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60章 背后教妻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60章 背后教妻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黄翠兰急忙辩解,“这是以前的,现在我都没有……”

    张国富轻轻拍着她,“别急。你有空该多关心孩子,你今儿看了三个姑娘了没有?这么多年下来,麦苗的衣服有几件?”

    “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次娇娇给了三个姑娘花布料,我就没打算给别人,留着让闺女上学穿。”

    张国富笑着夸道:“干的好!”

    他看着怀里展开笑容的妻子,“以后你要孝顺老丈人,我不反对,但是必须得量力而行。面子?谁不想面子,可咱们不能不顾孩子们。

    喜子大了,接着左右两兄弟也跟着上来。娶妻生子还得花多少钱?咱们现在得着手准备。你呢,也别觉得有爹娘有小五他们,孩子不需要担心。

    爹娘分家后他们也没留什么钱,有几个钱这几年也贴补了不少喜子他们。再说小五,我也不敢让他贴补。他除了工资和分家后的那些钱,以他那大手大脚的花费,他身上能有几个钱?剩下的都是娇娇娘家的钱,你好意思向娇娇开口?”

    黄翠兰陷入沉思。

    张国富一看就有门。他接着说道:“你上次跟我提到有人看上喜子,这事不用我说,你心里应该也有数。人家看上咱们什么?无非是孩子有小五这个小叔,还有孩子也出息。

    可这样的亲家,我不喜欢。四个孩子,我没打算让他们去捡便宜。谁知道以后那些人家会不会一朝得势翻了脸。这事你干的非常好!”

    黄翠兰脸上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张国富笑着拍了拍她,“靠外人终究是虚的。小五是我亲兄弟不假,可我不愿意让他低人一等。”

    黄翠兰皱起眉头,“怎么会?”

    既然要说,张国富也没打算瞒着媳妇。他坐起身,“你还记得周雪闹上门那件事吧?”

    黄翠兰点点头。不过这跟小五会低人一等有何关系?

    张国富就知道他媳妇理解不了其中含义。要不是有自己在中间,黄家老大怎么死都不知道。

    他微眯着双眼,“你还记得你大哥那次冒着小五的名义折腾的那件事吧?”他说完,见他媳妇难堪地点头。

    张国富笑了笑,“你知道我为何反感你大哥?不乐意你跟你大嫂她打交道吗?因为你大哥还一直在用小五和我打幌子。这事我提醒过他,看他那样子还是敷衍了事。

    上次有小五出面,你大哥没被撤职。可他再玩火,别说小五,我都容不下他。连搭不上边的亲戚都扯着小五的后腿,你说娇娇会怎样?

    以前老周家还可以算她血亲,她都舍下,你觉得你大哥在她眼里算什么?小五会不会难做人?他会不会在他媳妇面前低人一等?”

    “我大哥还用你打幌子?”黄翠兰还真不知道这事,她脸上难看地看着他,见他肯定地点点头,颓废地低下头。

    “还有你那大嫂。不是我看不起她。她太在意自己得失,老是在你前面装样子。你呢,人单纯,容易受她影响,没事别跟她瞎掺和。她心术不正,为了利益出卖你也不是没可能。这点其实你心里一直明白,就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张国富说完,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于心不忍地抱着她拍了拍。他希望妻子能好好回醒,以前有些话,他不想说出口,明着让她自己去体会,可还是低估了这榆木脑袋。从晚上对话里可以很清晰地看出他媳妇心里还是娘家人重要。

    黄翠兰思来想去,想起她大嫂诉苦过的一些话,她打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问道:“我大哥是真没办法,他才会想方设法地用各个理由想调回来。孩子爹,你们真的不能帮我大哥调回来吗?”

    看着眼前带着期盼的眼神,还有紧握的双手,张国富气结。

    “孩子爹?”

    张国富真想连夜回校。他发现说了这么多,简直是对牛弹琴。最关键的一点,他媳妇还不明白。

    “孩子爹?”

    张国富看着眼前不在年轻的这张脸,想起她为自己生孩子时的不容易,想起他爹说的一翻话,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有办法!我出面找人。这办法要不要试试?”他话还没说完,见她双眼一亮,笑道:“黄翠兰,在你眼里,我算什么?我的家人算什么?”

    黄翠兰一怔,迷糊地看着他。

    张国富讽刺的呵呵直笑。过了一会,“你想过没有?有多少人眼红我这个进修机会?我要是被人抓住把柄,结果会如何?你是不是觉得回村就行?你见到那些住牛棚的人是怎么样的吗?我的父母,我的孩子们会从天堂到地狱,你顾着你亲哥,有考虑过后果吗?”

    黄翠兰惊慌失措地问道:“不是有小五吗?可以让他帮忙。”

    果然,又是打自己弟弟的主意!

    张国富觉得心里一团火熊熊燃起。他告诉自己别生气,你跟糊涂人没法计较。这日子要是过下去,有些事情只能好好掰扯。

    “你觉得小五该怎么帮?他就是主席也不能一手遮天。还有我弟弟凭什么要帮你娘家?就算他有能力,难道他就得该死,他就得不顾自己前程,非得帮你大哥不成?”

    “不是的,我不是这意思……”黄翠兰拼命摇手。

    张国富放开她,直直地看着她,“你别否认,你就是被你大嫂,被你娘整天念叨着我家小五不帮忙,心里有了想法对不对?”

    黄翠兰着急地摇头摇手:“不是的…我没这么想…”

    “我家小五为这个家做的够多了。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分家的钱是不是大部分都是他赚的,他说过一句没有?一有机会就拉扯我两兄弟上班,让我们住上县城有份好工作,是不是他的功劳?去了京城,不是包裹就是寄钱回来,他还要怎么样,才能让你不打他主意?你是不是觉得他既然能拉扯两个哥哥,就该拉扯你家兄弟?”

    有也不能承认,这会就是张国富没发火,黄翠兰听他话里怒意也明白,她连忙摇头否认:“没。我没这么想。”

    张国富吐了口气,“不管你有没有这想法,有也得给我熄灭。我家小五他重情义,可也不是傻子。还有我娘,她要是知道你这想法,咱们这夫妻也做不长了。”

    黄翠兰闻言,紧紧拽住他胳膊,摇头说道:“我没这想法。你可别跟娘瞎说。”

    张国富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媳妇,咱们好好珍惜缘分,好好过吧。你别让我对你灰心。”

    “你别生气。我真没这么想。”

    张国富看了看她。有心不想理会,可想想她每次嘴上答得干脆,行事如旧的性子,加上这脑子,要是不立即纠正,什么时候被波及出事都不知道。

    这一晚,张国富耐着性子跟她说了周边很多的事情。他开始举例身边上级和同事们家里,谁谁的媳妇,她们收了什么不该收的礼物,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而引起的一些不能承担的后果。

    他希望孩子娘可以听进去。越在城里待久了,他越明白小心无大错。不吓破她的胆,傻乎乎地上套,连怎么死都得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