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46章 人活五十五,阎王数一数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46章 人活五十五,阎王数一数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快乐的日子总是觉得时光飞逝,连续几个白天,张国庆带着儿子避开行人跑上山,他是恨不得将杂七杂八的知识全倾囊相授。

    不过他也知凡事总有个度,有些事情急不来。幸好他儿子现还年幼,有的是时间,慢慢来他不着急。

    当平安再次对着打到的猎物提起可以换钱换票后,夫妻俩人商量后觉得堵不如疏。他们依着孩子的心思,隔天夜晚一家三口开始行动。

    让孩子学会乔装打扮,学会压低嗓子换声后,他们开始在夜深黎明之际,流窜在附近市内几个黑市点摆摊。

    两个夜晚投机倒把的生活让小平安的心情历经了潮起潮落。从能高价赚钱换票时的激动兴奋,到遇上恶意抢占货物的愤怒,再到黑市临时搜查让他们半路狼狈而逃的艰险刺激,让小小的一个孩子长大了不少。

    他说:我知道为何那些人明知危险还要跑去黑市赚钱?因为那里有暴利。说明人为财亡这句话没骗人。

    他说:可是没有本事,没有权利,再多钱和票都没用,一眨眼什么也没了……

    那晚归家的路上,他说了很多很多……

    让张国庆和周娇很是欣慰。他们夫妻俩目的不是赚多少钱,否则也不会任由事态发展也不去逃避。

    而是希望这一切突发事件让孩子懂得这个社会的复杂,学会认清抛开他们正式身份后的外界是如何。

    周娇一直有个不敢对人述说的忧虑。她的平安从小到大,活得太顺风顺水。没经过一些挫折磨难,他的内心该如何强大?

    可最让她担忧的是,随之而来的狂风暴雨,那已经不是小事,重则就是关乎生死之间,她的平安能顶得住吗?

    时光他老人家不理俗世,滴滴答答地来到了周末这一天也是张母五十二岁的小生辰。

    前几年比张母大三岁的张爹张大友五十整岁时,张国庆曾经想给他祝寿。不料想被他大姐阻止了。

    据说他们老家从来没有五十为寿这个说法。一直以来是“六十为寿,七十为叟,八十为耄,九十为耋,百岁为星。”

    祝寿多从60岁开始,习惯以虚岁计算,且老人的上一辈父母均已过世的情况下,才能向老人祝寿。

    得,他原以为崖山之后无z国。没想到在这偏远的地方,在如今这年月还维持着老旧传统。

    既然如此,他也就随着当地习俗。否则要是替他爹做五十岁大寿,不是在咒他多活了十年吗?

    不过老京城有句老话:“三十三大拐转,六十六不死掉块肉,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又有“人活五十五,阎王数一数。”

    张国庆要是不回来,他也不会顾忌这个55岁。可巧他爹再过一个多月刚好55岁生辰。抱着可做不可说的心思,他打算趁着这次他娘小生日,也提前让他爹吃完寿面,权当冲冲喜。

    既然有这个打算,昨晚一家三口就商量好次日各自任务。次日一早天一亮,开始各自行动。

    张国庆骑着张老大二八杠去了县城的途中,家里的周娇也开始带上两身新衣服出门去老院,而平安早就一蹦一跳地跑去监督他爷是不是又跑到田头献爱心。

    老院内张母站在院子内乐呵呵地看着孙子平安在扎马步,厨房内时不时传出黄翠兰让三个丫头别忙乎去玩的声音。后院张爹边除草,边指点喜子他们,时而一群人发出哄然大笑。

    周娇过来时,院子内俨然是欢声笑语,生机勃勃。这热闹的农家小院处处透着一股喜气,就差喜鹊上门欢叫。

    张母一眼就看到她进来,笑着朝她招招手,等她走近,看到她手上两套暗色衣服,哪里还不知是给谁的?

    她埋怨道:“怎么又给我们做衣服?我跟你爹衣服都穿不过来。”

    “我每天没事,这不刚好练手。”周娇边说着,边往她公婆里屋走。衣服口袋内她特意放了两个大红包,还是先别让人见到好。

    张母一见她如此,立即跟上,到了里屋,接过衣服不用她顺手摸,那么大的红包她还能看不见?

    “娘不缺钱,之前你跟小五给的我还都攒着。这些先拿出去,我们在老家没地方用钱,乖,听话。”

    周娇瞅着她压低嗓门,还小心翼翼地眼望窗外,心里乐得够呛。见状连忙摇着双手,跑出房间。

    其实她很明白张母两口子舍不得花钱。可不都说钱是胆嘛。回东北前,她就收到出国津贴加上奖励是一百六十三块两毛八分。

    更别说这次不义之财,前后与中年人交易,抛去换的粮票物资,她就收到五万多现金。大十块,小两块,真是足足好几麻袋的现金。

    这次要不是怕吓到她婆婆,她都打算包个九百九十九块。够他们胆气如牛!

    如今看来幸好没包个大红包,否则自己连房门都出不去。她婆婆还不得猜出他们两口子干坏事!

    东屋内张母看着她跟小兔子似地溜得飞快,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等转过身拆开包的密不可分的红纸,看到那一扎十块面值的大钞夹着九张一块的钱。她都不用数也知道那一定是九十九块。

    再看炕上那个一模一样的红包。张母如同被火烫了一样,立即一下子弹起来,爬到炕上关去窗户。

    她嘴上还不忘嘀咕:“这傻子,一对败家子。哎哟,俺要死了,呸呸……大吉大利……这会该藏哪?”

    出门的周娇不知道她婆婆在屋里忙得团团转。这会她正看到林菊花背着一个包裹,抱着小儿子跨进院门。

    见状,她快步迎上前,笑道:“二嫂,你这是什么造型?怎么这么早?”

    林菊花将儿子递给她,顿时松了口气,“早什么哦。小五他都快到县城了,半路上遇到他,你二哥一看就让我先回来。这会刚好没带背带,我只得一路抱孩子回来。你是不知道我差点累哭了。早知道等大姐她们一起走。”

    周娇闻言笑笑,见她婆婆还没出来心知她还没藏好钱,有意放缓脚步,抱着孩子引着她来到石桌前。