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86章 独自守候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86章 独自守候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吃完大外甥的喜宴,周娇也没去多加关注张美丽一家人。不过瞧瞧张美丽的神情,应该听进她老弟的劝诫。

    此时此刻周娇也没心情理会别人家的闲杂事情,看着空荡荡地房间,没了丈夫儿子陪伴,真是一室冷清!

    想起儿子出门前吩咐自己别独自偷溜出去,周娇情不自禁地笑出声。她儿子倒是挺了解他妈!

    张国庆父子俩跟在王老爷子祖孙三人后面行走时,周娇也乔装打扮后开着一辆车踏上了旅途。

    要说周娇不担心进入山上的父子俩,那绝对是不可能。就是担心,她才更想离开放松心情。没有目的地,沿着大道避开军区,她就这么开着,似乎这样就能让那些担忧随风飘散。

    一路上走走停停,到了快天黑之前,进了座大城市找了家招待所。对于黑市,她已经失去兴趣,商城的那些物品也勾不起她的兴趣。更可况她似乎出了省,没了票据,你就是拿出一麻袋的现钞拍在柜台上,也没人理你。

    不对!很有可能进派出所。

    黑夜里,周娇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入睡,可自家男人和儿子的笑脸总是在脑海里闪现。

    熬啊熬,一直到了快天亮才入眠,再次醒来周娇再也按捺不住迫切归家的心情,退了房立即启程回村。

    如果说来时毫无目的,那这刻手握方向盘看着前方的周娇可以算归心似箭。去他鬼的出去走走能放松心情!

    一整夜无数次的假设出现脑海,人吓人吓死人,尤其还是自己吓自己,还不如离得他们父子俩越近越安心。

    到家时已经傍晚。按照约定,天黑前张国庆会带着儿子回家,可周娇比谁都明白,以张国庆带的干粮和武器药粉数量,他们没这么快回来。假如能明天下午回来已经是阿弥陀佛。

    周娇回来就关上院门。

    张爹张母前晚吃过酒席后直接待在县城,后来听张国庆说可能出门一趟,更是绝对先不回村。因此这会应该还在县城小院。

    独自一人站在院子遥望着大青山,她狠狠地甩了甩头。玉不琢不成器,她儿子只能优于他人,才能在出意外之时有自保能力。

    为了平稳心绪,周娇开始拿出绣线劈丝,当天黑回醒时,果然今天他们父子俩没回来。

    为了避免自己胡思乱想,她揉了揉眼睛,点亮洋油灯,端到厨房,尽量能自己忙碌起来。这人忙累了,就没什么心思琢磨瞎想。

    前半夜担心炖东西香味溢出,她开始带上手套,折腾空间内的野鸡野兔。褪毛、剥皮、斩小块、清洗,随着她越来越趁手,速度也渐渐加快。

    一直到洋油灯奄奄一息后熄灭,周娇才顿然回醒。心静了这法子真不错!拿出手电筒,重新倒上洋油点上灯芯。

    见时候不早,她顾不上身体上的疲惫,趁着热锅热灶,两口大锅开始炖肉炖菜,手上也不知不觉地全部按照儿子口味喜好而来。

    不一会热气上涌,透着股股香味。周娇出了厨房,站在院子内闻了闻,看着相邻的张老二院子,再看远处那些陷入黑暗中的院子……

    隔了这么远,应该是没人闻到香味,心神一松后,周娇再次看了看远处大青山,不知现在孩子睡着了没?

    一直忙碌到快天亮,周娇打着哈欠,将地上血迹清洗干净。被凉水一激,去了些许困意,将最后一锅虾饼装入竹篮收入空间。

    她又用剁碎的红辣椒炒了一碗红红辣椒油,辛辣呛鼻的气味遮盖住厨房内食物的香味,周娇敞开厨房门,匆匆洗漱完一头栽入炕上入睡。

    这一觉也没能让周娇睡踏实,迷迷糊糊地被喇叭声和杀猪声音吵醒,这没到过年谁家杀猪?最关键的似乎猪嚎叫声太凄惨,还有喇叭里骂声是怎么回事?

    一个激灵,周娇从炕上立即弹起,不会是自己昨晚香味引起的野猪下山了吧?从空间内拿出湿毛巾匆匆擦了一把脸,她立即往外跑。

    青山媳妇站在家门口看到远处周娇走来,惊讶地迎上,“昨晚你们待在村里?咋没动静?我还以为你们都去县城了。”

    周娇看向远处人群,忽视了这个问题,“这是闹什么?”

    青山媳妇听了乐不可支,低声说道:“铁柱叔家老儿子明儿娶媳妇,你也知道他家里婶子的性子。这不是抠门不乐意给杀猪匠赚钱嘛,捣鼓铁柱叔和几个儿子自个宰。也不知咋弄的,被猪逃了,从村子一直往咱们这边跑,铁柱婶哭天喊地可能在可惜那一地血。”

    周娇强忍笑意,俩人心照不宣地相视笑笑。

    早在前几天,村里就有闲话议论抠门的铁柱婶会算计。谁家不是年底猫冬空闲娶媳妇?

    这会急着办喜事儿,准是想新媳妇赚农忙工分,而且比起死冷的大冬天,现在菜园子不缺蔬菜。这会能当荤菜的猪血没了,可不得心疼死。

    老队长举着喇叭:“好了,快点散了。早点吃午饭,下午还有很多活,别围在这瞎闹。铁柱家的,快回去烧水。”

    随着老队长话里,大家也各自散开,而张铁柱带着三个儿子将奄奄一息的猪给绑起来抬回去。

    旁边还有村民开着玩笑:“要不要帮忙?这会再跑没准连肉都没了。”

    身边一个人拍了拍他,“少说几句。”

    确实!没看铁柱家的婆娘婆娘铁青着脸。大伙还能看不出脸色?

    青山媳妇拍了一下腿,急着家走,刚抬脚突然想到周娇在身边,她连忙低声说道:“快去拿钱。”

    周娇看着她说完就跑,再看附近几个大娘也高兴的往家跑,无奈地笑了笑。以铁柱婶的性子,这头猪最后剩下的肉,不知能不能凑够几桌子荤菜。

    往常村里有人家办喜事,向队里申请后,最少留半头猪,除了办酒席,还得腌了过年用。甚至有些人家因为买肉要肉票,也不乐意卖,全给腌成腊肉,能吃一整年。

    青山媳妇一眨眼跑出,拉着周娇往外走,“过段时候刚好要农忙,这会多买点。走快点,迟了就买不到了。”

    周娇刚才就看那猪最多一百来斤,先别说全村多少人,光张国庆几个堂兄一人一刀就不够,还想多买点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