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59章你觉得你该孝顺你侄女?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59章你觉得你该孝顺你侄女?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夜晚的天空繁星点点,没了白天的燥热,微风吹拂带着丝丝凉意。除了一阵阵蛙声,四周一旁寂静。

    张国富从正房出来,站在院子,抬头遥望天空。

    黄翠兰翘首以盼地等着熟悉的脚步声接近,过了好一会,发觉那人还没进屋。她犹豫了一下,拿着把蒲扇出了房门。

    一出房门就看到自己男人抬头望天,她边迷惑地看了看天空,边往张国富靠近,站在他身边,用扇子驱赶蚊子。

    “明天是个大晴天。”

    张国富点点头:“是啊,是个好天气。”

    “队里麦子也归仓,我看周围几个队也忙着收成,今年你们单位不用担心缺粮了。”

    张国富听着她话里话外关心自己工作,再看她微皱着眉替自己驱赶蚊虫,心里一暖。

    透过月色,黄翠兰的这张脸让他回忆起她刚嫁进门那会。熟悉的院子,熟悉的气息,今晚他爹的一番话,让他若有所思。

    “怎么了?”

    张国富看着妻子推着自己的右手,摇了摇头。

    黄翠兰顺着他的目光,快速地收回手,往腿侧裤子上搓了搓,似乎这样能搓去一丝尴尬。

    张国富见状,眼神一黯,飞快地伸手抓起她的右手。

    双手触摸着手心内这支手掌,那厚厚的茧子是跟他成亲后日积月累才有的,手背的那道刀疤是刚嫁进门那会砍肉骨头受的伤,还有几处小伤痕,哪怕看不见,他都记得清清楚楚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他而受的伤。

    “孩子爹?你……你……”

    张国富听着她惊喜恐慌的声音,抬头看着她的脸,安慰地笑了笑,“这头发刚剪的?挺好看。时间不早了,咱们早点休息。”

    黄翠兰闻言后,黑夜里双眼闪闪发亮,连连点头,“嗳。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再睡?我怎么看你又瘦了?……”

    张国富见她激动地溜出一串话,他低笑出声,也没回她,拥着她回了房。这吃了才多久,怎么会饿?这话他也没反驳出口。

    正如他爹说的,背后教妻。只要眼前这人还是爱着自己,爱着这个家,他就不信自己下功夫会扭转不了自己媳妇心思。

    东厢房卧室内,一场激情过后,张国富摸着怀里妻子的头顶,他有些记不起有多久没这么抱着妻子。

    “孩子爹,你上次给我的钱,我还留着。家里费用不大,今年孩子们学费我都攒齐了。往后你在省城别舍不得花钱。”

    张国富轻轻地拍了拍她,“嗯。”

    黄翠兰知道自己男人是个闷葫芦,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可闷葫芦此刻很明白她的意思。他媳妇这是告诉自己没贴补娘家呢。贴补老丈人,他没什么意见,别整得自家家不成家就行。

    但这些话,张国富没打算跟媳妇说明白。他太清楚自己媳妇的心思。此刻他要是开口这么一说,这傻女人立马开染房似地旧病按发。

    小五这次回来打得野味不少,作为枕边人,他如何不明白他媳妇盯着他娘挂在仓库内那一串肉的眼神?

    这要是自家的,他准会同意送几刀肉给老丈人。至于老丈人会不会给大舅子,那就不关他的事,可这是自己弟弟孝敬父母的。绝对不行!

    尤其这位大舅子,如今就是在乡里供销社,也是很不安分。这些事情,他没打算告诉父母兄弟,只要自己在,谁也别想拿自家小五当幌子使唤。

    想到这里,张国富暗自叹了口气。他似乎总是将一些人一些事迁怒到媳妇身上。明知不对,可还是忍不住生气。

    “这个中秋节你会回来吧?我爹想咱们一家人去他那吃顿饭。”

    “行。”

    黄翠兰高兴地抬头看着他,“那我可要给我爹回信了。那天我大哥二哥他们都回来。真是太好了。你说咱们带什么上门?”

    张国富拍着妻子的手顿了顿,继续轻轻拍着她,笑道:“你看什么合适?”

    黄翠兰小心翼翼地瞅了瞅他的脸色,轻声问道:“今儿我看爹的虎酒有多,能不能倒点给我爹?不多,就半斤就行。”

    张国富沉默不语地看了她一会,终究还是摇了摇头。他爹的,他可没打算要。那是自家弟弟孝心,他得多不孝,从自家爹嘴上夺食。

    黄翠兰失望地叹了口气。

    张国富见状气得要命,你爹是爹,我爹就不是爹了?他幽幽地说道:“我爹那最多只有两斤,我说不出口。”

    黄翠兰一见他脸色不对,心里一动,连忙笑道:“那算了。那咱们再合计带什么合适?这次小五他们回来给咱家不少糕点,可惜被闺女收起来,要不然那也够体面。”

    张国富可舍不得怪自己女儿。那可是他的贴心小棉袄。一想起自己回来,他家麦苗在他耳边说的话,他笑道:“那些给孩子吃吧。离中秋节还有一段时间,上门礼不着急。回头上供销社买些糕点,凑个四样礼就行。”

    黄翠兰有心说这几年节礼自己都是父母两身布料加两瓶酒和糕点,可也知道这事不能说出口。如今全家就靠孩子爹一个人工资,她也折腾不起。

    张国富当然也想到这里,他试着劝道:“家里年节礼有大妹小妹和二弟妹她们做惯例,你跟她们差不多就行。”

    黄翠兰垂下眼帘,点了点头,心里则不以为然。不过有些话,她没打算跟自家男人再说。糕点也分好几种,就县城的供销社还能买到什么好东西。又贵又花钱,等孩子爹走了,她还是找闺女多说几句。

    张国富见状,眼神一闪。想到今儿家里三个小泵娘,唯独自家女儿身上穿着洗得发白的衣裳,再想到上个月见到大舅子家那几个孩子的新衣裳。

    他沉默一会,轻声说道:“到了中秋节,我会从省城带礼物回来。”

    “好。”

    张国富按了按自己太阳穴,看着怀里的妻子,暗自叹了口气。背后教妻,他该怎么教?说重了,怕她委屈,说轻了她敷衍了事。

    “现在孩子们都大了。我们当父母的已经没法满足孩子们物资需求,现在他们小叔小婶给东西,你也别动用。我看了心里不得劲。你想孝敬老丈人,我赞同,可不能强迫孩子们,尤其麦苗的布料全穿在她表姐身上,你觉得你该孝顺你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