领下住进了靠近车站的一所招待所。几间大通铺发出熏人气味,有还没消失的脚臭、汗臭,还有一股霉气。要是靠近木板,绝对能找到跳蚤虱子。

    没人提出意见,当然也不敢开口。

    考虑到要这待一晚,明天下午才能上车,除了几位本地学生向老师求得同意答应准时归队后,剩下的也蠢蠢欲动。

    无关金钱,逛街又不花钱。更何况这座城市有太多故事,年轻人总想出去瞻仰先烈,缅怀历史。

    一场唇枪舌战之后,学生们终于争取到了跟着辅导员们出去走走的权利。而周娇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去拜访长辈。

    可惜吴辅导员看着她执意摇头不同意。开玩笑!长得这么水灵灵,在陌生地方一个万一不小心出事,他可担不起责任。

    别以为她档案上简单填上父母均是军人。可看八大院校那些干部子弟对周娇这个学生那维护态度,他又不是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