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64章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64章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家猪的宰杀花费的时间超过张国庆的设想和预料。光放血到清洗猪下水就占用大部分时间。

    到了傍晚,天边夕阳如火烧云,映红了半边天。张国庆给最后的一头家猪放血后,让周娇收起,眼见天色不早,还是晚上再加班加点。

    从木屋下来没一会,距离半山腰道馆不远,一家人远远地就听到喜子他们一群孩子们喧闹的欢呼声。

    前两天用犁头将麦茬翻起后,又用耙子拖到地头,送到打完麦子的场院里晾晒。这也表示麦收结束。而收完麦子后,夏播的活儿相对说也轻快了许多,除了强劳力,队里的老人孩子们也不用再下地。

    这会看那方向,应该是村里大小孩子们得了空闲,相约结伴上山采山货。从惊呼笑声里可以猜到一定有意外的收获。

    张国庆抱着儿子转了个弯,走不了多久,朝那边的孩子们喊道:“天色不早了,大家先收拾一下,再迟了山上不安全。”

    喜子一听他小叔这么说,连忙催着小伙伴们抓紧时间。大家也不用他多说几句,知道这山上危险,装好麻袋、竹筐开始结伴下山。

    这边几个大一些的本家侄子们瞅着他们小五叔从山上下来一无所获,失望地七嘴八舌问野物是不是都进深山了,否则他怎么连跟鸡毛也逮不住。

    张国庆原本计划拿出头野猪,就是担心这些半大小子胆大包天,所以才作罢。这会见他们还贼心不死地怂恿着自己明儿带他们上山打猎,他更是连连摇头。

    下山后,张国庆依然如旧,将刚采的草药送到队里卫生院。原先这个卫生院只为张家村服务,可自从合并公社后,这个卫生院也水涨船高地成了周围几个大队的卫生院,除了原来老队长家的老儿子这个负责人,乡里又派了两个医务人员。

    这下子好了,哪怕农忙时,他们三个人也要下地上工,可这怎么也算吃上公家饭,这工作依然是香饽饽。

    据说为了平衡,其他几个生产队正计划让他们队里初中毕业回村的小泵娘也学习护理,打算插到里面上班。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次回来,张国庆也时常听到一些传言,无非是哪个大小队长的闺女孙女想进卫生院。

    这些他懒得理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能力就上呗,别医死人就行。

    放下草药,张国庆与他们打了招呼就径自离开。接下来怎么晒,怎么处理,这些难不倒卫生院三个老少爷们。

    到了家门口,就这么一会功夫,他娘跟他媳妇已经忙上了。前段时间在乡土产门市部挑得两口大水缸和十个带盖能密封的咸菜坛子正摆在院子内晾晒。

    “现在就腌咸菜会不会太早?”

    张母白了他一眼,“女人的活,你个老爷们少插嘴。这会我得趁有时间教会娇娇,往后猫冬就不担心没菜下饭。”

    张国庆乐呵呵地点点头。他娘一辈子勤俭节约,这会后院有了收成,她可不得使劲地折腾。

    “你一大早又上山了?别整天带我孙子上山,那山上有啥好逛的。”

    张国庆连忙转移话题,“娘,我大哥去省城了?走路去的县城?”

    张母白了他一眼,“野小子!”

    周娇见了抿嘴一笑。这话题转得好生硬!活该该骂!

    “咱们家平安不用学什么打猎。他聪明的很,以后好好上学还用得了担心没工作?这山上太危险了,能不去山上就别去。”

    张国庆连忙点头赔笑。再说下去,他娘该下禁足令了。那自己该不该听话呢?

    张母瞥了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低头继续擦着缸内,“算了,我说了也没用,你这孩子性子倔。我孙子你给我小心点就行。”

    “那是一定的!我儿子少跟头发我也心疼。娘,明儿我带你们出去逛逛,怎么样?”

    张母摇了摇头:“不怎么样!本来我还想带娇娇她们去省城,早上你大哥带他媳妇一起去省城了,这个没良心的儿子,居然问也不问我去不去。”

    张国庆诧异地看了看周娇。刚才他媳妇可没告诉自己这个消息。

    周娇微微摇了摇头。她早上一直在家收拾后院,没去老院,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发?又没人通知自己。

    张国庆见状笑道:“哎哟,我娘吃醋了。咱们不上那个破省城,娘有没有想去哪?你老儿子带你去。”

    她抬头叉腰笑骂道:“混小子!瞎说什么呢。趁着天气好,还是待着家里多晒些菜干,回头给你们带回京城。”

    “娘,你多晒点茄干和豆角。这个我喜欢。”张国庆笑道。他娘这么努力晒菜干,何尝不是惦记自己在外缺衣断食。这就是浓浓的母爱!

    他没说自己私底下已经让人收购豆角干那些菜干和新鲜黄瓜西红柿。尤其黄瓜和西红柿,等过完年,估计明年老家也会不准许播种。

    这些资本主义的苗,往往是家常补充维生素的必需品。他都不敢想象未来没了水果,再没了这些蔬果,这日子该怎么过?

    “好。想吃什么跟娘说。”

    张母忙了一会,瞧了瞧天色,她也不知道麦苗三个丫头准备晚饭了没有,吩咐周娇几句,急匆匆地往老院走。

    周娇见人走,朝张国庆无奈地耸了耸肩。冒着太阳晒菜干,这活真不是她的菜。为人儿媳真不容易。

    “大哥怎么想起带大嫂去省城?”

    周娇摇摇头,“谁知道什么意思。这不是挺好的嘛。起码娘开心。她刚才跟我说,她不用担心他们两口子了。”

    张国庆上前拉着她进了客厅,这些家务活哄哄老人就行。难道真为了几分钱一斤的菜干让他媳妇蹲上蹲下的折腾?

    “儿子呢?”

    周娇皱了皱眉,哀怨地看着他。

    “怎么了?”张国庆百思不得其意。

    “一回来就说困得很,上炕就睡。作息习惯都乱了。”

    张国庆拍了拍她,“没事。等回去就会恢复。现在是假期随他开心就行。”

    周娇好笑地斜了他一眼。但凡提到他儿子,什么都是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