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56章 张爹套话2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56章 张爹套话2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后来我去光叔那,她就专门在路口等。她也不说话,就那么跟着我来回。有一次趁着没人,她冲上来抱着我,哭着说自家条件不错,是谁谁的女儿,她跟别人不同,是真的喜欢我,我越拒绝越觉得我是好男人……”

    张爹闻言,认真地打量着儿子的脸色,真担心这孩子动了心思。有这么个漂亮小泵娘缠上,真祸不是福!

    “我当时吓得连忙推开她,这辈子除了我媳妇,我还没跟哪个女的靠着这么近呢。当时动作大了点,人家小泵娘被我甩出去手跟脚磕破流血了。实在没办法,我后来背着她去了医院。”

    张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气得敲了敲炕桌,压低嗓门:“糊涂!你当时就该管自己走。”

    张国富苦笑道:“我拔不了腿。爹,我狠不下心。看到她一把眼泪一手血,我想到麦苗。要是我闺女也这样,我还不得心疼死。”

    张爹哭笑不得。那会还能想到自己闺女,这人还有救!他还以为是被吊上心了。

    “那天我跟她说了很多话,明确告诉她,我和她是不可能之后,我是再也不敢一个人去光叔那,出门买东西也拉男同学一起走。”

    张国富说到这里,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会,看着他,“爹,那天小五他们过来,那人又到大门口等着我。那会还是上课时间。你说她是不是想确认什么?”

    张爹连忙点头。就是那个女孩子无辜,自己也得给钉死罪名!这人手段不简单啊。

    “我没动心思娶她,也就没去细想,可今晚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事挺奇怪。我这人吧,又不喜欢说话,在学校除了学习也没什么露脸的机会。她是怎么看中我的?”

    “她没说?”

    张国富点点头,“她说了,我好像出手帮过她一次,可我忘了。”

    张爹连忙说道:“你看你看……你都记的不清楚的事情,那一定是小事。小事还值得人家一个姑娘家小题大做?这人绝对有目的!”

    张国富听了立即正襟危坐地等着他爹的下文。

    “咱们父子俩先一条条分析。咱们先说这姑娘人品。你想想要是你两个妹子会干这样的事情不?明知你有媳妇有四个孩子,一个大姑娘缠着男人,人品就有问题,对不对?”

    张国富侧着脑袋慢慢地点了点头。

    “接着说你学校。长得帅气,比你年轻的一定一大把对不对?既然那姑娘长得好,家境好,那肯定有男同志看上她,对不对?那这姑娘图啥?”

    张国富被他爹一连串的对不对问得连连点头。对啊,图啥?真的是爱情?这话他跟老爹开不了口,太不好意思了。

    “接着,咱们爷俩再唠唠对方行为。你看她先用信件,接着用行动,这说明这姑娘有心计。有文化的人到底不同啊。人家这叫什么?先探路。

    她要是个心思单纯的,一上来就说看中你,这样的女人倒是不可怕。可你看她先把自己心思写在纸上。那就是试探你有什么反应。见你不动心,她就接着上纸条,你还是不动心。然后她来了,真正的手段就上来了。

    她装可怜,装对你死心塌地,不声不吭跟着你,跟你时间长了,你这心里别扭的同时也心软了。那么一来她就达到目的了。

    你看她立即行动了是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姑娘家抱上你,是好姑娘干的?这孩子不行!还有啊,爹怀疑她那摔得流血也是故意让你内疚。

    你想想你又不是小五,你甩出去能有多大力气?她是不是还用流着血的手擦着眼泪?还一边要哭不哭地看着你?”

    张国富随着他爹的话,震惊地嘴越张越大。

    张爹看着儿子这蠢样,心里得意一笑。小样!别看老子是老农民,可老子跟你爷爷混过省城,还能掰不了你那小心思。

    他继续缓缓地道出:“这些招数一点也不新奇,评书里都有不少。文化人都喜欢玩这套阴招,觉得自个聪明。要爹说啊,那就是蠢!

    你还年轻没经过事,遇上这样的还是小意思。爹今天就能讲出这个女孩子接着想要干嘛?”

    张国富愣愣地点点头。

    “离你毕业回县城没几个月了,她该心急。这会她不会过来打扰你,还是会恶心巴拉的常常出现在你眼前晃悠。等个把月你还是无动于衷。她就换了嘴脸,说着既然不可能,那能不能当你妹子。你总答应吧?”

    张国富无语地点点头。最多以后不单独来往。

    “那你就上套了。心急的就会邀请你出去喝个什么兄妹酒,动点小手段,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你不出去喝酒是不是?没关系。

    她这个当妹子的就能以后来咱们家做客,时间长了,关系处好了,你也没了戒心,她有的是机会下手成了你的人。儿子啊,你千万别小看女人。你看过去那些皇帝有多少倒在女人手上?”

    张国富听得一身冷汗。因为他想到这次回来前,那个女孩子还真得在车站前跟自己说以后自己就是她亲哥。

    张爹瞥到大儿子额头上的汗水,暗自叹了口气。真他娘的给自己蒙对了!幸好来得及,要不然这傻孩子迟早得上当。

    “这样的女人很聪明但不走正道,她们喜欢捡便宜。面上装得对你死心塌地,可不能共患难。

    你人生得意她会是你好帮手,帮你把外头的事情处理得漂漂亮亮,但等你一旦落败,或者她有了更高的目标,她随时掉头就走。不安于室啊!饼去那些大户人家的姨太太差不多都是这个德性。

    你这女同学手段倒是跟那些女人学得差不多。要是打听的话,没准她家里哪个长辈就是当小妾出身。”

    张国富擦了擦汗,赶紧保证:“爹,别说我没这心思,就是有,你这么一说,我都得离对方老远。”

    此刻张爹已经把省城那朵野花钉死在耻辱板上。让张国富一见到对方就不由而然地想起他爹的话。套路好深啊!他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