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88章 聚后再散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88章 聚后再散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国庆带着儿子踏上余晖,回到家时,周娇正将空间内从淮海旧买的衣物用品铺在炕上,在那挑挑选选。

    从后门绕进家,张国庆扔下东西,抱着儿子就往正房窜,心虚地放慢脚步。也不知他媳妇准备了什么“招待”自己?

    “咳咳……”张国庆站在西屋门口,咳嗽几声提醒那个双手叉腰摇头,陷入沉思的傻女人!

    周娇扭头一看,惊喜地露出笑容,又飞快地收敛笑意,凶巴巴地指着他们父子俩:“行啊,你抛妻,你弃母,说!懊怎么罚你们?”

    小平安朝她张开胳膊,嗲声嗲气地憋着嘴,“妈,我好想你。里头啥玩意都有,你差点见不得你儿子了。”

    周娇闻言哪里还舍得怪他们,连忙接过掀开孩子衣服,“很危险?是不是受伤了?哪里不舒服?快跟妈妈说。”

    平安见一贯镇定的周娇吓得脸色发白,哪里不知玩笑开大了,乖乖地站在那由她检查,趁着她不注意一直朝他爸眨眼。

    张国庆白了儿子一眼,也飞快地边脱光上衣,边说:“媳妇,你看看我,我们爷俩好的很,一根毛都没掉。”

    周娇不放心地让他再转过身,见连背都没受伤,又跑去打开行李包裹,发现换下来的衣服也多时树枝挂破,心里松了口气。

    平安多会看颜色,见她脸色和缓,赶紧在她发火前,扑倒她跟前,抱着她双腿,控诉道:“妈妈,我饿坏了,渴坏了,这两天不是干粮就是肉,肉还有股不好闻的气味,我差点吐了。”

    自从发现他们爷俩好好的,没受伤。周娇还能不知这小表头想干嘛?

    无非是求安慰。抱起孩子,她好笑地瞥了眼张国庆:“院子里晒着水,快去洗一把,臭死人了!”

    张国庆嬉皮笑脸地往她跟前蹭,“这是男人味!想我了没?”

    平安隔着俩人,转着眼珠子,乐得咯咯直笑。

    周娇斜了他一眼,抱着孩子先出了门,等他倒好水,将儿子递给他,让他们先洗,自己跑进西屋又是收拾他们爷俩换洗衣物,又是摆上饭菜果汁。

    扒完饭,喝完杯里果汁,张国庆拍了拍肚子,感叹道:“终于重回人间!”

    周娇夹着菜喂孩子,边抬头打量了他一眼,“这次很危险!”

    “有王老爷子他们在,危险倒是没有,就是带上孩子,精神绷得太紧。”

    平安吞下饭,反驳道:“爸爸,我可不是包袱。我还提醒了你们好几次。要不是那傻蛋,我都能带回紫貂!”

    “吃完再说话。”周娇满怀疑问地看向张国庆,“怎么回事?又是王家那孙子?”

    张国庆摇了摇头:“人家也是好意,结果射偏了!儿子,吃完歇会养养精神。”

    “好,我吃少点睡一觉。爸爸,你别忘了后院还有东西没收拾。”

    周娇皱了皱眉,“又打了很多?昨晚我杀了一夜的野鸡野兔,都要吐了,也没处理多少。”

    张国庆瞧着妻子愁得皱起眉头,乐得直笑,“这次我们过去没打多少野味,带在身上有血腥味不安全。王家也不可能缺肉,我们过去目标就是好东西!”

    周娇了然地点点头。王家已经收藏了人参鹿茸,剩下的估计可能还是之前念念不忘的什么山羊血。

    张国庆将这三天两夜经历简单的讲述一遍,遇到的野兽也捡了一些说说。至于见到的老虎豹子什么的,能跳过则直接省略。

    等他讲完已经一个多小时之后,期间喝了三大碗茶水。

    周娇似笑非笑地说了句,“看来深山也没什么可怕,哪天有空过去逛逛。”

    这话惊得洋洋得意的张国庆都被自己口水呛到。这傻丫头不会真偷摸上深山吧?进去真的会出不来。

    哼,让你避重就轻……小样!

    张国庆看着她那表情,头皮发麻,余光瞥到炕上推挤一起的衣物,立即决定转开话题,过了今晚,明天拿到东西再说。

    “这是打算送人?”

    周娇点点头,将今天铁柱婶家那赠送一斤五花肉的事情讲给他听。

    张国庆挑了挑眉:“送重礼?”

    周娇岂能无知到最基本的人情往来都不懂?

    她摇了摇头:“没。刚好没事,打算连二姐家二小子周岁礼也给备上,以后就不用再往回寄。”

    张国庆漫不经心地扒拉着东西,“二姐那就按照她给平安周岁礼回人情。你随便找块枕巾给老三当新婚礼,天黑了我送过去。他家跟辉子是姑表亲,别随礼超过当年给辉子成亲礼就行。”

    平安在一旁听了个全程,越听越困,打了个哈欠,“爸,什么也别送,明早你去河里捞一网鱼送过去。”

    张国庆眼睛亮,跟周娇相视一笑。这还真是好主意!

    这一个送了,以后村里成家的没收到礼难免心里有疙瘩都是老张家的,怎么就挑人对待?

    这鱼好啊,都是队里资源,他又不是拿来贩卖,给村里人办喜事,大伙都能吃上一口,谁不高兴?

    张国庆抱起孩子,轻轻拍着他,“行。就听你的。家里安全的很,快闭上眼睛休息。等迟点我们一起去。”

    听着张国庆哼着的催眠曲,这两天没好好休息的周娇也有些困意,伸手将东西收入空间,倒头就睡。

    张国庆看着炕上大小娃娃,忍俊不禁地轻笑出声。

    到了次日一早,张国庆拿着渔网顺着河流往上游而走,最后在一个草滩处的池塘,捕了一网大小掺和的河鱼。

    将小鱼留下裹面粉炸鱼干,剩下的二十来条巴掌大些的鱼全被他送到张铁柱家。不是他嫌麻烦,而是这附近没大鱼,前几年干旱最厉害的时候,都能见河底,到现在才多久?哪来的大鱼!

    快到中午,张爹张母也回了村喝喜酒。得知老儿子一家人这两天要回校,他们又是一阵忙碌。

    陪父母带在县城过了一天,准备好他们口粮物资,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刻。面对再次分离,张爹老俩口依依不舍,但总算不会泪流满面。

    正如张母所说的,想儿子孙子,他们就能上京城。除了这些话用来安慰自己,他们还能怎样?

    县城关不住他,当父母的只能盼着孩子在外一切平安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