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89章 胡老太再现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89章 胡老太再现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比起张家村和县城,京城的气氛紧张很多。大街小巷多了很多带红袖箍的同志们四处溜达。尤其火车站广场包为密集。

    老家县城也有些类似人员,可他们夫妻俩人面足,哪个带红袖箍的不认识?这个不是喝过酒,就是那个吃过饭。

    哪怕张国庆赶着牛车来回折腾,也没哪个人不识相地去翻筐,往往还是张国庆自动掀开,抓一把野菜蔬菜往外送。

    那感觉就如全县城居民都是他亲戚!牛b轰轰!

    从下火车后,坐上小汽车回大院,一切如常,夫妻俩还没什么深刻体会。等第二天拿着家里快过期的票据去往百货商场的一路上,才明白老家的安逸舒坦。

    你走在路上要是鬼鬼祟祟,很快就出来一位红袖箍,查问你住在?在附近干吗溜达?你要是说不个丁卯子丑。呵呵……不好意思,跟我去趟派出所。

    你要是背着竹筐,形如老农,还在胡同里转悠。也很快出来几个面色严厉的红袖箍,辞严义正地查问一通,还用怀疑地眼光打量着你全身上下,当然竹筐内的东西是一定得认真检查。

    遇上胆小的,你一个哆嗦,一个脸色不对。呵呵……跟我们走一趟吧!走容易,可想出来就麻烦了。城里没人认识,联系上老家生产队。

    近点还好些,来个牛车,带上证明,被训孙子似地批评一通,再对方挥挥手之下,感激涕零地弯腰离开。

    这也让那些远方过来的外地人先保护地就是身上介绍信。大有人在介绍信在,人亡信忘的气势。

    周娇沿途就遇到两起,见了眉心直抽。这幸好她公公婆婆没过来,否则不得吓坏!回京前在省城待了一晚,白天跟她干妈出门也没遇上这么奇葩的事情。她还真想不出有什么特殊事情发生。

    国庆节还得个把月,其他什么节日也过去了。莫非敌特出现?不过看城里人还是抬着下巴傲娇而过,应该也不是!

    算了,随遇而安吧。

    周娇也不敢众目睽睽之下拽张国庆胳膊,只能学着前面过去的一位大姑娘斜着眼暗示他快点。

    那位大姑娘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傲娇的?

    周娇真想开口问问你这捂着鼻子,难道就不是阶级作风?看不起农村人,你还想舔黑猩猩屁屁不成?

    哪成想对方扭头打量了自己全身一眼,不止朝自己翻白眼,还开口冷哼一声。这是看自己是软柿子?周娇怒火一起,疾走两步,接近距离时,手指一弹,一阵风将药粉撒向对方脖子。

    张国庆在她抬手摸头发时,已经站在她身后,为她遮住后面视线,还特意配合着媳妇吹了口气。

    夫妻两人干完,若无其事地往右走。

    周娇从来不觉得自己大度。能动手绝对不动口,能玩阴绝对不露脸。前世那个“好闺蜜”临毕业前捅了自己一刀,后来是怎么样的?

    不过是抓住一弱点,那个所谓叫兽和白莲花被他妻子“砰”地一声瞄准,红遍整个网络。

    正如她爸说的,伏击永远比正面冲锋有胜算!

    面上让你几分又如何?可惜没法欣赏半个小时后的盛况。周娇回眸一笑,看着远去的那个背影,摇了摇头。

    “少跟这种庸脂俗粉计较!”张国庆看着前面排队的商城,皱了皱眉,“为了一两斤糖,咸死人的酱菜,大热天的排队有必要跑大院外买?”

    “算了,我们当逛街看风景。”周娇扇了扇手,确实没必要!京城比起东北凉爽的天气,真是天地之别。

    “你先在外等等,我去买些卫生纸。前几个月你不在家,陈婶买的草纸真是草纸。她是好心,说也不好说,我只能再去服务社买,结果你猜怎么着?那个长脖子阿姨每次一看到我就来一句,是不是细纸?”那段时间张国庆恨不得骂日了狗!自己总不能每次拿着一两刀草纸票跑出去买。

    周娇捂嘴闷笑,朝他摇摇手,“你认识的人多,看外面有没有熟人,把票给他们,随便给不给东西。过期了可惜!”

    张国庆一想也对。这是离大院最近的百货商城,服务社这几天缺货,月底票要过期,没准附近几个大院全往这边来。

    还别说,他这几年在大院也不是白混的,还真有几个熟人在里头。虽然是些老太太或者保姆,但总比浪费好。

    这里面几家保姆可不像自己陈婶那么可爱,尽是些长嘴舌。正好也让大伙知道自家也缺东西得很!

    “小五子,你怎么还没去学校报到?我家孙女昨天就回校。”

    “我的亲奶奶,您老行行好。我是小五,不是小五子。我那学校后头报到,明儿下午我才跟我媳妇一起回校。”张国庆急忙解释清楚。自己跟人家孙女可没一点关系,别话传话,回头闹出误会。

    “小五?小五子?一样!好了,买到我给你们小两口带回家,你们小孩子自己去玩。对了,周家丫头呢?”

    张国庆面对排队人们调侃的眼神,朝大伙笑笑,“她进里头看看有没瑕疵品?”

    银头发的老太太笑眯眯地夸道:“勤俭治家,是个好孩子!”

    “奶奶们,那我先进去。有事吱一声啊。”

    “去吧!”

    “这周家是不是那个周家?”

    “哈哈……什么那个这个,刚才那孩子就是东北虎家的那个女婿,小两口考上华清大的那个。你们院好几个孩子常跟他们一起玩。”

    “对,我说的就是他家。没想到这家人自个去买瑕疵品,听说捐了不少东西。这人啊实诚。”

    “哈哈……我们大院一贯有爱心,上回捐粮票也是最多,还有……”

    撤退的张国庆闻言,抹了把虚汗还是快去找媳妇。八卦无处不在!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这几个老太太还是那老多退休金的主。

    没想到啊,没想到……

    而这边周娇进入也遇上了“熟人”。让她忍不住靶叹京城真他娘的小!眼前这位可不就是那个胡蠢生丫鬟奶奶?

    要问周娇怎么知道?

    原本她还没在意,可对方看到自己失态得连连后退几步,连手上的提着糕点全掉地上,她要是分析不出来那真是傻了。

    那一双裹脚,还有农村老妇人打扮,还有那张曾经在纸上的画像,可不就一目了然!

    周娇眯了眯眼,往前靠近:“你认识我奶奶!”

    看着对方压抑着慌张,努力镇定的老脸,周娇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有机会咱们聊聊当年!”

    胡老太吓得惊魂摄魄,连连摇手,嘟囔着:“我就是个下人,什么都不知道。”

    周娇看了周围顾客们惊讶地都扭头过来,再瞥了眼撑着胡老太的中年女人,笑了笑,转身离开。

    对方为何失态?除了这老娘们的姘头外,莫非还有什么事当初没查清?呵呵……不着急!是人是鬼总会露出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