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92章 缪家来人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92章 缪家来人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听完这些事情,周娇也没了心情逛街。现如今唯有先回去,将这些事情告诉她爸,很多事情还得再琢磨。

    刚推开自家大门,陈婶就从厨房出来,指了指客厅方向,轻声说道:“缪家来了一位小伙子,你妈在招待。”

    “缪家?谁啊?我妈不是今天有上班吗?”

    张国庆轻笑出声,他突然想起应该是他丈母娘那个“娘家”缪家。还真有人找上门了,不知怎么解释当初偷送走刚出生孩子?

    还有他丈母娘现在该要哭了吧?这假亦真来,真亦假。以他丈母娘的脑容量,真得好纠结啊!

    周娇被他一笑,突然想起哪个缪家。

    “想起来了吧?来人按理算起来是你表哥。挺老实的一个小伙子!这姑侄俩人也没说话,就傻坐着,我看了都替他们着急。你们快进去看看。你妈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都问了几十遍。”

    张国庆翻了个白眼,嘀咕道:“最讨厌什么表哥表妹那一套。媳妇,现在无论什么关系,遇上都得喊同志。”

    周娇笑着斜了他一眼,“说什么呢。”

    陈婶乐呵呵地看着他们小两口打情骂俏,识趣地退回厨房。还是少回东北的好,在家多好,多热闹!

    客厅内还真坐着一位二十来岁的闰土,见到周娇跟张国庆进来,立即站起来,无措地看着他们夫妻俩。

    张国庆连忙招呼他,“别客气,请坐。”

    闰土嘿嘿地笑笑,尴尬地摸了摸自己脑袋,乖乖地坐下。

    周娇见了惊讶地看向她妈。

    林丽珊拉她坐下后,介绍道:“这是你们表哥缪志成,他比小五大一岁。这次被单位推荐到京城学习。”

    “小三,这是你妹夫张国庆,小名小五。这是你妹妹周娇。他们还有一个儿子平安,现在五岁,正上幼儿园,晚上就会回来。”

    林丽珊的这份介绍,可让周娇乐坏了。小三,小五,还有个大一,什么时候能凑齐这些数字?

    张国庆笑道:“志成哥以后喊我小五就行。几时到的京城,怎么没提前发个电报,我们也好去接你。”

    “小五妹夫,嘿嘿……”缪志成看了看他,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娘说第一次来别麻烦你们,到了看一下姑过得好不好,等会我还得去学校。”

    对于这人,张国庆印象挺好。很村很土气,但眼神正气,与人交谈时目光清澈,看到自己进来有拘束,但无妒忌。

    能推荐过来学习,除了有个当军官的姑姑,该也有他为人长处。而且不是对方胆子小,一般人初次进大院,两道门岗检查下来,真有些心惊胆战。

    就如他爹说的,这大院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进出登记太麻烦,遇上个老头子都是大官,胆子小的没法住。

    “学校在哪?通知书上有没有说最迟的报到日?”张国庆尽量往对方熟悉的地方来交谈。

    缪志成从口袋内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

    这还真实诚!张国庆无奈只好接过抽出里面的盖了红章的信笺,他朝对方露出开心的笑容,“志成哥,今晚在这住,明早我们一起过去,两个学校离得不远。”

    “不了,我住招待所……”

    林丽珊不待他说完,板着脸说道:“来都来了,还能让你住招待所?你初次来京城路都不熟悉,明天跟小五过去一趟,很快就能办好。”

    “志成哥,我妈说得有道理。你今天安心住下来,明天我们一起走。你还没见过我爸吧?总得见他一面。”

    缪志成看着笑容满面地张国庆,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林丽珊笑骂道:“你这孩子,瞎客气什么?有不懂地就跑去找我们家小五。京城这片,他熟得很。”

    周娇全程没说话,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听到林丽珊的话,发现她妈对对方印象挺好。这就行,她喜欢就好,什么血缘不血缘的,周娇并不在意,只要别往家扯极品就行,否则别怪自己不给脸。

    “志成哥这次怎么没带嫂子过来?家里如今怎么样?原本我妈得知身世后就要回去探亲,后来很多事情凑在一起,加上军人不好请假,一直到现在都不能成行。说真的,还挺遗憾!”

    周娇赞赏地给自己男人一个笑脸。

    “自从知道大姑下落,我爸当天连夜就给我爷奶烧纸钱,就怕他们在地下担心。我还没成家,小的时候,我还有个奶奶替我算命说以后大富大贵,她担心我爹过继给爷奶后,跟她不亲,就替我订了个她娘家的娃娃亲。

    有一年刚好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挨不过来。那姑娘当时看上一个当兵的,来家里退了亲,又加上那个奶奶正好去世。结果两件事情一办好,我病就莫名其妙好了,说来也是巧,那天刚好有同学过来看我,于是我蹭了个名额考上县里农技员。

    我娘特迷信,觉得以前那个算命的灵验,让我迟些成亲。说运气都是被这些女人给压制住。我这会上京城上学,她更是让我别着急,等毕业再找。为了这事,我爹还跟她吵了一架。也不能怪我爹,我家就我一个男丁,他担心我娶不到媳妇。”说道这里,缪志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张国庆听了呵呵直笑,“你还别说,还真这么回事。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大丈夫何患无妻。”

    经过谈话,缪志成放松了很多。对于这个新妹夫的说法,很是赞同。

    “那你过来,家里忙得开吗?家里开销会不会很大?”

    缪志成摇了摇头,笑道:“在我们村里,就算过继了,也得给养老钱。生我爹的那个奶奶她有些偏心,我爹成亲屋子地基都是我爷奶留下,婚事都是村里几个族爷爷帮忙。

    自从那个奶奶去世,家里负担轻了很多,我有工资,基本没怎么花。现在家里两个姐姐一个嫁村里,一个就在隔壁村,他们两家条件不错。平时我在县城上班,都是两个姐夫照顾爹妈。”

    张国庆这一听心里有数了。这是偏心眼下的产物。难怪一口那个奶奶,我爷奶。从语气内可以听出其中的隔阂。

    缪志成突然拍了下腿,他怎么忘了他娘的交代?

    “姑,幸好你没先回去。过来前我娘吩咐我,让我跟你说说家里事情,免得你回去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